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红眼猴子 如铁黑蝎
    公孙曦对于音律乐舞一道不感兴趣,但却拥有此道罕见天赋……绝对音感。

    所谓绝对音感,不仅是指能辨认出音乐的音,自然界所有的声音都能分辨认出。

    脑袋也会因这种天赋,接受着各种各样的声音。

    在听裴旻、公孙幽商讨正事的时候,顶上屋梁却传来轻微莫名的响动,抬头一看,却见一个如同小孩一样的黑影,最可怕的是对方有两个红似血一般的眼睛,就跟传说中恶鬼的眼神一样。

    公孙曦向来胆大,但见此一幕,亦忍不住心底发寒,打了一个寒颤。

    裴旻、公孙幽反应不可谓不快,见公孙曦的目光望着屋梁,一并抬头向上眺望。

    在古代一般唯有客栈、酒馆之类的建筑会以楼层为上,屋舍多是一层建筑,以高阔为主。

    现代人很难体会到古人那种屋舍宽广的感觉的。

    孙府最早的主人是孙伏伽,中国历史上有据可查的第一位状元,敢于诚言直谏,性子如魏征一般刚直,官拜正三品大理寺卿,相当于最高法院院长。

    地位如此,他的旧居屋舍,自是较之正常人家更为宽敞,是优美的重檐屋顶,由地面到顶上横梁高欲两丈。

    裴旻、公孙幽向上望去的时候,只见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没有。

    屋顶太高,烛火光照不到每一个角落,常人的目力根本看不清楚。

    裴旻大步走向右侧的遮风油灯,用巧劲将油灯往屋顶一抛,秦皇剑顺手甩出,准确无误的穿过遮风油灯的吊环,将之钉在了屋檐上。

    经过长时间的练习习惯,他的左手在这力量的微操上,已经于正常的右手无异,对于力量的控制,堪称如火纯情。

    油灯照亮了屋檐每一个昏暗的角落,在一根竖梁的后方,一只毛茸茸的猴子缩成了一个球般的藏着。

    野猴子?

    裴旻脑中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猴子特别有灵智,一察觉行踪暴露,立刻就像屋外窜去。

    公孙幽手中长剑激射而出,直射猴子后心。

    猴子突地转过了脑袋,随手甩了一个乌漆嘛黑如暗器一般的东西。

    这猴子会放暗器,简直是千古奇闻。

    裴旻忍不住感慨这世间之大,无奇不有,更让他震撼的是猴子的眼珠子是赤色的,猩红一片。

    这猴子的种类是灵长类的长臂猿,但是长臂猿的眼睛应该与人一样是黑色才对。就算是异种,也该是黄色,红色眼睛的猴子,除了电视上老君八卦炉里给熏成红眼病的孙猴子外,裴旻还是第一次见。

    猴子的眼睛与人不同,人的眼睛分作眼珠与巩膜,俗称眼白。

    眼白占据人眼的绝大部分,而猴子几乎是没有眼白的,已故面前这只猴子整个眼睛都是一色血红,让人瞧得特别寒碜。

    猴子会丢暗器,本就是一件奇事,暗器是活物更加奇怪了。

    那乌漆嘛黑的暗器,居然是一只蝎子。

    蝎子也与常见的蝎子不一样,常见的蝎子多分为褐色、赤色、黑色,但都不是那种深褐、深赤、深黑,而这只却呈黑亮色。

    黑蝎挺着两个黑大的前爪以及发亮的毒钩,冲向了公孙幽。

    公孙幽不闪不避。

    裴旻的剑还钉在横梁上,并未上前迎敌。

    有公孙曦在,猴子也伤不了公孙幽。

    纵然猴子与人同属灵长类生物,终究与人相差甚远。说是暗器,其实就是胡乱投掷。

    公孙曦先一步闪身在公孙幽的身侧,朝霞剑划过一道长虹,砍在了黑蝎的脑袋上。

    “啪”的一声。

    黑蝎直接飞了出去。

    这一下让见此一幕的裴旻、公孙幽、公孙曦都为之愕然。

    以至于公孙幽都忘记操控她的飞剑绝技。

    猴子一个敏捷的地空翻,避开了公孙幽的飞剑。

    公孙幽反应过来,手腕一抖,一小截尾巴顺势而落。

    “唧唧……”

    猴子发出一声尖叫,窜出了门口。

    黑蝎此刻也不见了踪影。

    看着地上落得点滴血迹,裴旻心底莫名一宽。

    公孙曦愕然的指着已经不见的黑蝎道:“这黑蝎跟铁一样硬……成精了吧。”

    裴旻看向公孙幽道:“看来,你这是着了人家的道了!”

    公孙曦的朝霞剑是裴旻买来赠送给她的,乃是长安最出名的铸剑大师,以百炼钢千锤百炼的锻打而成的。

    算不上神兵,却也是绝对的利器。

    以朝霞剑的锋利,兼之公孙曦的剑术,居然砍不断一只蝎子,实在是诡异至极。

    通人性的红眼猴子,外加刀枪不入的黑蝎,这两种生物超出常人的想象,或许也只有湘西苗寨诡异的巫蛊术或者其他未知的奇术,才能解释这一切。

    未知的奇术不会莫名其妙的找上他们,巫蛊术方是源头无疑。

    从手段来看,今日寻来的奇人,施蛊用蛊的手段,与廖晴凤的那些力蛊、神蛊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时隔多月,对方此时找上门来,能够精确的锁定这个孙府,十有**是连心蛊的缘故。

    裴旻经过这十余年的磨练,心思城府,早非昔年可比,瞬息间以猜出一二缘由。

    八成是廖家十虎一去无回,音信全无,以至于引出了真正厉害的巫蛊师。

    廖晴凤的连心蛊固然有探贼的功效,何尝没有指路的妙用?

    公孙幽心思灵透,也想到了这点,念及楚楚可怜的廖晴凤,摇头叹道:“此事,却是我大意了!我不该信她的……”

    “无妨!”裴旻自然一心袒护自家媳妇,笑道:“这艺高之人,必有心高之处。巫蛊师就算在苗疆,也是一个令人敬畏的存在。他们应该不会有多少人……再说就算人多有如何?我们三人齐心并力,天王老子来了,也得跪着唱征服!”

    公孙幽、公孙曦不知“跪着唱征服”是什么哽,只以为是字面意思。

    公孙幽、公孙曦本艺高人胆大,只是今夜遇到的猴子、黑蝎,太过离奇,心里打鼓,但见裴旻谈笑无忌,毫无惧色,两姐妹心中登时大安,均觉得有了靠山的感觉。

    公孙曦胆气涌现,豪气站在裴旻左侧道:“姑奶奶今夜就会会传说中的巫蛊师……”

    公孙幽并未说话,也静静的站在了裴旻的右侧……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