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互不信任
    老妪气若游丝的倒在地上,裴旻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处理。

    这个老妪太诡异,今日他们能胜,全凭阵容庞大所致。

    他裴旻外加公孙幽、公孙曦两姐妹,这种奢侈组合,别说的苗疆巫蛊师,即便是将这世上的乱七八糟异人聚在一起,什么五行术士、风水师、阴阳师、降头师都是不惧。

    若唯有他一人,裴旻绝不会冒冒然的选择主动出击。

    裴旻迟疑一二,上前一步。

    那红眼猴子突然挡在老妪的面前,冲着裴旻龇牙咧嘴,一对长长的爪子在前面胡乱的撕抓,做攻击状。

    “小乖!”

    老妪叫了一声,红眼猴子一回头眼角居然溢出了一点泪水,依旧警惕的看着裴旻一行人。

    老妪用着几分哀求的眼神看着裴旻一众人道:“小伙子,老婆子此来只为救人,并无恶意。小灰不过是只猴子,求你们放过……”她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气若游丝了,最后一个它还未说出口,倒在了地上,昏死过去。

    看着已经断气的老者,裴旻心底莫名的不忍。

    来到古代已有十余年,他早已不是善男信女,剑下亡魂不下大三位数。

    但是他从未杀过孩子与上了年岁的老人家。

    而今一个年逾八十的老妪,因他的剑而死,心底有些不是滋味。

    红眼猴子两个爪子抓着老妪,龇牙咧嘴的大吼大叫,好似恸哭一般,声音在这三更时分格外刺耳。

    “师傅!”公孙曦嘴硬心最软,已经动了恻隐之心。

    裴旻颔首道:“就这样吧,世道无常,人都未必能够做到共患难。这猴子在危难时候不忘恩主,实不容易,我也无心伤它……”

    他说着走向了老妪。

    红眼猴子身上的绒毛都竖了起来,张牙舞爪的扑向裴旻。

    裴旻将秦皇剑插在地上,将右手火把剩余的木棍换到左手,随意刺出,分别打在红眼猴子的前爪上,向前一捅,以木棍的圆头顶在猴子的胸口,将它推飞了出去。

    猴子毕竟是猴子,再通灵性也避不开裴旻出神入化的剑法。

    “吱吱吱……”的叫了几声,红眼猴子看了老妪一眼,又看了裴旻,一转身,三两下的消失在夜色中。

    裴旻对于老妪身怀的巫蛊之术不敢大意,伸手抹向老妪的颈脖,确认她的脉息,确定了她的却没有了脉搏,向公孙幽、公孙曦点了点头道:“确实死了。”

    在他探测脉搏的时候,公孙幽、公孙曦为防万一也来到了近处。

    她们的火把映照出了老妪的模样。

    脸色苍白如纸的老妪模样意外的慈祥。

    在裴旻的印象里身怀巫蛊术这样诡异奇术的人大多是面貌凶恶丑陋,却不想是一个由为慈祥的老者,不免一怔。

    公孙幽见裴旻神色异样,忍不住上前握住了裴旻的手。

    裴旻回捏了捏,给了一个放心的微笑。

    公孙幽脸上一红,赶忙抽了回去,见大门未拴好,也明白老妪是怎么进来的了。

    屋门上锁,这常人想要入内,唯有如裴旻这般,翻墙入室。

    但老妪有一只如此通灵的猴子,只要指挥它将门闩打开,自然能够正大光明的入内。

    公孙幽去栓大门,手搭着木闩,莫名一疼,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向后倒了过去。

    “幽姑娘!”

    “姐!”

