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投石问路
    “如此一切都好办了!”

    裴旻双手一合道:“当即就有事情需要他们配合!”

    “说吧!”梨老已经放弃抵抗了,心底明白了双方的差距。

    固然在年岁上,面前这少年、姑娘加起来都不及她大。但是论及才智,对事情的掌控都不是她能够相比的。

    尤其是裴旻,他天生就有一股领导者的气势,有着主导一切的强势态度。

    这种风格不是后天形成的,而是与生俱来。

    就算是在二十一世纪,裴旻自小到大都是朋友圈的核心。

    小伙伴们聚在一起,去哪玩,玩什么,大多都是他决定的。

    所以他习惯成为主导事情的一方,坐事情也会有一种喧宾夺主的感觉。但这是本性使然,改是改不了的。

    这也是当初姚崇会莫名针对裴旻的原因,就是因为知道裴旻不是他能够控制的。

    也因故在学校里的同学,要不就是愿意听裴旻的,与他玩的很好。要不就是极其反感他,看他特不顺眼的那类人。

    公孙幽早已将裴旻视为自己的丈夫了,对于他为自己出头,自无半点意见,反而暗自欣喜。

    “报官!”

    裴旻眯眼说了两个字,带着几分故弄玄虚的味道。

    梨老愕然道:“报官有用嘛?您的身份是何等尊贵,有你在都一筹莫展,可见这幕后之人,远比我想象中的厉害的多,靠官府?可信?”

    公孙幽瞬间领会到了裴旻的意思,带着几分佩服的望了爱郎一眼,笑道:“据我说知,令郎是湘西廖家寨的长老,在苗寨有着一定的地位,他来长安瞻仰大唐京师的辉煌,却因为长安治安问题死在了长安……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因为之前的失误,我们怀疑的对象,洗脱了嫌疑。一切重零开始。一直让对方掌握先机,太被动了。报官看是简单,却给对方无故竖立了一个强敌。”

    裴旻接话道:“不要小看我长安的能人,一但他们认真起来。以他们内行的手段,比我们这些外行精明多了……而且他们是光明正大的调查,能够调用一切资源。这一招叫投石问路……”

    官府靠不住嘛?

    不是,官府的实力不可小觑,他们掌控着长安所有的地头蛇。

    地痞流氓都是官府的眼线……

    真要认真起来,官府的效率是常人无法体会的。

    只是他们很多时候放不开手,在这京畿之地,一棒子就能打倒到一片身份背景吓人的官员。查案办案经常遇到压力,对上惹不起的达官贵胄,发挥的时候畏手畏脚,才显得他们无能。

    他们并非没本事,而是不敢查,很多事情他们心底如明镜一样。

    裴旻也不需要他们查出结果,他只要知道官府调查的阻力来至哪里就足够了。

    京兆府的京兆尹范宇跟他的关系很不错,可以给他打一个鸡血。

    梨老见裴旻、公孙幽一唱一和的,也只有依计而行,令廖家十虎报官,让京兆尹为他们讨个公道。

    回到裴府,裴旻也让人给范宇带去了一句话。

    **********

    京兆尹作为京畿三辅地的行政首脑,地位相当于后世的首都市长,身份比州府刺史还要高。

    范宇担任京兆尹有好几年了,对于升迁已经不报任何希望。

    对于未来,范宇只想着在自己在还能干的动的这些年坐稳这个京兆尹的位子,让自己的履历更加漂亮一些。

    等无精力处理三辅地的政务之后,来一个退而致仕,还禄位于君,风风光光的回到老家。

    这也是一个官员最好的归宿,算是功成身退的衣锦还乡。

    所以在这最后的这段时间里,范宇勤勤恳恳,处理着一切事物,避免出现任何纰漏。

    “范京兆,裴国公府的宁管事求见!”

    “快请!”范宇应答的不带任何犹豫。

    宁泽虽是一个管事,但宰相门前七品官。

    裴旻虽不是宰相,可宰相都比不上他有威望。

    裴旻不在长安,京中裴府的一切事情都是宁泽负责的。往来礼物打点,皆是他操办,很多时候代替的就是裴旻本人。

    逢年过节,范宇也会使人给裴旻送上一封礼物,以维持官场人脉。

    毕竟当初他们一起齐心并力的对付杀手谢,还在黄幡绰、戚清案中,给他提供了大量的帮助。

    有着这份关系,范宇自会好好经营。

    “见过范京兆!”

    对于官场礼节,宁泽也是游刃有余,不卑不亢的向范宇行礼。

    范宇亲自上前来到近处,搀扶道:“宁管事切勿多礼,国公伤势如何,回头定去府上拜访探问。”

    宁泽客气道:“多谢范京兆关心,公子一切都好。此来是奉公子的命给范京兆带一句话,他说长安治安有些问题,湘西苗寨的长老死在了京畿郊外,都有好几月了,一点音讯也没有,实在不该。”

    范宇神色一凝,一把拉着宁泽道:“宁管事可否说的详细一些?”

    宁泽苦笑道:“范京兆莫要为难小的,某只是一个传话的,哪里知道详情?”

    范宇松开了手,说了一声:“抱歉”,表情变得阴晴不定。

    在这天子脚下的命案,并非小事,范宇也是有所耳闻的。

    只是当时没有报案,也没有人认领尸体。

    就当做江湖仇杀处理了。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是官场最常见的做法。

    然而就在不久前有人来报案说苗寨的长老失踪了,范宇怀疑那个尸体就是苗寨长老。不过对于苗寨这种少数民族的处理向来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相比被杀,失踪反而是个好消息,免得造成苗寨的逆反,闹得不可收拾。

    范宇也没有小题大做的处理,打算敷衍了事。

    现在裴旻这一提醒,让这位京兆尹心底打了一个咯噔。

    此事裴旻怎么知道的?

    是他听到的风声,还是什么?

    这风声是从宫里传来的,还是别的?

    阴谋论充斥了范宇的脑海。

    这身在高位,最是敏感,有一个风吹草动,都能令得一票人,人人自危。

    “是有人想要针对自己顶上了京兆尹的位子,还是?”

    裴旻这里说的越模糊,范宇想的就越多,各种不好的念头,充斥脑海。

    半晌,他慎重的对宁泽,慎重一揖道:“宁管事回去务必告诉国公,此恩此情某没齿难忘!先行告辞了……”

    只是短短的半刻钟,这位京兆尹的大佬亲自坐镇,紧接着长安三辅地二十三个县,两千九百衙役与他们熟悉的地痞流氓全部动了起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