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河西军的变化
    裴旻在府里接见了袁履谦,他并未选择在办公之地,而是在后院的会客厅,还叫上了颜杲卿。

    摆足了酒食,三人一边吃喝,一边谈论公务,同时以续兄弟情义。

    袁履谦、颜杲卿是裴旻来到这个时代,最先遇到的知己好友。他们彼此虽未如刘关张互磕头结拜,但登堂拜母,之间的关系,于刘关张并不逊色多少。

    袁履谦先汇报了河西军的情况。

    “相比之前河西军的风貌,现在的河西军可谓迥然不同。战斗力不好评估,毕竟时间不长,精神变化很大。就跟裴兄常挂在口中的那句话‘军人要有军人的样子’,现在的他们,大多都有了军人的模样。”

    作为节度使支使,袁履谦的任务就是充当裴旻的眼睛,巡视河西所有军马的情况,监察四方将校是否尽职。

    “辛苦了,只要有了军人的模样,就不愁战斗力不上来。”

    裴旻而今军事水平经过这些年的实战与李靖、苏定方、裴行俭三人理论的熏陶结合,有了十足的长进。

    或许对于他人而言,练兵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于现在的裴旻,却是手到擒来之事。

    练兵的关键说白了就是胡萝卜加大棒,用奖励与惩罚并存的激励政策来养成良好的习惯。

    严苛的军法就是大棒,而丰厚的奖励就是胡萝卜,外加优劣淘汰的竞争制度,形成了一套强兵体制。

    在裴旻麾下效力,固然会受到严苛严酷的军法督促,但是福利却毋庸置疑的。

    裴旻在朝堂的影响力远胜过其他边帅,换军备器械也就是一封信的事情。

    军饷?

    别说朝堂现在蒸蒸日上不差钱,就是差钱,户部也不敢拖延一二。

    有着最好的衣甲器械,定时发放军饷,从无半点克扣。军中伙食质量极好,餐餐有肉汤,隔三差五还能吃上各种炖肉。

    总之在裴旻的麾下,吃的好,睡得好,穿的也好,还能为家里免去赋税,让家人过上安逸的生活,这种好事做梦都会笑出来。

    在这样的军队里服役,还有什么话说?

    唯一担忧的就是怕给驱逐出去。

    因为裴旻采用了后世的积分制,每一个兵都有伴随他们的积分,表现的出彩加分,犯错扣分,扣了一定的分数,将会给逐出军营。

    一但给逐出军营,一切的福利都没有了。

    在这种利益的驱使下,所有兵士都自觉的遵守一切军规,积极参与训练。

    这种自觉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养成一种习惯,从而改变一个人的品行作风。

    这就是习惯的可怕。

    一个当了三年兵的人跟一个没有当过兵的人,通常能够一眼就看的出来。

    就算离开了部队,习惯培养出来的气质,很难消磨的。

    这种积分制度还有一个好处,给志向远大的小兵一个机会,他们会为了争夺更高的积分,而干劲十足,也更容易进入长官的视线,更容易获得提拔。

    当然再好的制度,也需要优秀的将官才能实施下去。

    这也就看封常清、张孝嵩、崔希逸三位都督以及诸多军使的水平与力度。

    同时也是袁履谦负责的关键。

    袁履谦在第一次巡视监察的时候,就给他拿下了两位军使四位副使,弄得河西军上下畏之如虎,称他为黑面支使。

    为了防范这个黑面支使,诸多不了解他的军使都想找出他的规律,好事先有个准备。

    却不想袁履谦巡视监察没有定性,根本无迹可寻。

    也只有裴旻、颜杲卿两人知道,袁履谦的巡视监察路线全凭天意,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站地点,他是依靠掷铜钱来定方向的,然后以正反面来决定是明察还是暗访。

    有一次折虎臣运气实在背,一连给袁履谦关顾了三次,搞得折虎臣这位凉州赫赫有名的虎将,甚至怀疑自己在什么地方得罪这位黑面支使,想要请酒赔罪。

    总之面对神出鬼没的袁履谦,即便是封常清、张孝嵩、崔希逸三位都督都不敢大意,更何况是其他军使。

    在这种合理有效的制度下,河西军经过半年多的发展,已经渐渐褪去了原来的影子。

    袁履谦饮满了杯中酒,道:“为国效力,谈何辛苦。我辈能够在适合的位子上一展所长,正是此生幸事。”

    裴旻正容道:“这话说的不假,但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自己的事情也别拉下。夏军使真的不错,你到底怎么想的。我娘都说了好几次了,这里只要袁兄首肯,她就为你做媒。”

    一句话说的袁履谦面红耳赤。

    颜杲卿也凑着热闹道:“静远特地给为兄介绍过夏军使,确实不错。对方姑娘家都如此豁达,你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还害臊的。”

    袁履谦迫不得已,说了实话道:“其实我也觉得夏姑娘不错,只是担心未来的孩子不好照顾。她注定了不能如嫂子弟妹一样,相夫教子。我双亲不在人世,夏姑娘也是孤零零的一个,未来谁来带孩子?要是我跟她双亲有一人健在,能够帮着我们照顾孩子,这门婚事,早已应下了。我做不到委屈自己,更不能委屈她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裴旻怔了怔,总算明白了问题所在。

    也怪不得袁履谦大男人主义,古人受时代的影响,何况成亲是两人一辈子的事情。

    现实很多时候,并非那么友好。

    袁履谦考虑的如此透彻,更显得一个男人的担当。

    顿了一顿,裴旻笑道:“其实这个问题好办,你们有了孩子。最初年余,夏珊肯定会退下来的。至于未来,不是还有我们嘛?你的孩子便是我的义子,帮衬着照顾,并不妨事。”

    颜杲卿也道:“静远兄说的是,这方面我母亲,夫人也能帮忙,不是大事。但关键还看你们,为兄觉得你们有这顾虑,不如当面谈一谈。一起商议个结果,成与不成,看结果而定。”

    袁履谦点头道:“好,就如此定了。此事我与夏姑娘合计合计再说。”

    裴旻一边与两人喝着酒,说着自己接下来的打算,“再过月余,冬天降至,我打算招呼河西军做个演习,让兵卒适应在寒冬下作战……”

    对于未来,他规划的极好,但就在兴头上的时候。

    他收到了长安传来的圣旨。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