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阴谋笼罩
    老妪的出现,让裴旻生出了一个古怪的感觉,表面的平静,给他一种非常可怕的压抑感。

    巫蛊师,巫蛊术!

    依照裴旻的理解,这巫蛊术说起来神奇神秘,真正的原理可能跟物理化学一样。

    物理化学在古人的眼光来看,就是妖法妖术,一点点提炼出来的化学原料,相互融合,形成了巨大的化学反应。

    不了解这些反应的人,将之视为鬼怪显现。

    就好比枪械!

    火药虽然是唐朝发明的,但是真正将之发扬光大的确实是西方人。

    虽然惭愧,却也是历史事实。

    在裴旻的记忆里,枪械是明朝时期从西方传来的。

    当时欧洲的探险家和商人想要在东方谋得最大利益,最初明朝在第一次遇到西洋火绳枪的时候,上下将火枪视为妖法,畏之如虎。

    但随后在广东新会西草湾之战中,明军从缴获的二艘葡萄牙舰船中得到西洋火绳枪,又在其后缴捕侵扰我国沿海双屿的倭寇时,缴获了日本的火绳枪。

    明王朝的兵仗局,很快意识到问题所在,根据火绳枪的结构,仿制成了鸟铳,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普及三军。

    这也是一种正确对待科技的态度,事故明朝时期,中国的火器固然落后西方一些,但差距并不大。

    清朝在这方面完全成了反例子,直接导致火器盛行的年代,中国还在用最古老的弓箭……

    所谓蛊术,也应该差不多。

    后世也有人意图追溯苗疆蛊术,对此提出了科学的解释:大胆的猜测,养蛊就是养细菌,细菌有些对人体有害,有些对人体致命,故而分作医蛊、毒蛊一说。

    到底是真是假,裴旻也不清楚,后世人也只是一种猜测。

    毕竟巫蛊术在后世已经失传了,后人仅能从只言片语中了解大概。

    但裴旻相信巫蛊术固然神奇,可只要深入了解,绝非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真要如此传言中的那般无敌,他们华夏也不可能成为东方大地的霸主。

    但是无可否认的一点,因为人云亦云,以讹传讹,兼之古人思想的禁锢限制,令得这个时代的人对于巫蛊术忌讳莫名。

    尤其是皇宫,但凡有巫蛊之事出现,意味着腥风血雨。

    若非裴旻出现导致了意外,现在的王皇后就会因为巫蛊被废,武婕妤正式登上历史的舞台,开始她弄权迫害太子三王的行动。

    巫蛊师的出现,还跟他们搭上了线,联系在了一起,这在裴旻看来,不是个好兆头。

    尤其是幕后的黑手,很可能涉及庙堂宫廷。

    裴旻、公孙幽、公孙曦三人重新坐定。

    公孙幽神色有些惆怅,公孙曦表情有些迷茫,裴旻也在想着事情。

    过了片刻,裴旻才道:“这些日子你们有没有实质性的发现,关键是幕后黑手是朝廷,还是江湖人?”

    公孙幽想也不想,回答的毫不犹豫道:“是朝廷的!”

    “确定?”

    裴旻追问了一句。

    “确定!”

    公孙幽无奈道:“这也是我们一直追查不出结果的原因,不是没有线索,而是不敢深入。江湖人最忌讳跟朝廷对上,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青羽盟势头再如何盛,也不可能与国家为敌。一但发生冲突,结果不言而喻。”

    裴旻手指敲击着地面,道:“这么说来,可以肯定是太平公主留下来的青龙?”

    公孙幽先觉得讶异,随即想到了展家兄妹的存在,苦笑道:“他们还是说了。”

    “别怪他们!他们是不得不说!”裴旻给两兄妹打着掩护,因为出身特殊,他们兄妹的身手能力特别为裴旻重视,入麾下不久,已经开始执行任务了,帮了他不小的忙。

    “其实我一早就知道一点情况,一直好奇,到底是谁接收了太平公主的遗产。只是我是外臣,不方便调查。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搞清楚这件事情。如今封禅在即,朝堂一片平静,大唐也蒸蒸日上。真有小妖孽作祟,想要坏了这局面,可要过我这关。”

    裴旻认真的看着公孙幽道:“你有什么发现?”

