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逃往梨园
    皇太子作为国之储君,排场自然不小。

    东宫的存在本就拥有一定的实力,有着自己的幕府,官员配置也完全仿照朝廷的制度,还有一支类似于皇帝禁军的私人卫队“太子卫率”。

    事故李隆基即便不让李嗣谦接受任何国事政务,他自己也有一定的力量排场。

    百余太子率卫将长街堵的严严实实,黄色的车驾于国公府门前停靠。

    李嗣谦一身华贵的蟒袍,虽然年少,但是配上李家皇族的优良血统,却也显得英气勃勃,在面相上是极为雅观的。

    “草民宁泽,拜见太子殿下!”

    宁泽领着府中大大小小的佣人,作揖礼拜,也给足了面子。

    李嗣谦还未说话,太子左卫率赵飞不满的叫喝道:“国公呢,太子驾临,竟敢不来亲自迎接?”

    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此话半点不假。

    赵飞是李嗣谦的表兄,李嗣谦的母亲赵丽妃是天水郡人,其父赵元礼只是一个卖艺的乐人,赵丽妃的出身可谓相当卑微。

    若非皇后无子嗣,太子之位无论如何都轮不到李嗣谦来坐。

    李嗣谦给册封太子,赵家也得到了庇佑提升。

    赵飞则因亲属关系,给任命为太子左卫率,负责东宫与太子的安危。

    赵飞能力平庸,但狗仗人势,没少给李嗣谦抹黑。

    李嗣谦身为皇储,本就天资平庸,加上受人呵护奉承,根本不知世道险恶,就如温室里的宝宝一样,天真无邪,外加实在,特容易相信人。

    但他本性是极好的,伸手制止了赵飞道:“不可无理,裴国公有伤在身,孤岂会在意这些礼节?”

    宁泽忙道:“太子殿下误会了,并非国公不来接驾,实是这位卫率未等草民说清楚就离去了。我家公子今日一早,即去了长寿坊的仁德药堂。刘老神医现在是公子的主治大夫,每天都要给他施针活血。”

    李嗣谦口上不在意,心底还是有些不舒服的,听了解释,一切释然了,笑道:“原来如此,孤来的真不是时候。”

    宁泽继续作揖道:“要不这样,太子先入府中就坐。在下派人去长寿坊通知我家公子,让他尽快回来。”

    作为管事,宁泽并不清楚裴旻避开李嗣谦的缘由,但是这基本的礼数,他处理的极好,没有给李嗣谦任何坏的印象,影响到裴旻本人。

    李嗣谦略一沉吟,道:“不用了!孤与刘神医也是旧识,这便去长寿坊,顺便拜会刘老。”

    他说着示意赵飞起驾。

    宁泽自不能违背李嗣谦的意思,恭敬的揖身相送。

    目送李嗣谦离去,宁泽立刻找来心腹,让他抄近路去仁德药堂。

    裴旻逃到了仁德药堂,刘神威正与梨老讨论着医术。

    他们这对师兄妹算是对上眼了。

    两人一个精于传统医学,一个精于苗疆蛊医。

    一个有心了解蛊医,将之融入传统医学;一个以未能跟孙思邈学习传统医学为憾。

    他们也都是明白人,深知自己到了一定的年岁,不可能有那个精力去掌握新得东西。

    两人只能彼此配合探讨,以尝心愿。

    “国公今日来的好早!”

    对于裴旻的到来,刘神威明显不是那么欢迎。

    裴旻也知自己打扰了两个医痴探讨人生,惭愧的道:“你们当我不存在,某只是来躲一人,过会儿就走。”

    刘神威也不客气,更没心思了解情况,继续跟梨老说着医术。

    裴旻在一旁听着,对于这方面的知识也不懂,插不上嘴。

    固然知道一些西医常识,可在这个没有西医必备器械的古代,说换血之类的知识,就跟拔苗助长没有什么区别,故而一句话也不说。

    本以为躲在了这里,能够安心的渡过半日,让实在的太子明白,知难而退的道理。

    却不想又得到了宁泽的警告,说太子直接向长寿坊杀来了。

    “……”

    裴旻听了有些欲哭无泪,明白了这太子非但实在,还很执着,无奈的对着刘神威道:“看来这药坊也不是安全之地,我得再找个地方?”

    哪里最是安全?

    裴旻寻思着。

    刘神威这才明白裴旻躲的居然是太子,苦着脸道:“国公何必将麻烦往老夫这小店引?”

    裴旻只能告罪,突然一拍大腿,想到了去处,笑道:“我知道哪里可以躲了,刘神医放心,太子要来,你就说刚刚给我扎了针,不久方刚动身去梨园。嘿嘿,我就不信了,太子有胆子找到梨园去……唉,不多说了,免得撞上,我这就走。”

    他匆匆来,又匆匆走,马不停蹄的就往梨园去了。

    到了梨园,裴旻自然不能说自己的躲着太子来的。

    对于梨园的诸人,他还没有那么熟,一副以乐营将的身份来巡视的架势。

    平心而论,对于乐营将这个职位,裴旻并不在意,相比李隆基这文艺青年,开开心心的当着龟公,裴旻却提不起兴致。

    不过梨园有今日成就,裴旻也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

    尽管裴旻不太管梨园的事情,但是梨园的制度运转都是他拟定的。

    他就如一个工程师,定了梨园舞部的运转轨迹制度,下面的人只要依照制度进行就可以了。

    萧规曹随,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不只是梨园舞部,现在梨园乐部也借鉴了裴旻的制度,培养挖掘新人。

    李龟年的音乐才华自不用说,作为古之乐圣。在歌乐上的天赋,裴旻拍马比及不上。

    可论及制度的规划,全盘的布局,裴旻能甩之十条街。

    事实也证明了,一个好的制度,比一个优秀的人才更加重要。

    李龟年即便有他的两个天才兄弟帮助,乐部的发展势头依旧比不上没有乐营将的舞部……

    李龟年也不得不选择效仿舞部的制度,这才保持者与舞部齐头并进的势头。

    得知裴旻的到来,舞部的副营将张野狐急匆匆出来迎接。

    一路上给他说着舞部现在的情况,介绍了各个部门的运作,说的唾沫横飞。

    裴旻闲着也是闲着,听的特别认真。

    最后说道了人才,张野狐一脸的激动道:“最近梨园来了一位人才,只要给野狐五年时间,野狐有信心将她训练成不逊于公孙大娘的存在……”

    他正说着,裴旻突然嘘了一声,让张野狐别吱声,悄悄往一处花丛走了过去。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