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几头小猫
    刘神威抽出了裴旻胳膊上的银针。

    公孙幽满怀关切的看着,迫不及待的问道:“感觉如何?”

    裴旻微微移动着右臂,笑道:“手臂里有一股痒痒的感觉,暖乎乎的,很是舒服。至于效果,又不是灵丹仙药,哪有那么快见效。不过比之前应该好了很多,尽管一样聚不了劲力,却可以自如的抬起来了,没有那点点针刺的感觉。”

    刘神威最近一直负责裴旻手臂的治疗,对于裴旻手臂的情况一直跟进,了如指掌。

    此刻听他叙述情况,刘神威感慨道:“这草蛊效果神奇,依我原本预算。国公手臂在过十日,方有今日效果。这首次治疗,便有这般奇效。唉,只恨世人不知个中神妙,将之视为阴邪之物。若能为世人接受,将会为更多人免除病痛之苦。”

    梨老笑道:“刘师兄过谦了,这效果亦比我想象中的好一些,足见师兄的针灸之术,直追孙师当年。”

    听着他们的吹捧,裴旻道:“各有千秋,皆是当世圣手。或许世人不能够理解蛊术,但我相信,只要蛊术不失传,随着时代的进步,一定会为世人认可接受。”

    他这话说的是真心实意。

    后代确实科技发达,文化科学都较之古代有着天壤之别。

    但是可以肯定一点,没有古代就没有现代。

    世界的发展进步是承前启后的。

    没有中国的道家炼丹学说,就没有唐朝的黑火药,没有唐朝的黑火药,西方就不可能根据黑火药来发明热兵器。

    没有古代积累下来的知识,就不会有后来进步。

    对于有用的东西,都应该好好的承传下去,发展演化成更新的东西。

    就算现在不为世人接受,将来一定会造福后人。

    目前裴旻改变不了现状,但若是有可能,他会让世人理性的看待巫蛊术。

    就如中医一样,中医有救人的良药,一样有害人的毒药;巫蛊术固然有致人死地的毒蛊,同样有可以救人的草蛊。

    发展好的,摈除坏的,才能进步。

    梨老意外的看着裴旻道:“真难得,这世上还有如孙师一般开明的人物,酗子真心不错!”

    裴旻笑道:“前辈过奖了。”

    刘神威怔了怔,突然道:“师妹还不知国公的身份吧?”

    梨老惊讶道:“不会是真的国公吧?还以为国公是字呢,你们中原人不是不喜欢叫姓名,特别取个字来叫的,哪有那么年轻的国公……”正说着,她突然打了个激灵道:“裴国公,两镇节度使的裴国公?”

    梨老有些头晕目眩,她一口一个少年郎,一口一个酗子,大有倚老卖老的嫌疑,却不想对方才是真正的大佬。

    梨老在与世隔绝的凤凰山里,不曾听过裴旻之名,但是她来到长安后,寻找儿子、徒孙的下落,在长安也呆了月余。

    这三十余日,不止一次听过裴旻的名号。

    但她哪里想到大名鼎鼎的裴旻竟然就是面前的这个少年郎酗子。

    想到自己儿子的愚蠢行径,忍不住惊呼道:“我的天,那逆子到底在干什么,他想让整个苗寨都为他的愚蠢陪葬嘛!老婆子失礼了……”

    梨老还真不是危言耸听。

    假若廖家十虎真的得逞,裴旻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幕后黑手自然不会放过,但是真凶十虎,也定要为之偿命。

    苗寨护短,他们要是包庇十虎。

    裴旻就算发动战争,也要达成目的。

    不过十虎在公孙姐妹的双剑合璧之下,便如十只病猫,根本奈何她们不得。

    事情也都在可以收拾的范围之内。

    裴旻摇头道:“前辈又不是我的部下,无需如此多礼。再说尊敬长者,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在我看来,前辈还是值得尊敬的。只是初次见面的时候,过于吓人了一些。”

    梨老也笑了起来,一脸无奈的道:“其实蛊术只是传说中的那么玄妙,控蛊伤人,需要苛刻的条件环境,讲究虚张声势。先唬住你们,让你们心底胆怯,才能趁虚而入。只是你们的实力太吓人了,这大晚上的都唬不住你们。要是白天,更别说。”

    她一脸的庆幸,事情没有闹大,带着几分惭愧的道:“关于他们,不知国公如何处置?”

    裴旻也没有说话,而是望向公孙幽。

    在此事上,他只是打手智囊,真正做主的是这位青羽盟的隐盟主。

    公孙幽豪爽大度,道:“就算不打不相识吧,令郎也是给幕后之人蒙蔽的。事情过去了,追究无异。只是廖家十虎,已有两人死于我姐妹之手,还望前辈谅解。”

    梨老微微一叹道:“他们自己利欲熏心,即便全让姑娘杀了也是罪有应得,权当教训吧。”

    古代人命本就不值钱,苗寨人更是好勇斗,轻生死。

    他们自己人都会打的难舍难分,更何况是外人?

    梨老固然深受孙思邈“人命至重,有贵千金”的影响,却也改变不了整个苗寨的情况。

    廖家十虎也就涉世未深的廖晴凤手上称得上干净,其他人不说是罪有应得,却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见公孙幽如此爽快,梨老颇为头疼,无奈道:“犬子的死,是他利欲熏心,咎由自取。但他终究是我儿子,不想他死的不明不白。别看我这一把老骨头,手段可是不少,关键的时候,还是能抵些大用的。”

    裴旻、公孙幽相视一笑。

    现在敌暗我明,很多事情都是一团迷雾,想要拨开云雾见青天,只有剥丝抽茧将一切细节都掌控起来,慢慢整理。

    廖家十虎与梨老身在局中,他们的存在是诱饵,又是极其不稳定的炸弹。

    能够帮着他们找到幕后黑手之余,又有可能伤着自己。

    对于他们这伙人,要不离的远远地,要不是完全控制在手上,别无他法。

    在这方面他们是地头蛇,占据着主动权。等的就是梨老乖乖的凑上来,听他们支配。

    裴旻道:“冒昧的问一句,那几头小猫可听您老的安排嘛?”

    梨老一时为反应过来,顿了顿才醒悟他说的是十虎。也不觉得裴旻说法有误,在裴旻这样的大人物面前,廖家十虎?那就是十头猫咪,还属于病猫的那一种,根本翻不起大浪,苦笑片刻,肯定的道:“在湘西苗寨,我老婆子虽无权无职,却也没人敢不听我的。”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