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高科技”
    “姐!”

    公孙曦有些欲哭无泪,她们配合多年,从未出现这种情况。

    对方那一剑确实厉害,但也不至于直接打的她站不稳,只是她相信公孙幽会在关键的时候,替她接下这一招,而她则不改其势,直接制敌于当下。

    她们姐妹一个如火主攻,一个似水负责防备,可说是天衣无缝。

    结果公孙幽这么一退,直接让她中门大开,先手的优势彻底化为虚无。

    好在对方没有乘胜追击,不然……

    不对,对方为何不趁势刺出第二剑?

    公孙曦也反应了过来。

    黑影中的裴旻心有余悸的走到月光下道:“早知你们姐妹双剑合璧难以抵挡,却不想厉害至此!幽姑娘那一剑要是刺过来,我真不知应该如何应对了。”

    他这话并非夸赞。

    先前那一剑要不是公孙幽及时收招,裴旻真无把握接下两姐妹的下一个变招,落败也就在第三招。

    他双手完好,或许可以一战,但只有左手可用,实力受到限制,正面对战能够撑过三十合,以是万幸。她们突然偷袭,三招都接不下。

    公孙曦认出了来人,欢呼一声,叫道:“师傅!”

    她收剑回鞘,兴奋的跑到裴旻身侧叫道:“你右手的伤怎么样了……”她拉着裴旻的右臂,左看右看。

    裴旻目光先于不远处的公孙幽微微一触,微笑着抬起了手臂,动了动道:“亏得你们找来了刘神医,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等着筋脉恢复,目前还使不得力。”

    他习惯性的往轻的说,那一块条铁片藏在他手臂里,继续蛰伏下去,手臂铁定废了。运气不好,感染了破伤风,小命都会不保。

    因故对于公孙姐妹找来刘神威,裴旻还是很感激的。

    只是这些都过去了,裴旻也不想让两人担忧,自不细说。

    “师傅不是在凉州,怎么来长安了?还干起了小偷小摸的勾当!”公孙曦贼兮兮的笑着。

    “是因为封禅吧!”公孙幽作为长安最大的地头蛇,对于沸沸扬扬的封禅,自是了解。

    “算是其一!”裴旻目光看着公孙幽道:“主要还是你们有危险,我在凉州哪里坐得住。”说着,又将手放在公孙曦的脑袋上道:“什么叫小偷小摸的,我那是正大光明的用梯子翻墙过来的。”

    公孙曦做了个鬼脸,用手指在脸上划了划,做了个羞羞脸的表情。

    裴旻面色一红,这对于自己第一次“做贼”如此失败,心底有些小郁闷,但见公孙幽、公孙曦都是衣着整齐,除了一头黑长的秀发披肩,没戴头饰,没有半点睡觉的样子,不免意外道:“你们这是还未休息?还是一早就给发现我了?”

    是前者还好说,还是后者也就太失败了。

    公孙曦颇为嘚瑟的道:“自然是一早就给发现了,我们可是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呢。”

    公孙幽招呼裴旻入内堂说话,轻柔的道:“进屋去说,这其中还有另一番缘由。”

    公孙幽入得屋内,点起了灯烛,亮堂的黄色烛火照着厅内。

    裴旻迈步向屋内走去。

    公孙曦缠在左右,道:“怎么样,我们姐妹联手厉害吧!”

    “厉害!”裴旻是心悦诚服,“只是你要如你姐一般,察觉黑影是我,那就更好了。”

    走在前头的公孙幽,俏脸莫名一红道:心中爱郎魂牵梦绕的身影,午夜梦回不知思念了多少次,那他长剑挥出的时候,仅是昏暗中的一点点闪光,足以让她认出黑影的身份。

    公孙曦嘴里嘟哝着:“谁想到你改了左手用剑,又偷偷的来长安了。”心底也颇为懊恼,那裴旻出剑的那一瞬间,她真有几分熟悉的感觉,只是心底的求胜**,驱使着她先拿下再说……

    两人入得屋内。

    公孙幽招呼裴旻坐下,说道:“小妹,你招呼一下。”

    公孙曦应了一声“好嘞”,拉着裴旻在一旁的席子上坐下。而她理所当然的坐在了一旁,嘴里说道:“其实能够发现师傅,也亏得我们这阵子,偶的一奇物……”

