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很是满意
    谢阿蛮刚刚偷吃了鸡腿,今日的训练课程压根就没有练,但为了表现自己的努力用心,这丫头用水将自己的鬓发脸颊都沾湿了,还做出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

    装相十足,演技也到位。

    只是裴旻、张野狐对于谢阿蛮之前所干的事情了若指掌,此刻她装越像,越显得滑稽。

    谢阿蛮显然也瞧见了站在上首的裴旻,以及一旁的张野狐。

    “……”

    一瞬间,谢阿蛮的智商已经不够用了。

    她才十三岁,远没有成年人那般沉稳,惊叫了一声,双手捂着了自己的脸,一副掩耳盗铃的模样。

    谢阿蛮虽单纯却也看出了裴旻的身份,想着自己先前跟裴旻相处的点点滴滴,一抹羞意涌上脸庞,慢慢的张开手指从指缝里“偷偷”眺望,正好对上那啼笑皆非的眼神,吓得手指并了起来,一颗心也七上八下,暗骂自己糊涂:应该早察觉的才是。

    梨园并非没有男人,但是梨园的男性多是皮肤白皙,相貌清秀的小白脸。

    毕竟干这一行的,品相还是很重要的。

    不论是乐圣李龟年还是张野狐,自身的风格皆有伪娘属性,换一身衣服,化个妆根本分辨不出是男是女。

    裴旻却不一样,作为一个边疆大帅,他的男儿气概不输任何人。

    这事后人人都是诸葛亮,谢阿蛮此刻想着“诸多”破绽,肠子都悔青了。

    但念着裴旻诸多英雄事迹,小女孩崇拜英雄的心态又忍不住偷偷的观望,十根手指一张一合的,极是有趣。

    裴旻忍不住暗笑,这个谢阿蛮太有意思了。

    随着人数的到齐,裴旻瞧着一屋子的莺莺燕燕,眼睛都有一种看花的感觉,但他很快就发现了一种情况。

    这一屋子的舞姬多是十八以上的,就跟后世的选美比赛一样,个个都是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佳人。

    只有谢阿蛮一个小女孩,想着先前闲聊时,谢阿蛮透露的想家的念头,心里明悟。

    梨园走的是精英政策,能够进来的都是有着一定能力,取得一定成绩的人才。

    如谢阿蛮这样的天才,可遇不可求。

    除了她,没有多少人,能够在十岁出头这个年纪让梨园破例择取。

    也就意味着小丫头在梨园里,没有同龄玩伴,难怪会露出想家的念头,显然是寂寞了。

    “诸位姑娘们好!”

    裴旻和善的露了一个微笑,跟她们打着招呼。

    在他看来,梨园就是一个玩乐的地方,是所谓的精神粮食。

    裴旻也不想将气氛弄得太僵硬,以轻快的态度面对自己的这一群异样部下。

    两百余舞姬们纷纷回应,娇笑连连,胆大的甚至抛着媚眼。

    整个梨园以李隆基、裴旻为尊,但是李隆基的身份地位太高,舞姬们心中固然有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心思,却也不敢表露出来。

    裴旻却不一样,固然一样有高不可攀的感觉,可不存在危险,也大胆的多。

    裴旻无寻花问柳之心,但让一群千娇百媚的舞姬们围绕,心底还是颇为舒坦的,带着几分飘然的道:“在下诸事繁忙,梨园来得也相对较少。我舞部有今日之盛,也全赖张副营将与诸位的努力,身为乐营将却有些失职。今日招你们聚在一起,一方面是认识一下。另一方面也宣布几个政策……”

    “首先第一点,以后我们梨园舞部将执行访亲制度,你们所有人每一月有一次接受家人来访探望的权力,哪一天,你们自己选择。”

    裴旻话音一落,诸多舞姬先后欢呼起来。

    她们都是花季少女,固然梨园生活富足,但却带着与世隔绝的味道。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能够获得与家人见面的机会,实在是太好了。

    谢阿蛮更是透着惊喜,心底念道:“定是因为自己想家,乐营将才定这个制度的。果然乐营将是个大英雄大好人,张副营将就是个坏蛋……”

    **********

    皇宫,武德殿!

    李隆基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合上了最后一封奏章。

    高力士热心的给李隆基按着肩膀。

    为了照顾李隆基,高力士特别学了推拿手法,技艺相当的高明。

    李隆基舒适的呻吟出声,闭目享受了会儿。

    高力士问道:“陛下可要休息片刻?”

    李隆基答非所问的道:“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高力士应道:“到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太子找了裴国公!”

    李隆基霍然睁眼,眼中瞳孔一凝,带着几分警惕的问道:“太子……他找静远做什么?”

    如历史上的一样,李隆基有情更无情。

    他对他的几位同胞兄弟推心置腹,兄弟情义可谓融洽到极致。

    先天政变也可看出风貌,对付太平公主这个可怕的劲敌。

    五王齐出,兄弟一心。

    但是对于自己的儿子,李隆基却做不到足够的信任,反而有着一丝丝的警惕。

    高力士将怀中的一封信递给了李隆基。

    李隆基取过信来细看,越看越是恼怒,猛然拍案而起,喝道:“这叫什么话,什么是朕事物繁忙,代替朕探望静远,朕还没死呢,太子这是想干什么?”

    这话说的过重,高力士直接吓得跪伏在了地上,一句话也不敢说。

    李隆基胸口起伏不定,反复看着手中的消息,问道:“力士,你怎么看?”

    他自从封高力士大将军之后,一直都很亲昵的叫高力士为“高将军”。

    这时却直呼其名,足见李隆基此刻的心态。

    高力士不能不说,带着几分战战兢兢的道:“陛下息怒,太子年幼糊涂,或许只想为陛下分忧,应该别无他意。”

    李隆基“哼”了一声,对于这种解释,显然不甚满意,说道:“太子确实年幼,受人蛊惑。朕要将太子的大夫、庶子、先马都罢了……一群无能之辈,只会教坏太子。”

    想了一想,又将此事作罢。

    而今封禅在即,实在不易多生事端。

    生气过后,他又忽然笑了起来道:“也委屈静远了,四处躲着太子。从家里跑到了医馆,又从医馆逃到了梨园……现在时间太晚,不然朕真想去梨园陪静远一同玩乐。”

    很显然对于裴旻东躲西藏的举动,这位李家三郎很是满意。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