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背后的两个女人
    公孙幽、公孙曦一左一右,气势如虹。

    正应该出去会会来敌的时候,裴旻虽不想大煞风景,但是还是不得不说:“在我们出去之前,先将我的剑弄下来吧。”

    公孙曦翻了一个白眼,公孙幽也抿嘴一笑。

    后者手腕一抖,长剑激射飞出,将秦皇剑打了下来。

    裴旻伸手接过秦皇剑的同时,公孙幽也接下了遮风油灯。

    看着油灯,裴旻心中突地一动,笑道:“不急着出去,我们弄几个火把先!”

    古代没有电,灯油是必备之物。

    她们轻而易举的就用破旧的棉衣以及灯油,制成了三个灿亮的火把。

    裴旻用右手试了试,火把不重,他右手不能聚力,但拿火把却不需要多少力气,并无大碍。

    火把在手,裴旻斗志昂扬的道:“走!”

    三人一并出了屋子。

    他们从客房走到前院,前院的院子里一个昏暗的身影驻立于此。

    身影很矮很小,借着依稀的月光可以看出对方是一个老妪,手中拿着一根拐杖,身上披着黑色的长袍,整个人都藏在长袍里。

    老妪的脚边趴着矮小的身影,正是那只断了一小节尾巴的长臂猿。

    长臂猿尾巴的血已经止住了,正用它猩红的眼睛瞪着前方。

    在这漆黑的夜晚中,气氛特别的诡异。

    随着裴旻、公孙幽、公孙曦的抵达,他们三人手中的火把照亮了周边三步间距。

    随着三人的出现,长臂猿嘴里发出了“唧唧、唧唧”的叫声,一手指着公孙幽,龇牙咧嘴的。

    老妪自顾自的道:“知道了,奶奶等会就给你报仇……”她说着,望向了前方。

    “小家伙们怪聪慧的,知道老生的宝贝们畏火!”老妪声音很沉,有些寒碜人,她说着“咯咯”的笑道:“但你们知不知道,比起火,它们更怕我!”

    她这一笑,更加衬托了恐怖的气氛。

    公孙幽、公孙曦以武艺而言,姐妹联手,当世少有敌手。

    但是这种诡异的气氛,让她们有一种错觉,自己的对手并非人类,而是什么神神怪怪。

    尤其是这些天她们接触了湘西苗寨,做了一定的了解。

    巫蛊术已经很可怕了,其中还有一种称之为赶尸术的奇术,相传能够让死人动起来,实在让她们发怵。

    “苗疆蛊术本是煌煌大道,便是因为你们喜欢装神弄鬼,才令得天下人人畏惧。”

    裴旻上前一步,喝道:“今日我便要见识一下,苗疆蛊术,与我中原剑术到底哪个更胜一筹!”

    他正觉得右边有异样,公孙曦已经娇喝一声,身子临空一翻,朝霞剑往地上一滑。

    钢与青石板的剧烈摩擦,生出了星星火花,顺着火光下望,地上有着一条三尺长的蜈蚣。

    老妪特别狡猾诡诈,这里是她预先设置的战场,蜈蚣就藏在两块青石砖相兼的缝隙里,那一点点的泥土缝隙藏着一只与泥土色相近蜈蚣,当真难以察觉。

    在这漆黑的夜里,拥有绝对音感的公孙曦,她耳朵远比眼睛更为实用。

    这时一条小黑蛇从天儿降,公孙幽手中的青芒闪过,剑从黑蛇大张的口中横切而过,从头到尾,斩成两断。

    姐妹互望一眼,心灵相通,几乎在同一时间,分别斜刺站在了裴旻的左右两侧。

    公孙曦耳朵接收着周边的各种声音,口中笑道:“左后方交给我了!”

    公孙幽亦跟着道:“右后,有我!”

    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默默奉献的女人,这会儿裴旻背后却有两个。

    面对这种待遇,裴旻还有什么话说,笑道:“那前面这个装神弄鬼的老人家就由我解决了!”

    他说话间,长剑上挑,一个巨大的甲壳虫让他斩成了两段。

    甲壳虫是不是由老妪控制的裴旻不清楚,但是此时此刻任何想要靠近他们的蛇虫鼠蚁,一律不能近身。

    见三人如此,老妪藏在罩袍下面的眼睛露着一丝凝重,轻轻踹了身旁的长臂猿。

    老妪突然一扯身上的罩袍,将罩袍甩向了裴旻。

    裴旻想也不想,直接一剑将飞来的罩袍劈成两断。

    便在罩袍裂开的时候,左右罩袍两边突然飞出了三十余只类似于甲虫一样的东西,直往裴旻袭来。

    三十余只甲虫借着罩袍的掩护,已经逼到了近前,一起袭向了裴旻。

    甲虫飞行的速度极快,它们显然经过严苛的训练,由四面八方分散袭击。

    裴旻微微色变,甲虫短短几个呼吸即能伤害到他,莫说是反手,即便是正手,也不能在短时间内刺出三十剑,将这四面八方的甲虫一一斩杀。

    几乎没有考虑的时间,甲虫已经攻到了近处。

    突然!

    “轰”的一下,裴旻身前炸裂了开来,红光形成一条火龙在他的面前盘旋飞舞。

    三十余甲虫尽皆覆灭于烈火中,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焦臭味。

    原来就在甲虫袭来的那一瞬间,裴旻以秦皇剑挑开了右手火把顶端的油布,秦皇剑带动着油布一卷,将四面八方的甲虫尽数卷在了其中。

    油布本就沾满了灯油,这一摊开,整块油布瞬间蔓延燃烧,将所有甲虫包在火海之中。

    这顷刻的变故,充分的体现了裴旻自身的心理素质,展现出了超常的应变能力,兼之非凡的勇气技巧与心态。

    “老人家很有手段,但不知你听过没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正说话间,裴旻将手中的剑倒转,直刺而下!

    一只黑蝎子就在他的脚边,在裴旻应对天上飞舞甲虫的时候,那只神奇的猴子悄悄的无声无息的将黑蝎子放了出来,从地上奇袭。

    老妪眼中闪现一丝惊喜。

    但随即黑蝎子给钉死在了裴旻的面前……

    裴旻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不知你用什么方法,将这黑蝎炼制的刀剑难伤,但我的剑,无坚不摧!”

    老妪眼中的惊喜瞬间变得一阵惊恐,一口血喷了出来,萎靡的倒在了地上。

    她这一倒,四方的蛇虫鼠蚁,纷纷四散而逃。

    “是蛊虫反噬?”

    公孙幽也不确定,但是在跟廖晴凤了解巫蛊术的时候,听过这方面的传说。

    每一个巫蛊术都有一个本命蛊,本命蛊死,本体则亡。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