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人才济济
    高适的录用,裴旻自己解决了。

    至于王翰他本有相投之意,而今的裴旻可是一代文宗。

    不但诗词婉约大气,更做出了不逊于《劝学》、《出师表》这类的千古文章。对于王翰这样的饱学之士,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在王维的劝说下,王翰亦用意了成为裴旻幕府中的一员。

    看着张九龄、王昌龄、王维、王之涣、王翰这样豪华的阵容,裴旻觉得自己完全不用为河西的文治担忧了。

    儒学是一门包容性很强,同化性很重的学说,裴旻有心以儒学更好的控制河西,逐渐感染西域,乃至草原异族甚至阿拉伯、拜占庭帝国,一方面将大唐的伟大文化传播出去,另一方面可能的话他不介意将大唐的领地扩展到欧非大陆,先一步然他们感受到儒家的精髓,能够方便很多事情。

    有如此庞大的文学阵容,裴旻真不信无法提升河西的整体的文化水平。

    至于高适,裴旻依旧如历史他发展的一般,将他引导向军略,提高他的军事素养,成为他的军事参谋。

    回到了姑臧,裴旻立刻与张九龄、李林甫、王昌龄、颜杲卿、王维、王之涣、王翰等谋臣商议提高河西唐文化,巩固大唐在百姓心底的地位。

    张九龄在这方面已经有了备案,首先道:“开办学堂是一本万利的做法,理应首当其冲。原本可能出现教先生不好找,现在完全无需担心。经过此次集会,相信会有不少人投入教化事业。”

    裴旻正容道:“教育理应从孩子抓起,这点必须尽快处理!府库里应该还有不少钱吧……”

    张九龄笑应道:“这个国公放心,府库银钱充裕,还有诸多大商表示愿意配合响应国公的一切政策,需要他们出钱出力的尽管说。”

    裴旻也知道跟陇右的财政吃紧比起来,现在自己就是一个暴发户。

    凉州七里十万家,这话一点也不夸张。

    作为大唐第三经济中心,凉州每月收得的赋税是一笔极其可观的数字。凉州一州的赋税,几乎能与陇右十二州相比。

    依照规矩,赋税的大头将会上缴给朝廷,小头由地方自由分配。即便是小头,也是不小的数额。

    裴旻如今作为河西按察使,无权管账,但是使用的权力却是有的。

    至于商贾豪绅资助,这是古来皆有的惯例。

    一方面能够提升他们的影响力,一方面所在的家乡越富饶发达,他们自身的得利也就越多。彼此的合作,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裴旻开陇山修乌鞘岭让凉州的大商赚的盆满钵满。

    能够将当得大商这个称呼的,都不是愚蠢之辈。

    面对裴旻这样的人物,他们焉能不巴结?

    出资造几所学堂,于他们而言,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裴旻道:“每一个县至少两个学堂。两个学堂的布局位置也要合理,方便县里的每一个学生。学堂要普及至每一个地域,不论多偏远都要保证县里有学堂。同时奖励开私塾的士人,地方官府给予配合。对了,对于孩子的教育不只是文化,还要培养他们的品德,进行伦理教育。”

    他突然想到了《三字经》,《三字经》成于什么时候,他是不记得了,至少不是现在,来到唐朝这么多年,从未见过类似的籍。

    这个时代的启蒙籍是《六甲》,并不是什么身怀六甲之类的,而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之类的天干地支,其中起头是“甲”,有六组,故称六甲。

    这六甲没有任何意义,单纯的识字练字用的。

    比起《三字经》逊色多了。

    裴旻接着道:“回头我写一本孩子的启蒙教育,六甲太老套了。”

    厅下诸人出了李林甫,其他人都为之一振,皆期待裴旻的新作。

    李林甫也装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

    最初他是装着士人,一副很有学识的假象,混入裴旻的幕僚团。只是他文学水平实在不堪,词不达意,字都认不全,坐实了他历史上弄獐宰相的名头,闹出了不少笑话。

    不过他发现裴旻并不在乎他的文化水平,对他的器重一如以往,也不再自己的鼻子里插大蒜了,干事更加的卖力。

    他哪里知道,裴旻对他的能力一清二楚,早就看破他的一切。

    同时他更加清楚,文采与干略并不是等号。

    李林甫的文采在他麾下是倒数,甚至连封常清这武将都比不上,但是他的干略毫不逊色张九龄,在特别的地方更在张九龄之上。

    “你们还有什么补充的?”裴旻望向了众人。

    李林甫立刻接话道:“这些天,属下四处查访了各地情况,发现这里民俗轻薄。他们害怕鬼怪而厌恶病人,对于病人,他们不是立刻请大夫,而是求巫师拜佛。认为生病是鬼怪作祟,不敢接近。对病情危重的父母,大多不亲自伺候,而是用棍棒挑着食物,远远地递给他们。属下觉得,这种风俗,是一种病态,需要更改。唯有改变百姓这种愚昧的常识,才能开通他们的灵智,学习接受正统的文化。”

    这也是裴旻留下李林甫的原因,他很会拍马屁讨欢心,他知道裴旻想什么,为了得到更多的器重,他会不辞辛苦的为他分忧。

    在干略上,李林甫的能力,毋庸置疑。

    “林甫说道点子上了,孩子好办,难办的是迂腐愚昧的大人,不将他们的恶俗改了,将会影响一代又一代。”裴旻顿了一顿道:“林甫,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因势诱导,想法子将这种愚昧的风俗修正过来。”

    “是!”李林甫带着几分兴奋的说着。

    张九龄、王昌龄、王之涣几人并不太喜欢李林甫,却不得不承认李林甫的能力。

    “属下觉得还可以多用空闲时间组织诗文辞赋之会,还让儒生研讨儒家经典,勉励青年学生,将风气提上来。世人多喜欢顺大流,风气所向,亦是人心所向。”王维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不错!”裴旻见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提出了各种建言,再一次体会到了团队的强大。

    也顺势安排下去,让麾下诸人负责河西文教。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