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诅咒未来的自己
    裴旻这个意念是临时起意,主要是受到了殷夫人的影响。

    殷夫人对于颜真卿、颜允臧前途的不辞辛劳,让裴旻想起了娇陈。

    孩子到了一定的年岁,顽皮是必然的。

    将近四岁的小七小八开始有了调皮任性的负面属性。

    许是父亲的威严在,小七小八在裴旻面前还好,但是在娇陈尤其是裴母那里,一有不顺心的就会撒娇闹别扭。

    娇陈为此烦透了心,生怕小七小八会成为二世祖,给裴家丢脸抹黑。

    裴旻、裴母对此看的很开,四岁的孩子调皮任性是很正常的事情,好好管教便是。

    裴母不止一次说裴旻小的时候比小七小八顽皮的多,现在还不是一样好好地?

    还这般有出息……

    娇陈依旧不放心。

    对此裴旻也只能以可怜天下父母心来感慨了。

    现在见殷夫人亦是一样,裴旻也体会到了娇陈的感觉。

    颜真卿的成就,裴旻是知道的,不仅是能力出类拔萃,为人上也值得称道,孝悌过人,忠义兼备,诚可谓无双之士。

    正是因为如此,裴旻当初还特地带小七小八来找颜真卿玩耍,让他们有个好榜样。

    小孩子有一个好的榜样,好的玩伴,论及重要不亚于一个好父亲好母亲。

    这好榜样,好玩伴,又舍颜真卿其谁?

    方才动了这般念头。

    殷夫人听了瞬间心动,张旭的大名,她一个妇道人家都听过,若真能师从张旭,那颜真卿于书法一道的前途不可限量。

    当然好处远不止如此,裴旻这般欣赏颜真卿,颜真卿在凉州成材,焉有不给他重用的道理?

    为了自己儿子的前途,殷夫人敢从关中独自会江南娘家,自然有勇气往凉州一行。

    “这个……不太好吧!”

    殷夫人很想一口气应下来,只是心底有些忐忑,不知裴旻图的是什么,这般热心。

    裴旻笑道:“有什么不好的,其实邀请你们去姑臧。晚辈也有自己的小心思,晚辈有一子一女,现今快四岁了,有些淘气。让他们的母亲特别伤神,真卿是我见过最懂事的孩子之一。另外一个是王忠嗣,也就是王海宾的儿子。只是王忠嗣已经长大成人,不适合当小七小八的榜样玩伴。真卿的年岁正好合适……”

    “过了这个年,我回姑臧的时候,打算在府里开西席。给小七小八请一个大儒,传授他们学业。真卿、允臧若不嫌弃一并来学,殷夫人你看如何?”

    殷夫人也明白了缘由,再次心动了,裴旻现在是什么身份,他请的西席哪里会是等闲之辈?

    先有张旭,再有一个未知的大儒,还有裴旻这尊大神。

    殷夫人没半点迟疑,感慨道:“如此,奴家就带犬子先谢过国公。”

    “各取所需,各取所需!”

    裴旻到没有别的什么心思,是真心为自己的孩子考虑。

    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一临时起意,他亲自培养出了一个可比萧何的名相,加上一个能与韩信齐名的王忠嗣。

    军、政顶尖人物,他一人培养出了两位……

    商议妥当,殷夫人也将正在后院学习的颜真卿、颜允臧叫了出来。

    颜真卿见到裴旻眼睛一亮,亲昵的上前叫了一声:“旻哥!”

    “别没大没小的……”

    殷夫人想要叱喝,裴旻伸手制止了她道:“没叫错,没叫错。杲卿能当真卿的昕哥,我自然当得了这一声旻哥。”

    颜真卿道:“我跟娘就要去江南了,江南跟凉州隔着好几十个洛阳那么远,正想着有好多问题不知怎么请教呢。旻哥来的正是时候……”

    裴旻摸着颜真卿的脑袋笑道:“放心,旻哥刚刚跟你娘说好了,你们不去江南,去凉州姑臧。到时候你几乎天天都能见到我,有不懂的,尽管来问。”

    “真的?”颜真卿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殷夫人。

    从母亲哪里得到了答案,颜真卿开心的欢呼起来。

    裴旻问道:“哪里不明白?”

    颜真卿立刻止住笑声,一脸肃然的将自己遇到的情况向裴旻细说。

    裴旻而今也是书法行家,一丝不苟的给颜真卿解惑。

    至于颜允臧,他年纪还小,很是认生,缩在母亲殷夫人的身侧。

    殷夫人见裴旻认真的指点颜真卿,对于自己的决定更加放心了。

    裴旻并未在颜府久呆,在指点了颜真卿之后,便向殷夫人告辞了。

    他也没有立刻离开颜府,而是找上了颜阙疑。

    颜阙疑看着裴旻,又是羞愧又是敬畏,缩头缩脑的。

    “要是我不打断你们,你想跟你的母亲说什么话?”

    裴旻看着颜阙疑,声音很轻很小,可在颜阙疑的耳中却寒冷刺骨。

    “我……我……”他支支吾吾的,根本说不上来。

    对于颜家的情况,裴旻有着一定的了解。

    颜家也算得上是千年儒门世家,只是不同于孔家人丁兴旺,传到上一代只有颜元孙、颜惟贞两脉。

    颜元孙唯有一子既是颜杲卿,颜惟贞却有七个儿子。

    颜阙疑、颜允南、颜乔卿、颜真长、颜幼舆、颜真卿、颜允臧。

    除颜真卿、颜允臧外,其他几子皆以成家。

    颜允南、颜真长、颜幼舆远在外地,定期往长安寄送抚养费。

    颜阙疑就靠几个兄弟的抚养费生活,因故对于殷夫人回娘家的打算万分抵触。

    “记住了,我最恨不孝之人!今日是不想你母亲难过,才没让你说出来!现在也是因为你母亲,我饶了你。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记住我一句话,大街上的乞丐都比你活得有尊严。给你的孩子立个榜样,别让他有个连乞丐都不如的父亲!”

    裴旻摇头而走。

    换做以前,他是不会对颜阙疑说这番话的,真要管这事,会用雷霆手段。

    实在是殷夫人对颜真卿、颜允臧的殷殷期盼,勾起了裴旻的父爱,也让他想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想到了在后世,自己天真的说要当科学家,发明家的事情,爸爸妈妈那高兴的笑容。

    他们怎么会不知这是孩子的戏言?只是期盼未来而已。

    念着梦中的约定,裴旻在心底念道:“要是你没将我的母亲当作自己的母亲,我就诅咒二十一世纪的我一辈子找不到媳妇。”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