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女儿国
    张野狐一脸古怪的从暗处走了过来,忍不住道:“国公认识这阿蛮?”

    裴旻心道:“久仰大名!”

    李隆基喜好乐舞,人所共知。

    他创建的梨园,汇聚了大唐诸多名家。

    因为皇帝喜欢,盛唐时期宫廷乐舞机构教坊迅速扩大,乐舞艺人多达数万人。

    尤其是梨园名家云集,高手如林。他们精湛的演技以及杰出的艺术活动,激起了当时倾国士女如潮如狂般的热情。

    放眼盛唐乐舞,有四人最为出名。

    其中名气最大的自然是杨贵妃,毕竟她是贵妃,李隆基的心头肉,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存在。

    杨贵妃的《霓裳羽衣舞》,可谓驰名中外。

    但在当时还有三人足以与杨贵妃相提并论,分别是裴旻、公孙大娘以及谢阿蛮。

    裴旻的《满堂势》,电光曜日,气冲斗牛;公孙大娘的《剑器舞》天地低昂,舞动四方;而谢阿蛮的《凌波舞》,若龙宫仙女凌波微步,舞带葳蕤……

    《霓裳羽衣舞》、《满堂势》、《西河剑器》、《凌波舞》也是盛唐最流行的四大舞曲。

    正好分两文舞,两武舞。

    裴旻还记得历史上谢阿蛮初次凌波起舞时盛大的排场:李隆基亲自打羯鼓,杨玉环玉指弹琵琶,宁王李宪也就是将皇位让给李隆基的李家嫡长子,吹玉笛助兴。还有马仙期击方响,李龟年吹觱篥,张野狐弹箜篌,贺怀智拍板……

    不说李隆基、杨玉环、李宪这几人崇高的身份,马仙期、李龟年、张野狐、贺怀智都是当时最顶尖的乐曲名家。

    也只有谢阿蛮的《凌波舞》,才能筹齐这般夸张的豪华的阵容。

    当然这都是以后舞艺大成的谢阿蛮。

    面对张野狐这时的询问,裴旻摇头笑道:“不认识,不过这谢阿蛮挺有意思的,刚刚还向我告状呢,说你不给她吃饱。”

    张野狐一脸苦笑,道:“这丫头,她就是属下之前说的那个人才。是临潼县东北新丰人,自小在舞蹈上别有天赋。给他父亲送到了外教坊习舞,表现的极为优异。国公曾说,梨园以人才为上,舞蹈以天赋为主,让属下多多物色人才,进行培养。”

    “这谢阿蛮就是属下从外教坊抢来的,天赋超然。唯独性子不安分,许是到了长身子的年岁。吃的特别多,还不自控。专挑大鱼大肉,再油腻的食物也照吃不误。”

    “国公也知道,这舞姬最注重身貌,尤其是阿蛮这种类型的,便如汉时赵飞燕一般,轻盈如燕。您能想象一个胖的赵飞燕在他人的手掌上跳舞嘛?”

    裴旻真想象不出。

    其实东方人的审美观都是一样的。

    唐朝以肥为美,但是肥并不意味着胖。

    肥与胖是两个概念。

    唐朝是以面如满月、丰颊秀眉、腰肢圆浑为美,说的正是丰满。

    唐朝遗留下来选宫女的诏书,无不是以“细长白者”为标准。

    可见即便是唐朝,依旧将身形苗条,身材高挑,皮肤白皙这三点为主要审美特点,并非大胖子。

    《凌波舞》裴旻没见过,只是从诗句里听过,但从诗句以及典故遗留下来的只字片语可以看出,《凌波舞》讲究轻盈,大意就是凌波龙女在水上起舞,唯有拥有水蛇腰的女子才能掌控自如。

    谢阿蛮真要吃成一个胖子,那就不是凌波龙女了。

    不是“噗通”的沉入河底,就是靠自己巨大体积带来的浮力浮起来……

    那画面太美……

    裴旻不敢想象。

    来到梨园舞部深处,裴旻顿时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一栋三层高楼拔地而起,外表大红大紫,修葺的美艳绝伦。

    张野狐带着几分自豪的说道:“这栋楼的崖公亲自出资建造的,一共有五十八个演舞场地,能够一次性的容纳六百人同时训练。”

    裴旻听得瞠目结舌道:“陛下可真是大手笔,换做是我,肯定不舍得。”

    只可惜他当时不在,当时他要在,定劝李隆基不这么干。

    历史上的梨园待遇很好,但凡梨园子弟,皆有田有地,生活极其富足,顶尖的那一票人的地位几乎可以与高级官员相比。

    就拿谢阿蛮来说,历史上的谢阿蛮享受的就是正五品官的待遇。

    这梨园越大,反而造成人才的参差不齐,够量不够精。

    限制了发展不说,还给国家带来不必要的消耗。

    现在既然已经建成,裴旻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走到近处,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巨大的牌子,上书“乐容楼”三字。

    张野狐道:“这‘乐容楼’也是崖公亲自命名题字的。”

    裴旻一看就是看出了这是李隆基的字迹,笑道:“乐容曰舞,陛下真是有心了。”

    走进了乐容楼,裴旻让张野狐将所有舞部成员都叫来。

    作为乐营将,裴旻也乘机与自己的手下认识认识,免得舞部两百余人,他只叫得出十几人的名字。

    张野狐让人通传下去。

    一个个闻讯而来的舞部成员汇聚在大厅之上。

    裴旻登时觉得自己仿佛进了女儿国一般。

    从各个训练房间走出来集合的都是莺莺燕燕的花季少女。

    她们衣着艳丽,娇美可人,时不时偷偷瞄裴旻几眼,眼袋桃花,嘴含媚笑,交头接耳的轻声讨论着。

    对于她们,裴旻到没有强求。

    这舞姬不是士兵,不能以士兵的要求规矩对待她们,任由她们评头论足的。

    裴旻本是长安的传奇人物,文武双全不说,还英俊气派,更有诸多情诗传世,正对堂下文艺少女的胃口,一个个都如后世迷妹一般,带着几分花痴的神采,渐渐的从偷偷,改为光明正大了。

    裴旻让她们瞧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问道:“我们舞部都是女的?”

    张野狐轻声道:“原本有十几个男的,但都受不了,退了。”

    裴旻有些理解那些男的感受,一个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对上这一群千娇百媚的女子,能看不能吃,是不如眼不见为净,打量了张野狐一眼道:“辛苦你了!让你照顾她们,诸多不便吧?”

    张野狐轻笑道:“不碍事的,姑娘们都很热心,我们很处得来,就跟朋友一样。”

    裴旻听了这话,不知为何,莫名觉得脊背有些发凉。

    便在这时,方刚有着一面之缘的谢阿蛮“大汗淋漓”的来到了堂前……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