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一路人 战二女
    封禅,是对君王的一种认可。

    但这也不仅关系君王一人,百官亦是受益者,针对彼此的得失,群臣也各有看法。

    裴旻对于朝中之事并不清楚,但之前跟贺知章闲聊时,贺知章谈论过此事。

    礼部负责一切仪仗事物,作为礼部侍郎,礼部的二把手,贺知章无可避免的参与其中。

    不过就算贺知章不说,裴旻也猜的出一个因由。

    这种东西不需要动脑子,如此盛大的活动,不是奢华就是节俭。

    绝不可能有中庸的选择,中庸等于平庸,在这方面平庸,那就走汉光武帝的老路了。

    李隆基好大喜功,重视排场的性子,人尽皆知。

    有人为迎合圣意,有人为了自己私利,还有为了天下百姓或者各种原因,最终一切皆会归为奢华或节俭这两条路。

    裴旻本心是不太赞同封禅的,但是这个时代人重视这个,他也不会傻到强出头扭曲大势。

    就如一句成语“心诚则灵”,即是如此,又何必做无度破费?

    裴旻固然比不及高力士那般,是李隆基肚子里的蛔虫,可对面前这位李家三郎也有着一定了解,真要让他选,他必然会选择奢华。

    李隆基从来不是清高的皇帝,重视自己的享受胜于一切。

    不然也不会出现前明后庸的奇葩情况,甚至说句不好听的,只要不动摇国本,他不在乎扰不扰民,也不在乎会给大唐的财政带来负担。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目前的李隆基不会如杨广那般过激。

    杨广是完全无视百姓的死活,无视隋朝的国本,顽固的依照自己的想法行事。

    李隆基心底却有一个谱,不超过这个底线。

    裴旻不知道李隆基这个底线到底如何,却能肯定不会超过高宗李治的排场。

    高宗李治封禅的排场之大,远胜前后,在古代所有封禅帝王中稳居第一。不论是秦始皇,还是汉武帝,都媲美不了。

    以现在的发展趋势,十年后的大唐可以胜任,现在不行。

    裴旻很直白的只给李隆基一个选择。

    李隆基大笑了起来道:“静远说的在理,这天下百姓,刚刚过上好日子。朕焉忍心因为封禅之事,毁了他们安逸的生活?一切流程礼数,能简则简,以诚心为上。”

    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都在滴血。

    这些天他一直在脑海里拼凑着蓝图,想着自己的封禅队伍是何等的庞大,规模是何等的隆重。

    天下百姓,莫不感受到他的天子威仪。

    君权神授,代天牧民!

    如今给裴旻这么一说,李隆基也意思到一点,高宗时期的封禅是一个难以超越的极限。

    与其来一场逊色高宗许多的封禅大典,不如剑走偏锋,博得一个千秋美名。

    对于劝说他的裴旻,李隆基更是感慨,裴旻完全是从他的角度分析问题的,想的都是他的得失,也只有真心为他好的人,才会这般。

    “静远要是在长安多好,能为朕解决不少烦心之事。”

    这话他也只是说说,现在的陇右河西还真离不开裴旻,将他调来长安,陇右河西又得烦心了。

    在他们闲谈间,李龟年、张野狐领着梨园子弟赶来献舞。

    李龟年是负责歌曲的乐营将,张野狐是裴旻选出了副手,挂着副乐营将的头衔,帮着处理舞蹈方面的事情。

    “见过崖公,乐营将!”

    李龟年、张野狐向着李隆基、裴旻行礼问好。

    李隆基听到久违的称谓,喜形于色,颔首道:“诸位免礼,许久不见,朕迫不及待想见一见你们又有什么新的乐舞?”

    裴旻实难理解李隆基这文艺小青年的心态,高高在上的皇帝不愿意干,偏偏喜欢当龟公……

    李龟年、张野狐相互间的配合早已纯熟,不一刻武德殿就传来了莺莺燕燕之声。

    裴旻也静下心来听曲看舞。

    不得不说李龟年、张野狐却有本事,他们将梨园打造的极为华美,载歌载舞,尽显流行范儿。

    李龟年、张野狐这些人的定义,就跟后世的明星没有什么区别。

    看完李龟年、张野狐的表演,裴旻也告辞离去。

    李隆基略有不舍,叮嘱道:“静远若是无事,可去梨园逛逛,看看有什么需要改进的。朕抽得空闲,也会去梨园与你相会。”

    裴旻听得好像是约会一样,好在他确信李隆基的性取向正常,要是如汉武帝那般,他非得顾念自己的贞操不可,应道:“臣晓得,一得空闲就回梨园。”

    “高将军,送静远出宫!”

