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三杯草圣传
    宁泽找到裴旻的时候,裴旻正在跟贺知章聊着朝中的一些琐事。

    贺知章现在是礼部侍郎,礼部掌吉、嘉、军、宾、凶五礼之用;管理全国学校事务及科举考试、藩属和外国之往来事。

    贺知章主要负责的就是科举考试以及国学。

    裴旻在这番面正好有求贺知章帮忙的地方。

    他打算在凉州姑臧建一座大型的图书馆,凉州偏远,优秀的书籍文章稀缺。

    市面上流传的书籍大多过于古老,跟不上时代。

    文化这种东西,创新比仿古更为重要。

    在这个没有电话、电脑的时代,图书馆的存在就有必要了。

    唐朝是一个极为重视文化的时代,从李世民时期的弘文馆、至现在的昭文馆、集贤院、史馆,都有专人负责检校、修整、编入各种书籍。

    史书中记载:藏书之盛,莫盛于开元,其着录者,五万三千九百一十五卷,而唐之学者自为之书,又二万八千四百六十九卷。呜呼,可谓盛矣!

    只是有一点不好,作为国家藏书,昭文馆、集贤院、史馆里的书籍是不允许常人入内的。

    也只有一定身份的人,或者是各院各馆的学士,才能出入其中。

    藏书的意义不只是保护文化的火种,还要传播这个火种,在世界各处烧起华夏文化的烈火才是意义所在。

    一个大型的,让世人随意出入的图书馆是很有必要的。

    要弄图书馆,书是关键。

    贺知章有这方面的权力。

    对于裴旻的提议,贺知章很有兴趣,聊得很欢快。

    至于张旭,还是一如既往的老样子。

    在位子上躺着,时不时的传来几声鼾声,以表明他的存在。

    杜甫在《饮中八仙歌》中是如此形容张旭的“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

    相比汝阳王的“三斗始朝天”,李适之的“饮如长鲸吸百川”,李白的“一斗诗百篇”,焦遂的“五斗方卓然”……

    张旭这“三杯”实在是弱爆了。

    也印证了一件事情,张旭好酒,但是酒量稀松平常。

    跟裴旻、贺知章相比,那就是战五渣。

    总之他们三人一起饮酒,最先倒下的永远是张旭。

    不过张旭有一大特色,让裴旻、贺知章对之叹服。

    张旭酒醉的快,去的也快。

    他就跟蛇獴一样。

    蛇獴最喜欢吃食眼镜蛇王,一般而言,眼镜蛇王是咬不到灵活的蛇獴的。

    不过亦有例外,给眼镜王蛇咬中的蛇獴,不管王蛇给蛇獴的体内注入多少蛇毒,蛇獴最多小睡一觉,什么事情都没了。

    张旭也一样,他的身体似乎自带蛇獴的抗毒功能,醉了小睡一下。然后醒来,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喝。

    什么宿醉后的反应,张旭身上看不见半点。

    要是酒席时间长一些,张旭能够在一场酒席中反反复复的喝醉好几次……

    这种本事,就算是裴旻、贺知章都不得不服。

    “国公,高内侍遣人来说陛下生气了,让你无论如何都要进宫一趟……”

    宁泽说话都有着疑乎寒意,脸色苍白的,豆大的汗珠不住地往下落。

    在裴府做管事,宁泽也算是见过不少世面了。

    但是李隆基这个份量太重,帝王生怒,谁受得住?

    裴旻有些莫名,不知什么情况。

    贺知章忙慎重道:“静远还是快些进宫吧,高内侍最能明白陛下的心思,他既好心提醒,不可不去。”

    “也好!”裴旻也分得清轻重缓急道:“如此,弟先进宫一探。今日还未喝高兴,改日,不,就明日,来我府上继续喝。给两位老哥哥赔罪……”他看了已经醉睡过去的张旭一眼,莞尔一笑,也不打扰他醒酒了。

    出了贺知章府,裴旻骑上辛巴,直往皇宫而去。

    就在裴旻走后越小半时辰,张旭摇摇晃晃的醒来,看着面前的酒,朦胧的眼睛突然一亮,道:“喝,继续喝……”

    ……

    高力士能够有今时今日的地位,与他会做事,能办事离不开的。

    裴旻一路人皆有高力士安排人的引领,在皇宫里畅通无阻,直至武德殿外见到了高力士。

    “高翁!”

    裴旻还是第一次如此称呼高力士。

    如历史一样,高力士十年如一日的伺候在李隆基身旁。

    以李隆基对于自己人那过分的信任,高力士的身份地位也跟裴旻一样,水涨船高。

    裴旻是权重,手握两镇节度使,十四万大唐精兵,而高力士是威厚。

    宋璟、张说这类宰相,对上高力士一律得恭恭敬敬,一些尚书刺史之流,在高力士面前都像奴仆一样。

    太子李瑛也要以兄长的礼节对待高力士,其他公主王子都称呼他为高翁,驸马之流的更是高爷……

    高力士是唯一一个能够代替李隆基拿主意的人物……

    裴旻跟高力士关系不错,所以带着几分半真半假的叫了一声“高翁”。

    高力士忙道:“国公这是折煞某了,您怎么跟那些俗人一样。某哪里担得起国公这般称呼,还是跟以往一样叫‘内侍’吧,听着亲切。”

    看出了高力士的真诚,裴旻道:“高内侍,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高力士将情况细说,道:“国公这事做的确实不对,陛下这些日子可是一条到晚的念着国公说何时到来,一天几次呢。这不,一得到您来长安的消息,立刻命尚食局准备酒食,还特别吩咐做些你爱吃的。陛下如此念着您。可是天大的福分,您到了长安怎么能不第一时间进宫觐见?得知您去了别处,陛下心底不知多失望呢。”

    他警惕的看了四周一眼道:“陛下感情最是细腻,很容易受到这方面的影响。别看这是小事,一个不慎,可是会坏大事的。总之陛下生气了,记得等会好好哄哄……”

    裴旻听了前因后果,有些无语,李隆基多大了,为这点事情生气,小孩嘛?

    心中如此想着,却也不敢大意,这感情越丰富的人,越容易钻牛角尖。

    他能够今日成就,固然是付出了许多,可要是没有李隆基这个皇帝的器重支持,他不可能这般顺风顺水。

    他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从朝廷的亲儿子变成没娘养的野孩子。

    他慎重的对着高力士一揖,道:“谢高内侍指点,此情裴旻必不敢忘。还请劳烦通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