    公孙幽迟疑了片刻,见裴旻目光灼灼,也知隐瞒不了,无奈道:“确实调查了一点,现在我怀疑幕后之人是高力士。”

    “什么?”

    裴旻一脸意外,一脸惊奇,不可置信的低呼出声来:“你们搞错了吧,怎么可能是高内侍?”

    公孙幽沉声道:“我也希望是弄错了,但总总迹象表明,是他的可能性最大。”

    她顿了顿道:“那夜十虎来袭,我推敲幕后黑手,可能是哪些人。青羽盟经过管制,极少惹是生非,江湖人也卖我们面子,对手不多,有心取我们姐妹性命的就更少了。而且廖家人也不是傻子,幕后人给出巨大的报酬。要是这幕后人没有这个底蕴是不可能取得信任的。”

    “有资本,有实力,在江湖上也只有东海梁家有这个底子。可是东海梁家经过公子的一闹,丢了面子,还丢了里子,早已放弃与我们争锋了,是他的可能性不大……”

    “除了他们,也只有为了救展大叔一家而得罪的神秘组织。根据这点分析,我估计对方并不在意廖家十虎的暗袭能不能成功,他们的目的不是我们,而是展大叔。他们主要目的是通过对付我们,逼迫展大叔现身。”

    “通过这几个月的调查,高力士不断的进入我们的视线。也导致一切都无法继续调查下去……公子最是清楚高公公是什么人物。真是他,我们也不能耐他如何。”

    公孙幽这话说的颇为无奈,事实也是如此。

    一个江湖人,那么跟高力士斗?

    别说是公孙幽,即便是裴旻,只要不是真的化解不开的恩怨,他都不愿意与高力士为敌。

    如果这跟高力士有关,问题可就不一样了。

    裴旻眉头紧锁,想着此次进京,高力士的示好以及他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

    “我们是一路人!”

    “您是陛下好,大唐好;某是陛下好,一切都好。”

    高力士这番话不难理解,也是一句大实话。

    裴旻相比李隆基,他更加在乎大唐如何。

    而李隆基作为大唐的掌权者,他的好意味着大唐的好。

    而高力士则是只针对李隆基,只要李隆基这个皇帝好,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双方有着本质的区别,核心却相差不远。

    这也是高力士说一路人的缘由所在。

    常人怎么说,裴旻或许会当他放屁。

    这好话奉承的话,谁不会说?

    安禄山还说他的忠心,天地可鉴。

    宋高宗赵构也说自己抗金的决心强烈呢。

    鬼才信他们。

    可这话出自高力士,裴旻却深信不疑。

    因为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高力士这个人,知道这个老宦官这一辈子的事迹。

    宦官一直不为天下人所喜,听到宦官本能的都将之视为反面人物。

    可高力士却给评价为“千古贤宦第一人”。

    同为李隆基的左膀右臂,高力士对于他裴旻一直抱着友好的态度。

    裴旻对于这个史上难得的贤宦也保持着一定的尊敬。

    他们彼此不存在任何问题,今日高力士还友好的帮他排除了一个可能潜在发生的问题。

    “我倒觉得不大可能是高力士!”

    一直没有说话的公孙曦突然插嘴道。

    裴旻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笑容,好奇相问:“何以见得?”

