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久别重逢
    此次远赴长安,裴旻固不讲究什么排场,却也为了安裴母、娇陈的心,带了百名护卫一并东行。

    当然随行的还有刘神威这个大夫。

    既然裴旻入京,他这个专门为裴旻远来的大夫,自然同行回家。

    他们一行百余骑,声势颇为壮观。

    这自古皆有“凉州大马,横行天下”一说。

    裴旻如今作为河西节度使、按察使,是近水楼台先得月,麾下的亲卫兵一色的高头大马,气势恢宏。

    裴旻现在换了一匹黄白相兼的良驹,比起小栗毛高大威武的多,尤其是它颈部的鬃毛,金黄修长,貌似狮子的鬃毛一般,几乎垂到了马腿,特别漂亮。

    裴旻记得《朝野佥载》有过这样的记载,“隋文帝时,大宛献千里马,其鬃曳地,号曰狮子骢。惟郎将裴仁基能驭之,朝发西京,暮至东洛。隋后不知所在。”

    裴旻估摸着这马就是狮子骢的马种,因为这马是阿拉伯的狮王莫斯雷马萨送给他的,是拔汗那国的产物。

    拔汗那国也就是大宛国的别名,而今拔汗那国过正在阿拉伯帝国的统制之下。

    当初依照约定,莫斯雷马萨送了三匹纯白色的战斗骆驼给裴旻。

    产于阿拉伯的单峰战斗骆驼确实了得,速度不慢,高大壮硕,尤其威猛。

    都说凉州大马壮实,但是跟战斗骆驼相比,确实相去甚远,也印证了那句古话,饿死的骆驼比马大。

    只是战斗骆驼身上有着一股恶臭味,让人难以忍受。

    裴旻本有心也相仿阿拉伯帝国,以这三匹战斗骆驼为种,培养一支骆驼骑兵出来。

    却发现莫斯雷马萨这狮王外粗内细,送来的三匹骆驼都是公的,而且还给阉割了,就跟太监一样。

    别说配种,让它们“啪啪啪”都做不到。

    裴旻几乎在眼前显现那个远在阿拉伯的大叔得意的叉腰大笑的样子,莫名气得吹胡子瞪眼。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除了三匹约好的白骆驼,他又送了一匹形状如狮子一般威武的骏马。

    估摸着莫斯雷马萨没听过“狮子骢”,裴旻就给它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辛巴。

    此次骑狮子王辛巴入京并非是因为辛巴高大威猛,模样远胜小栗毛。

    要是让裴旻从小栗毛、辛巴两匹良驹中选择一个,他毫无疑问的选择前者。

    小栗毛是薛讷送给他的,跟了他十一年,已经不只是他的坐骑宠物,更是他的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

    只是马终究是马,改变不了生物的特性。

    小栗毛原本是奚族王子沫可的坐骑,裴旻斩杀了沫可,薛讷才将小栗毛送给裴旻的。

    在裴旻之前,沫可是小栗毛的主人。

    在跟随裴旻之前,小栗毛已经跟了沫可一定的年头了,是匹十岁出头的成年马。

    如今又跟了裴旻十一年,算算年岁,至少二十以上。

    一般而言,马的生命年龄,大约是人的三分之一,它们的平均寿命在三十岁上下。

    从出生开始,头十二个月算是仔马,在五岁以前,是幼龄马;五至十六岁是中年马;十六岁以后算是老年马。

    是故,一匹马的辉煌年岁在三到十五岁之间,个别意外的能够到二十岁。

    小栗毛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它是战马,因为在战场上横冲直撞,难免会受伤。次数多了,也与人一样,年轻的时候,或许没有感觉,一但过了壮年,各种并发症就会爆发。

    二十岁的小栗毛想要继续征战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在两个月前,小栗毛更是生了一场大病,险些就病逝了。

    好在凉州这边因为地域的关系有出色的马医,将小栗毛抢救了回来。

    这也促成了裴旻换马的举动,他那里忍心再骑小栗毛四处飞驰?

    现在的小栗毛让裴旻送到了瓜州军马场,让它生活在草原上养老,并且安排人好生照料,空闲的时候,会去看看它。

    辛巴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裴旻的新的坐骑。

    在耐力上辛巴远逊于当年巅峰时的小栗毛,但是无可否认,于速度爆发力上,作为大宛国盛产的宝马良驹,辛巴确实更胜一筹,长相也没的说。

    他们百余骑一路东行,过了乌鞘岭山道。

    在陇右的时候,裴旻逗留了一天,接见了陇右军的李翼德、李嗣业、郭文斌、仆固怀恩、张景顺、王虎等将,安排了他们冬季军事演习的事情。

    陇右军早已成了气候,习惯于各种军事演习。

    裴旻只要跟他们一说,他们皆知道怎么去干。

    多待一日,只是为了跟众人喝酒叙旧而已。

    离开了鄯州,裴旻继续东行。

    他心念着公孙幽,一路上除了必要的耽搁,皆是奔驰而走。

    不余日已经逼近开远门十里外的立堠亭。

    开远门是长安郭城西城墙最北的一座城门,也是丝绸之路的起点。

    立堠亭有一里程碑,上题“西极道九千九百里”。

    这个九千九百里极有深意,其实丝绸之路何止万里,这不言万里,表示远游之人不为万里之行。

    也因为这块立堠碑,立堠亭因此得名。

    裴旻本不打算在立堠亭歇脚,直接入城门回裴府,目光一扫亭中,忍不住惊喜的大叫:“老哥哥,贺老哥!”

    原来亭中贺知章、张旭正在亭中翘首以盼。

    裴旻急忙下马快步迎了上去。

    贺知章今年过年他们还一起喝过酒,但是张旭,那就有些年没见了。

    在裴旻的记忆里,最后一次跟张旭喝酒还是在他娶娇陈的前后。

    自从他接任陇右节度使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张旭了。

    裴旻这一辈子最好的朋友是颜杲卿、袁履谦,而最尊敬的长辈是薛讷、张旭,次之才是贺知章。

    如今再见张旭,裴旻心底实在高兴。

    这阔别多年,张旭的鬓发以呈现灰白,面容也露老态。

    裴旻见状心底莫名的一酸,眼睛都有些湿润了,上前一步重重的抱住了他道:“老哥哥,想煞我了!”

    张旭游历天下,酒友知己无数。

    但他的字是因为裴旻的剑才有了本质的变化,是裴旻那天马行空的剑术,让他掌握了草书之神。

    因为这层关系,在张旭的眼中,裴旻也是与众不同。

    每每有佳作问世的时候,他都忍不住想起那个在陇右的小兄弟。

    此刻再会,也动容道:“哥哥也想你的酒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