    她说着奇物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些恶心的表情。

    裴旻没太在意,而是看着公孙幽走进了闺房,颇为好奇的往她们闺房处,瞄了一眼,一脸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表情。

    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公孙幽就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小木盒。

    裴旻望向公孙幽,这还是再见后第一次于足够的灯光下瞧见她的模样。

    许是多日未见,此时公孙幽长发披肩、腰若绢束、脖颈长秀柔美、皮肤幼滑白、明眸顾盼生妍、带着梨涡浅笑,便如诗句中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顿觉的天上下凡的仙女,亦不外如此。

    裴旻看得心头一颤,心底对于那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对手更是恨的牙痒。

    若不是他们,面前这位佳人,怕是已经成为裴夫人了。

    “就是这个东西!”

    公孙幽用着纤纤玉手,在锦盒上轻轻点了一点,盒子里竟然传来了“嗡嗡嗡嗡”的鸣叫声。

    这盒子里装的竟然是活物。

    裴旻不知里面是什么东西。

    公孙曦原本是坐在裴旻身侧的,突然移开了几步,离得远远地。

    裴旻伸手接过,开盒一看,居然是一条肥大的青虫。

    青虫就如白菜里的青虫一样,只是比那青虫肥大的多,有三根指头并在一起那般粗,一节一节绿油油的。

    无怪公孙曦离得远远地,就算是裴旻第一眼看去都有些受不了,头皮发麻。

    再凶猛的野兽,裴旻都不畏惧,可这恶心的东西,实在倒胃口,忙将盒子盖了起来,也许是动静大了,盒子里又传来了“嗡嗡嗡嗡”的声响。

    裴旻将之放在地上,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蛊虫!”回答的是公孙曦,见裴旻将盒子闭上了,她又靠到了近处,道:“是一种叫做连心蛊的蛊虫,共有一只母蛊十只子蛊虫。母子连心,将母蛊放于身旁,子蛊布于屋舍四周。只要有人入内,惊动子蛊,母蛊将会发出‘嗡嗡’的叫声,以示警戒。师傅一入这孙府,我们姐妹便以收到了母蛊的警示,安逸的穿衣准备了。”

    裴旻听的是目瞪口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世间竟然有如此离奇的神物。

    不过这也让他心里好过了一些,这输给了“高科技”,总比自己笨手笨脚暴露了行踪要好听的多。

    呆了半响,裴旻才心悦诚服的道:“江湖之大,无奇不有。我知道青羽盟越做越大,网罗关中、长安诸多能人异士,却不想你们连传说中的巫蛊师也网罗到了。不过……”他顿了顿道:“巫蛊师这类人过于神秘,令世人敬畏。尤其在这天子脚下,对于巫蛊之术更是敬畏有加。我大唐律法明文规定,敢用毒蛊者,十恶不赦,一旦给人发现,传到大理寺、刑部可是不妙。”

    在御史台,他裴旻还能说得上话,但大理寺、刑部,别说说话,知道与他有关,指不定还会严苛处理。

    御史台、大理寺、刑部是为三司法。

    唐初三司法以刑部为首,到了高宗年间,大理寺出了一个神探狄仁杰,抬起了大理寺,成为三司法之首。

    后来武则天时期,武则天任用酷吏,御史台得以青云直上,成为了三司之首。

    随着神龙政变,五王复唐,御史台又弱了下去,位于三司之末。

    然而裴旻却一手抬起了御史台,令得御史台稳压大理寺、刑部。

    大理寺、刑部对于裴旻,可是气恼的咬牙切齿。他们明里奈何不得裴旻,暗自耍些小手段,还是手到擒来的,要是知道裴旻重视的人落到自己的手上,哪里还有好果子吃。

    公孙幽最近了解了一些巫蛊之术,辩解道:“其实巫蛊之术,远没有世间传得那么吓人。蛊术确实神奇,有奥妙之处,但杀人无形?千里咒杀,那都是以讹传讹。”