    公孙曦有姐姐在,极少自己动脑,此刻脑子也有些混乱,支支吾吾的道:“一种感觉,我觉得吧,就高力士那样的人,真要对付我们没有必要那么麻烦,直接来就好了。”

    裴旻笑赞道:“这次我的看法跟曦姑娘一样。”

    公孙曦听了笑颜如花,颇为得意。

    裴旻说着望向公孙幽道:道:“这眼见未必是真的,可能是受到了误导,也可能有什么误会。你们与我关系密切,高内侍一早就知道。真有什么事情,他也不会用这种过激的手段。就算要用,也会跟我打招呼。而且以高内侍的实力,他要向你们下手,你们不可能有机会反抗。他代表的是皇帝,在长安天子脚下,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撼动皇权。”

    公孙幽道:“所以我们怀疑高公公是不是背着圣人干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他另有他图,也一直往这方面查。”

    裴旻摇头笑道:“不可能的,你们不了解高内侍才会这么说。高内侍跟陛下是一心的,他或许会对陛下说一些善意的谎言,但绝不会背叛他,甚至瞒着他另外控制一个势力。你们一定搞错了,别的不敢说,这一点,你可以相信我,高内侍不可能是幕后黑手……”

    公孙幽揉了揉脑门,笑道:“你这般肯定,想必是不会错了。只是我想不明白,不是高力士又是何人,为何最后的矛头会指向高力士?难道有人陷害他?这种陷害的手段也太低下了吧……”

    裴旻一时也想不明白原委,道:“无妨,是狐狸总有露出尾巴的一天。你们回去重新整理一下情报消息,将高力士除去,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我这边也会帮着一并调查。倒要看看究竟是哪路牛鬼蛇神如此嚣张。”

    “也只要如此了!”公孙幽微微一叹,但想着此次不同,不在是自己一人,心底莫名的一阵安心。

    公孙曦欲言又止的,好半响才道:“我觉得那个老妪还是有些本事的,我们用十虎的小命要挟,让她给你治伤怎么样?”

    裴旻摇头道:“此事不急,这手臂无法灵动,确实碍事,能早一些恢复我也乐意见得。明日我找来刘神医,由他帮忙看着。这有一个专业人士在一旁,我们也可安心,免得着了道都不知道。”

    公孙曦笑道:“还是师傅想得周到!”

    “天色不早了,早些休息吧!你们睡屋里,不介意,我睡在这外边吧?”

    屋里关着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裴旻不放心回府去睡,就这样聊到天亮也太累了。

    公孙幽脸色微变道:“那怎么行?”

    “没什么不行的!就这么定了!”裴旻挥手赶走了身旁的公孙曦,将她方才坐得席子两两一合,搭了一个小床,直接躺在了上面道:“只要在给我来张被子就好了。”

    现在是秋季中晚时节,长安这边的气候也稍稍有点凉了下来,晚上睡觉还是需要一张被子取暖的。

    见裴旻已经躺下了,公孙幽也拿他没办法,只好依他随他了,弄了床被子给他。

    两姐妹见裴旻睡在大厅,也不好在大厅久待,一并去卧房休息。

    姐妹两人担心再出什么变故,和衣而睡,平躺在一张榻上。

    公孙曦突然问道:“老姐,你跟师傅,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

    **********

    长安,一栋富丽堂皇的豪宅!

    卢杞悠然的看着手中的《三字经》,看的津津有味。

    白衣公子兴冲冲的走了进来,叫道:“卢兄,一切果如你所料,湘西的梨老婆子动手了,只是不知他们斗的如何?”

    卢杞目光未从《三字经》上离开,悠然道:“别有任何期待,梨老婆子与我们不是一路人,她是不会下重手的。她本质是一个大夫,指望他们拼个两败俱伤是不可能的。最后只有一个结果,敌人的敌人是朋友。不管过程如何,他们目的相同,早晚会一并合力。”

    白衣公子带着一些复杂的看着卢杞,叹道:“如此可怕的布局,也只有你卢杞敢想。”

    卢杞笑道:“是元长兄太过保守了,没有真正抓住你手中这股力量的定义,而且过于跟上面分开。分开固然便于我们发展,可发展太慢,获益太小。与其步步为营,不如一步登天。我们要让上面知道,他的江山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稳固,让他明白,他离不开我们。太子的成年,裴旻的背叛就是给他的一个警钟……”

    白衣公子想着卢杞的布局,眼中也闪过一丝炽热。

    “事成之后,我要对付两个人!”卢杞突然说道。

    “谁!”

    “贺知章,张旭!”卢杞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他给贺知章投过一份文章却给两人评价的一无是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