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实在的太子
    卢杞听自己的友人如此赞颂自己嫉恨的对象,带着几分不悦地道:“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这可不是元长兄的风范。”

    白衣公子摇头道:“非我长他人志气,时是要让子良明白。裴旻不是易于之辈,不是我们以往对上的任何一人可以相比的。对于他,不能存有半点的侥幸。说句悲壮的话,就是不成功,便成仁。若非事态发展偏离了控制,我……唉!说这么多也是无异,还是好好策划下一步,赌上我们的一切。”

    卢杞也知友人说的是大实话,造成这一切的原因还有一部分还是因为他。

    裴旻是西北军政的第一把手,实力最强的边帅,深得帝宠。在时机没有成熟之前,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有与之为敌的心。

    但是阴差阳错的时局,将他们推向对立的局面。

    白衣公子、卢杞最开始的目标只有一个,展鹏,那个武则天时期最可怖的谍报组织内卫的统领。

    结果人家不买账,交锋的时候,将公孙姐妹牵扯了进来。

    展鹏当年就是内卫中最出色的一个,对于内卫的手段,了若指掌,他以身非凡的身手反抗,与他们作对,成了他们的心腹之患,不得不除。

    展鹏的软肋家人都在青羽盟的庇佑下,白衣公子、卢杞也只能对公孙姐妹下手,以逼展鹏现身。

    他们并非不知裴旻与公孙姐妹关系密切,可事出有因,不得不做。

    这个时候,白衣公子与卢杞还也不知裴旻与公孙幽已经私定终身,只以为双方是很要好的朋友。

    身为江湖人,因江湖纠纷出事,也是理所当然的。

    远在万里的裴旻,就算与公孙姐妹关系极佳,也鞭长莫及。

    这也是白衣公子、卢杞动手的底气所在。

    结果裴旻与公孙幽居然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实在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们,此事公孙幽隐瞒的极好,即便是公孙曦这个妹妹,也都刚刚知道。

    知道了他们这层关系,白衣公子、卢杞行事慎重了许多,却也未多在意。

    毕竟裴旻远在凉州,远水救不了近火。

    然而世事无常,一个封禅大典,将裴旻从凉州召回了长安。

    白衣公子、卢杞最开始得到这个消息,心底是拔凉拔凉的,再精妙的布局,也比不上时势的变化。

    他们不想惹裴旻,变成了不得不正面对上。

    卢杞问道:“元长兄可有什么新的想法?”

    白衣公子沉吟道:“为兄觉得,不能将希望寄托太子一人,必要的时候,将皇后也牵扯进来。要知道,我们这个皇帝,冷血无情,目无外人。对于现在的皇后,他可是厌之入骨。”

    卢杞眼睛一亮道:“听说自从武婕妤嫁祸事发,陛下就未与皇后有过私下往来。关系差到极致……王皇后这一国之母却等同打入冷宫的待遇。”

    白衣公子笑道:“不是听说,是事实。据我调查,王皇后的哥哥王守一确实有跟和尚明悟有过往来。这和尚明悟最擅装神弄鬼之事,武婕妤的诉控未必不实,我甚至怀疑这个明悟就是武婕妤的人。此外裴母作为新晋的诰命夫人,一直是王皇后最重视的座上客,她们的关系极为密切。”

    卢杞惊喜道:“这可是一手杀招,我们大可以双管齐下。一方面是裴旻与太子,一方面是裴母与皇后,只要操作得当,大有可为……”

    **********

    就在白衣公子、卢杞密谋的时候,裴旻也得到了太子李嗣谦亲自拜访的消息。

    “什么,太子来了?”

    裴旻打了一个激灵,正如白衣公子形容的。

    许是后世见惯了电视里的宫斗,对于朝堂的人际关系,他尤为重视,也特别留心,一直保持着居安思危的心态。

    对于李隆基的心思,裴旻有着一定的了解,是以对于太子李嗣谦的拉拢示好敬谢不敏,对他的邀约,用婉转的态度拒绝了。

    只是想不到李嗣谦竟然锲而不舍,找上了门来。

    宁泽也大感意外,带着几分慎重的道:“东宫的卫率亲自上门通知的,说太子的车驾即到,让府中上下早作准备,隆重迎接。”

    裴旻傻眼道:“这太子想什么呢,脑子缺根筋嘛?看不出来我信中的婉拒?不,不对……”

    他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历史事件,忍不住在心底吐槽道:“这个太子还真缺心眼,是个实在人……”

    他想到了武惠妃陷害三王的事情。

    历史上的武惠妃也就是现在的武婕妤,她一门心思想要扶持自己的儿子成为太子。

    在某一天,武婕妤觉得时机成熟,邀请太子李瑛,就是现在的李嗣谦,与鄂王李瑶、光王李琚入宫,说是皇宫里进了贼,请他们帮着捉贼。

    本来,皇宫里闹贼就是一件很荒谬的事情。

    就算有个意外,抓贼这辛苦危险的活,也轮不到一个国之太子来干。

    更何况武婕妤与李嗣谦的关系并不好。李嗣谦的母亲赵丽妃即是因为武婕妤而死的。

    对于武婕妤这个“仇敌”,近乎荒谬的要求,李嗣谦、李瑶、李琚居然毫不怀疑设防,很实在的穿着铁甲要帮武婕妤抓贼。

    而武婕妤转头就告诉李隆基太子与二王穿着衣甲要谋害她……

    然后李嗣谦太子的位子没了,还被李隆基赐死。

    实在,除了实在,裴旻想不到任何理由解释李嗣谦的行为。

    这太子就是一个实在人……

    “我的天!”

    裴旻一拍脑袋,早知道就写的清楚一些了,没时间让他多想,忙道:“那卫率有没有说什么?”

    宁泽不明白裴旻的心思,在他看来太子上门可是一件很风光的事情,诧异道:“卫率就说,国公有伤在身,特来探望,也没说别的就走了。”

    裴旻眨巴着眼睛,惊喜道:“那你没有说我在家吧?”

    宁泽也意识到了什么,忙道:“没来得及说,卫率颇为趾高气昂的,通知了就走了。”

    “那就好!”裴旻忙道:“你安排府中人,隆重迎接,就说我不在府上,一早就去仁德药堂找孙神医针灸了。我从后门走……”

    他说着,迫不及待的从后门溜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