    李隆基招呼了一声。

    裴旻、高力士走出了武德殿。

    裴旻再次向高力士道谢。

    高力士摆了摆手道:“国公当真厉害!”

    “内侍此话何解?”裴旻笑着问道。

    高力士幽然道:“陛下的心思,某最是了解不过了。此次封禅,陛下的准备好好举办的,他几乎都拿定了注意,只是等着一个契机宣布而已……在下看来,此事几乎板上钉钉,不可更改。却不想国公竟然改变了陛下的心意,还没有令陛下半点不悦,理所当然的接受。这一点,某自问做不到。当今之世,也只有国公一人有这本事。”

    裴旻认真道:“内侍今日帮了某大忙,某也不瞒内侍。陛下不嫌我身份卑微,委以重任,以一白身,得今日地位。知遇之恩,无以为报。所以事事为陛下考虑,陛下最重情义,自然能够感受得到。”

    “国公所言甚是!”高力士颔首道:“您是陛下好,大唐好;某是陛下好,一切都好。也因如此,某一直觉得我们是一路人,帮国公也是这个道理。看的出来,国公是个知恩图报之人,陛下如此善待国公,国公必不负陛下厚望。”

    裴旻感慨道:“知我者,高内侍也!”

    离开了皇宫,夜幕已经降临。

    裴旻对着高力士作揖一拜,而今他的右臂已经能够移动了,只是还不能发力。

    高力士回礼作别。

    裴旻上得辛巴马背,见高力士往宫里走去,看着那个身影,忍不住暗思,“高力士除了略微贪财,小德有亏,算得上是一号不错的人物。”

    其实高力士本人并贪财,他极少敛财,只是给他送钱的人太多,所以家财万贯,生活的极为奢侈!

    裴旻一拉缰绳,迫不及待的往府邸赶去。

    他是因为封禅才来长安的,但在他的心底,封禅什么的跟公孙幽的事情相比起来,那就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这回长安已经大半天了,真正的正事,却一点也未了解,早已心急如焚。

    路过公孙姐妹住的孙府,裴旻并没有敲门入内,而是选择回到了自己的府上。

    神秘人劫了他们的信,显然忌惮他的存在。

    他此次来长安,别说是那些神秘人,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极其突然。

    神秘人不说乱了方寸,至少也会迫使他们改变策略,以观望为上。

    在这个节骨眼上,裴旻明里干涉只会让对方藏得更深,暗中调查支持才是最好的办法。毕竟他不可能在长安耗下去,终有回凉州的一天。

    裴旻回到了府邸,从杂物房搬了梯子。

    他手臂若未受伤,从裴府翻墙而过那是轻而易举之事,但如今他右手臂发不出力,无法有效攀爬,用梯子最是实在。

    顺着梯子攀上了墙头,裴旻纵身一跃,跳入了孙府院内。

    要是寻常,裴旻不会选择这种方法,但是现在公孙幽已经同意嫁给了他,一个是他未来的媳妇,一个是未来的小姨子,都是自己人。

    事出有因,又是自己人,还是江湖人士,裴旻也没有顾念许多。

    他足下也有几分功夫,固然做不到展家兄妹那般落地无声,却也没有弄出多大的动静。

    此处是孙府的别院,离公孙姐妹住的院子有些距离。

    裴旻相信哪怕她们姐妹的警觉性再高,也听不到自己翻墙入院的动静。

    这细细回想起来,裴旻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想着两个大美女就在两个院子外的地方睡觉,心底莫名的一跳,大有做贼心虚的感觉。