    裴旻、公孙曦先后惊呼一声。

    裴旻眼疾手快,先一步抱住了她。但见公孙幽面色如常,并无任何异样,就如熟睡了一般。

    公孙曦举着火把来到了近处,却见门闩的反面有着一只细小的蜈蚣。

    公孙曦一剑将蜈蚣斩死。

    正当两人心烦意乱之时,已经死了的老妪突然坐了起来,难受的敲着胸口,大口的呼吸着气息,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

    “你这老妖婆……”

    公孙曦哪里还不知是老妪的手段,气得仗剑上前。

    老妪忙打了一个滚,避让开来,双手仓惶的左右摇摆,轻声软语的道:“老婆子已经输了,这位姑娘没事。老婆子就让她醒来……”

    公孙曦停住了手,看了看昏迷不醒的姐姐,却也不敢上前了。

    老妪嘴唇上下微动,似在念咒还是什么,传出一阵听不懂的古怪声响,好似虫鸣。

    更让人奇怪的是,随着声音的传达公孙幽真有转醒的迹象,约莫十几个呼吸,公孙幽带着几分朦胧的睁开了双眼。

    “怎么样?”裴旻一脸紧张,声音都有些颤抖。

    公孙幽摇了摇头,露出一个放心的微笑道:“没事,并没有任何异样。”想着自己正给心上人搂抱着,脸上微红,却不舍得离开,当做毫不知情。

    老妪大煞风景接话道:“姑娘中的是梦蛊,本就是治疗那些睡不着人的一种医蛊,就算老身不用咒术将蛊虫引出来,只要过四个时辰,姑娘一样会醒来……咳咳……”她说着咳了几个,大口的喘着气。

    公孙幽这才发现老妪居然没死,以剑拄地,站了起来,沉着脸道:“这么说来,本命蛊死,本体则亡也是假的?”

    老妪有气无力的道:“倒不算是假的,蛊虫反噬,确有其事。否则老婆子也不至于去了半命。至于本体的死活,要看本命蛊厉不厉害,阴不阴邪。老朽的本命蛊不沾人命,护己救人,所受反噬虽重,却不伤及性命。也亏得如此,要不真得见巫神去了。老婆子今日的家底都用出来了,与你们而言,固然邪奇,却无致命之物。倒不是老婆子没有手段,是我那徒儿用连心蛊让老婆子不要伤着你们。”

    “只是……”她带着几分自嘲的说着:“她也太看得起我这一把老骨头了,就凭你们的本事,老婆子没把自己搭进去已经很不错了,哪有那伤着你们的可能?要不是你们本性仁义,不愿对老婆子的尸体补上一剑,老婆子这龟息蛊就派不上用场了。”

    裴旻慎重的道:“下一次我绝对不犯这种错误……”

    老妪也知此事有一不会再有二,摊开了双手道:“老婆子知你们是好人,错在我那愚蠢的儿子。如今老婆子也不知什么情况,只知道我那徒儿在你们手上。她虽柔弱,却不会为仇人办事,这其中必有缘由。不如我们合作,一起查明一切,老婆子待他们向你们赔罪,也希望你们能够饶恕他们,放了他们。”

    “至于幕后黑手,老婆子固然不杀人,却也有手段治他们。在我苗寨有一癫蛊,中者失去理智,如着魔中邪,或是忿怒凶狠,或是惶惶不得终日,不死不休……”

    裴旻摇头道:“老人家这是将我们当做猴子耍了?你不信我们,我们又岂会信你?”

    这个老妪活了一大把年纪,人老成妖,或许不及年青人精力无穷,但为人处世经验丰富。

    她也许不知事情原由,可廖家十虎的来意,必然知道。

    而今廖家十虎被擒,他儿子丧命,廖晴凤反过来帮着敌人做事。

    这其中的因果关系,并不难猜。

    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

    老妪大可自己找上门来,示以诚心。

    然而她却布下天罗地网……

    即便真如她所言,她无伤人心,却没有半点合伙的意思,明显的不信他们,打算依靠自己的手段救回廖晴凤跟剩余的几虎,然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而今她自己不敌,搭了进来,改口合作,裴旻除非脑子让驴踢了,才会相信这个一身奇术的老人家。

    老妪默然无语,半响才叹道:“少年郎,在动手之前,你曾说过一话。苗疆蛊术,乃煌煌大道,却不知是否诚心?”

    “当然!”裴旻直言不讳的道:“苗疆蛊术,我了解不深。但我一直相信,世间之事,有正有反。毒可以害人亦能救人,医能救人,同样可以害人,只看为何人所用。据我所知蛊术分草蛊与虫蛊,也分毒蛊与医蛊。只是这天下唯有蛊术害人一说,哪有蛊术救人的例证?”

