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太子所言甚是
    回忆往昔,梨老念及当年孙思邈的无上医德,唏嘘感慨。

    这随着蛊术越发精湛,她越能领会蛊术反噬的可怕。

    若非当初受孙思邈感化,也许她就如苗寨里历代的巫蛊师一样,遭受蛊虫反噬而死了。

    一般而言,历代的巫蛊师极少有活过五十岁的,如她这般将近八十岁,依旧能够耳清目明,与受孙思邈的影响,不无关系。

    “初来到长安的时候,还去了孙师的坟上祭拜扫墓。原本也想过跟师兄打招呼,只是不知孙师是否提到过我,又有要事在身,并未叨扰。”

    刘神威已经过了百岁,身旁已经没有同辈中人了,放眼望去都是晚辈,连个说贴心话的也没有,这冒出来一个师妹,也倍感温馨,道:“当然提过,还不止一次的念叨,说你天赋极佳,要能走上正途定是一代名医,只是世人对于蛊术过于恐惧,华夏中原不利于发展,也未有机会再去湘西了……”

    裴旻、公孙幽都很沉得住气,并未打扰她们交谈。

    刘神威确实听过孙思邈说起“龙梨”这个名字,但这都是五六十年前的事情了。

    那么多年,龙梨还是不是当年的龙梨,刘神威自不敢保证。

    故而他将话题引到了医学上,针对他遇上的一些棘手的疑难杂症与梨老展开讨论。

    梨老行医多年,但是受地域影响,所医治的对象多为苗寨中人以及个别求神拜佛,上山寻仙求医的唐人。

    遇到的古怪病症远比不上刘神威丰富。

    三两句就吸引了梨老的注意,认真的攀谈起来。

    中医有中医的疗法,巫医也有巫医的特色,两人一综合,讨论的是津津有味。

    裴旻、公孙幽虽听不懂,却也放心了。

    刘神威是当世第一的神医,能够与他这般深入的探讨医术,不是读几本医书就能做到的。

    知识经验都必不可少,足见梨老确实行医多年,有着真才实学。

    聊得忘了时间,回神过来,刘神威、梨老才发现忘记了正事,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了,主动提出要给裴旻治伤。

    公孙幽取来从梨老身上缴获的瓶瓶罐罐,如数还给了她。

    梨老从中取过一个青色瓶子,她知裴旻、公孙幽对其不是很放心,解释的十分详细,向刘神威介绍青色瓶子里装的蛊虫,口中道:“草蛊与虫蛊不同,虫蛊自身有着一定的危害,不到万不得已,小妹不会用虫蛊医人,这与猛药的性质一般无二。”

    “草蛊相对虫蛊,对身体的危害可以忽略不计。这瓶子里的草蛊是小妹用川芎、川牛膝、白芷、延胡索、红花、肉桂、丁香、薄荷脑搅碎成汁,以养蛊之法,自主形成的草蛊。”

    刘神威眼中一亮,道:“川芎祛风止痛;川牛膝逐瘀通经,通利关节;白芷排脓生肌;延胡索、红花活血散瘀;肉桂补元阳,抽湿冷,丁香温肾助阳,薄荷脑清凉调和。以川芎、川牛膝、白芷为药,用延胡索、红花为引,再辅之肉桂、丁香、薄荷脑调和,仅以药方而论,这都是一上上之方。”

    梨老微微颔首:“刘师兄过谦了,等会还需劳烦师兄施展针灸奇术,协助这位少年疏通血脉,便于筋骨吸收。”

    刘神威笑道:“包在为兄身上。”

    裴旻见他们如此合契,也将自己的手臂交给了他们。

    **********

    东宫。

    太子李嗣谦担任已有七年,只是他给册封太子的时候十岁不到。

    这个年岁是不可能处理政事的,李隆基对太子的态度自然不够明显。

    哪怕他再忌惮有人窃取他皇位,也不会去忌惮一个十岁的孩子,热心的安排朝中名士大儒辅导李嗣谦学业。

    李嗣谦为人敦厚实在,并未表现出惊才绝艳的天赋,自小到大都是以乖宝宝的形态示人的。

    也是因为如此,李隆基对于这个太子很是满意,非常看重。

    李嗣谦方刚成年,还没有处理过政务,对于即将到来的监国有着一定的胆怯,生怕自己做不好。

    这也是对自身的一种不自信。

    相比历史上李承乾十三岁监国,李嗣谦十六岁也不小了。但他与李承乾却判若两人,心底很是忐忑,甚无主见,将自己的老师郄恒通视为自己的救命稻草。

    郄恒通此人文采斐然,杭州盐官人,拜国子司业兼皇太子侍读,授银青光禄大夫。

    做一清高文士绰绰有余,但是对于政治场上的尔虞我诈却不甚了解。受人影响,给自己学生出了一个馊主意,结交大臣,与朝中大臣交好,只要文武关系融洽,愿意协助太子监国,一切自是照章办事,不会有任何纰漏。

    其实这种做法并无不对,身为太子,结交群臣本是理所当然之事。

    可是郄恒通提出结交裴旻,那就是存粹的脑子让驴踢了。

    裴旻是外臣,还是手握重兵的边帅。

    太子为了辅政,结交内臣可以理解,结交裴旻这样手握重兵的边帅大佬,这是想干什么?

    李嗣谦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只觉得郄恒通说的在理:裴旻是李隆基最器重的大臣,要是得他支持,自己的太子位子也更加巩固。

    李嗣谦敦厚实在,却也看得清当前的局势。

    皇后无子嗣,亦是说嫡长子继承法在这个时代不实用,他的太子之位并不稳固。

    要是真得裴旻支持,他这个太子就稳了。

    于是,他满怀诚意的邀请裴旻前往东宫赴宴。

    思想简单,不外如是。

    得到裴旻的回信,李嗣谦一拍脑袋道:“怎么将这事给忘记了,孤大意了。明知道国公身受箭伤,竟还叫他来东宫饮酒吃肉,真是不该。”

    他为人太实在,根本就没看出裴旻信中拒绝的意思,单纯的以为裴旻真的因为受了箭伤,不能饮酒吃肉才拒绝赴宴的。

    顿了顿,李嗣谦道:“国公作为国之栋梁,为国受伤。父皇国事繁重,无暇探望。孤身为皇太子理当为父分忧,恩师以为如何?”

    郄恒通呆了呆,不住点头道:“好好好,太子所言甚是。身为皇储,理当如此礼贤下士……”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