    随即想起当年他与屠夫刘光业对决时,公孙姐妹双剑合璧的威力。

    心,登时平静了。

    他当时的武艺与刘光业在伯仲之间,但是公孙姐妹却用了三招就将刘光业逼得放弃了逃跑。

    那三剑的威力与配合,委实令人记忆犹新。

    今夜的天色有些阴沉,大半月亮藏在云层里,只有微微一角露在外边。

    裴旻对于孙府极为熟悉,就借着这点点月色轻巧的穿过了回廊,来到了公孙幽、公孙曦的闺房外。

    伸手去敲房门,这手还未挨到屋门,房门突然大开。

    两把毒蛇一般的剑,一个由上,一个由下分别攻向裴旻的印堂穴跟气海穴。

    两把剑皆是天下至奇至诡,速度刁钻可怕。

    裴旻刚刚还在想自己若是遇上公孙姐妹的双剑合璧,自己是否是敌手。

    却不想还不过短短一杯茶的时间,报应就来了。

    虽然没有看到人,但是在这孙府,甚至于天下,能够刺出这般可怕剑术的,除了公孙姐妹,找不到第二对。

    以裴旻的武艺,面对这可怕的两剑,竟然连开口说话的功夫都没有。

    近乎本能的向后退了三步,左手的剑根本来不及拔剑出鞘,只是抽出了一半,横在了自己的气海穴上,身子向右倾斜,避开了这可怕的两剑。

    “咦!”

    似乎对于姐妹联手的威力过于自信,一击不中,屋里传来了一声好奇。

    听声音便知是公孙曦。

    裴旻正想开口。

    两道人影一并冲屋里冲出,她们剑如影随形。

    越女剑法本就是天下最高深的剑术之一,而且以纵横变化,奇幻无方为主,剑招柔韧,极尽刁钻之能。

    公孙幽、公孙曦一个本性如火,一个温婉若水。

    她们的剑也顺着彼此的脾性,一个变化中带着火的凌厉,一个奇幻中包含着水的柔和。

    水与火原本是两个极端,不能相容。但是姐妹两人却如一心同体,将两者完美的配合起来。

    刚柔相济,再加上越女剑法的刁钻诡异,让人无从抵挡。

    裴旻对于越女剑法了若指掌,却也无法判断两姐妹的攻势到底从哪里来,只恨不得自己如哪吒一般,有着三头六臂,这样才能将姐妹两人的剑一一接下。

    若是寻常,裴旻还不至于这般狼狈,但是现在他只有一臂。

    最可怕的是两姐妹是偷袭状态,掌握了整个局势的主动,逼迫的他拔剑的机会都没有。

    公孙幽、公孙曦哪里知道屋外的人是裴旻,现今以是凌晨时分,又是乌云满天,裴旻自身又是在背光的阴暗处,整个人就是一团黑影,哪里认得出来。

    非但如此,她们出手反而更狠了。

    公孙幽在裴旻敲门之前,曾这般嘱咐公孙曦的:“之前对方派了廖家十虎都未能奈何我们。现在却只派一人,足见武艺不可估量,远在廖家十虎之上,千万不能大意。”

    她们姐妹偷袭,一并出手,都未能将对方制伏,也足以印证了这话。

    她们心灵相通,根本无需交流,各自趁势施展出自己的绝技。

    公孙曦脚踏狐兔身法,娇喝一声,清如鹤戾,厉如猿鸣,手中的剑快如闪电,一掠而过,长剑一分为三,直刺裴旻肩井、中府、华盖三大穴位。

    而公孙幽优雅飘逸闲庭信步的跟在公孙曦的身后,她的剑藏在公孙曦凌厉的攻势里,无声无息,无影无形。

    裴旻满头大汗,此刻的他依旧未有机会出声,唯一庆幸的是剑出了鞘。

    有剑在手,便如有了定海神针,裴旻瞬间进入了状态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长剑反手刺出,一股锋利无匹的气流直撞过去。

    这一剑看似简单直接,却流畅无比,浑然天成,若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公孙曦眼中透着一丝动容,使她泛起无从招架的感觉。

    这种一出手就受制的感觉,她只在自己师傅面前遇到过。

    但是她此刻却毫不犹豫的迎击了上去,她相信对方再厉害的招,也难不倒她姐,这一刻,她们是心思是相通的……

    “当~~~”

    兵刃一声脆响,一股巨力涌到,公孙曦险些站不稳,她的姐姐未如她想的一般出手,而是不知什么时候,退到一旁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