    老妪嘲讽道:“少年说的理直气壮,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不问你们中原历朝历代可有一个帝王有敢用蛊术医病?一听巫蛊师,第一反应就是要砍我们的脑袋。还不只是我们,连我们接触的人,一个个都要死,不是灭三族,就是诛九族。”

    裴旻坦然道:“这点我承认,世人对于巫蛊术确实存在一定误解。可误解的由来,又因为何故?世间之事,有因有果。巫蛊师或许真有一心救人的巫医,但害人的又岂是少数?”

    “你们的存在,连自己人都怕吧?你们苗人尚且惧怕你们,何况我们不了解的外人?恐惧的根源,源于未知,你们世代神秘,且多有控人生死的恶徒歹**世,这能怪世人将你们视为邪魔外道?”

    老妪无言以对。

    裴旻续道:“归根究底,不外乎相互排斥,彼此不信任。双方皆有原因,老人家不检讨自身,一味推卸,怕也站不住理。就如今日之事,您一大把年岁,吃过的饭,玩过虫子,比我们这辈子见过的还要多。很多事情,你真看不出一二?无非就是不信任,不愿与我们合作而已。直到交了手,知道了厉害,这才退而求其次的服软。”

    “亦跟你我千年家国恩怨矛盾有什么区别?有实力就打,没实力就退后一步认输。说我们不信你们,亏待你们。却不自问,你们做了什么值得我们信任的事情?”

    “就如廖晴凤说的,他们是因为有人出了大量米面来买幽姑娘、曦姑娘的性命。是因为你们族人吃不了饭,为了族人的生计,才出此下策。”

    “说的是大义凛然!”

    “其实呢?”

    “凤凰山中什么情况,你们自己清楚,那里早已不适合人类居住。我大唐地方官员不只一次劝说你们下山,给你们土地,传授你们耕种之法。是你们不愿意,你们一边堵着自己的路,一边因为族人的生计,千里来袭杀一对无辜姐妹,这有什么大义可言。”

    老妪一辈子生活在深山老林,论及口才纵横之术,哪有裴旻万一本事,让他说的头晕目眩,不知所以。

    “也许吧!”老妪也不知怎么跟裴旻辩论了,她话音一落,目光却瞧着裴旻的右臂道:“少年郎,我看你的右臂似乎受到严重的创伤,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我医好你的右臂,你放了老婆子与那几个不争气的诸人如何?”

    公孙幽眼睛一亮,问道:“当真?”

    公孙曦也大为意动,在她们姐妹眼中,那些人加起来也抵不上裴旻一星半点,这生意划算。

    裴旻忙道:“就算你有这本事,我也不敢给你医治。何况你们的巫医或许有奥妙之处,但我们中原的医术,却也不逊色。我的伤已经好了差不多了,不劳您老人家费心。”

    这老妪手段多变,裴旻真不敢给她医治。天晓得她会不会给自己暗处下什么后手。

    老妪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耍起了无赖道:“现在人已经落在你们手中,要杀要剐,全凭你们处置好了。”

    裴旻看了公孙姐妹一眼道:“你们怎么看?”

    公孙幽道:“关着吧,先看看情况再说。敌暗我明,有她们在手,综合他们所知的情况,对于我们也有好处。若真将他们杀了,一切线索就真的断了。”

    “也好!”裴旻也是这个意思。

    老妪闻言,长叹一声,也知自己得不到信任是理所当然,不再强求,看着裴旻道:“少年,老婆子有一蛊,是用:川芎、川牛膝、白芷、延胡索、红花、肉桂、丁香、薄荷脑等草物练至的草蛊,专门用于复骨筑筋。你们中原的针灸活血,再配上老身这草蛊,能够加快你筋骨恢复的速度。没有任何条件,只为你对小乖手下留情。”

    裴旻略一沉吟道:“晚辈怕死,实不敢用小命开玩笑。先兵后礼,明日我请一人陪同,由他把关。若前辈一片赤诚,晚辈自当致歉。现在请恕在下得罪了……”

    老妪亦不多言。

    三人一并将老妪关在一件无窗的房间里,收去了她身上的一切东西。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