    裴旻笑道:“这点我自然知道,我还知道巫蛊术的起源跟医术一样旨在救人……但世人对于未知的东西都充满了恐惧。你能改变自己的看法,却改变不了天下人的看法,改变不了帝王的看法。因畏惧,所以才容不得。汉朝的巫蛊之祸,幽姑娘应该听过。如汉武帝这样伟大的帝王,都因为这个问题,险些诛了自己九诛。我是担心你们受到莫名牵累,别的事情好说,这牵扯巫蛊之事,真要事发,也只有劫狱一途了。”

    公孙幽心安了许多,世人怎么看,她一点也不在意,裴旻怎么看,才是她所在乎的。

    万一因为自己接触这巫蛊之术,裴旻心中忌讳惧怕,产生隔阂,便是她万万不想见到的。

    裴旻如此开明,让公孙幽宽慰许多,但听他劫狱之言,心中爱慕更甚,浅笑道:“这点妾身懂得,对方也算不上是青羽盟人,是一个俘虏,也算是一个朋友。这要从几个月前的那次夜袭开始说了……”

    夜袭!

    听到这样的字眼,裴旻神色一凝,他一直在想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不想居然闹到夜袭这般严重。

    公孙曦不满自己只给晾在一旁,急不可耐的说道:“我来说,我来说……”

    公孙幽向来谦让自己的妹妹,闭口不言了。

    裴旻只能瞧向公孙曦。

    公孙曦说着将那晚上的情况详细说明的,说的时候还手舞足蹈的,尤其是擒拿廖家十虎的时候,可谓手足并用,比划着招式,最后还说到了自己中了力蛊,一下子将公孙幽举起来的事情,同时道:“那恶心的玩意有利有弊,当时让人力大无穷,有着使不出的力量。可过后却像是抽了魂一样,浑身上下都提不起劲力,动弹不得,休息了好几个时辰,才恢复过来。”她说道这里,脸色有些惨白。

    裴旻听到最初,想起了网游里的增益属性,大为意动,但听最后的却也释然了,这现实毕竟不比游戏。

    激发潜力,透支自己的力量,令得自己拥有超于自身界限的实力,这种潜力激发,依照道理而论,应该对自身有着一定的损耗。

    一次两次倒是无所谓,长期以往,身体恐怕会受不住,会产生异变,至于是好是坏,那真不好说。

    运气不好死了,运气好的就如绿巨人什么的,来个变异,那就无敌了。

    不是有一句话说“富人靠科技,穷人靠变异”。

    裴旻叮嘱道:“这种东西,我估计用多了不好。你们也别为了贪图那一瞬间的力量,而走了歧途。”

    公孙曦瞧了公孙幽一眼,笑道:“你们想到一块去了,老姐也这么说……再说了,那蛊虫恶心,我才不用。”她说着,接着道:“然后那廖家十虎都给我们擒住了,本想从他们口中探得一二消息,却不料他们骨头挺硬,就是撬不开嘴。”

    裴旻听到这里,忍不住心道:“那是没落在我手上,让我来,哪有撬不开的嘴?连死都不怕的人,还有什么不敢说的?”

    公孙曦说着摊了摊手,道:“接下来,我就不知道了,只是没过几天,老姐就跟那个廖家老十叫廖晴凤的,成了朋友,还从她那里弄来了这个警示的连心蛊。怪寒碜人的,还别说真的好用,连师父都中招了。”

    公孙幽接话道:“盟里有几位经验丰富的老江湖,他们看出了廖家这些人都出身蛮夷,好勇斗狠,轻贱生命,用强不成。妾身选择从廖晴凤哪里突破,刚探出有用的消息,手下人来报,长安近郊寻得一具苗人尸体,已经死了三天了。三天前就是廖家十虎行动的时候,是在他们十虎未动手之前就死了……”

    “够狠的!”裴旻微眯这眼睛,道:“从一开始,对方就动着斩草除根的打算,不管成功或失败,这廖家十虎都得死。照这么看,真正知道情况的不是这十虎,他们只是一把刀,握刀的人是那个死了的苗人,苗人的背后还有控制他的人。”

    公孙幽颔首道:“确实如此,我将那苗人的情况告诉十虎,十虎也明白给人骗了,也很配合我们行动,只是他们知道的不多。我将余下几虎控着,只余廖晴凤协助我们调查……”

    正当公孙幽继续往下说的时候。

    公孙曦突然惊恐的叫一声:“什么鬼东西!”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