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刺骨寒意
    裴旻一个“访亲制度”,已经吸引了众舞姬的好感。

    接下来他又颁布了几项福利,增加舞姬们的归属感,引得众人连连欢呼。

    紧接着裴旻欣赏了舞部新编的舞蹈。

    因为裴旻的身份特殊,今天又给她们带来了莫大的好处,一个个的舞姬表现的极为卖力。

    这里绝大多数的舞姬都是现在,唯有谢阿蛮才是未来。

    对于这个未来,张野狐极为重视,也是因为太重视了,才对谢阿蛮管得特别严苛。

    以至于给小小年纪的丫头带来了逆反心里,将之视为坏蛋敌人了。

    对此裴旻特地跟张野狐商量了一下,开门见山的表示张野狐这种管教的方式不够理性。

    “棍棒之下出孝子,严师之下出高徒!这话又对,也不对!”

    口才向来是裴旻的长处,在朝堂上他就以能说会道而出名,应付一个张野狐那是绰绰有余的。

    “对付不同性格的人,要用不同的方法。因材施教,才是最正确的方法!有些人就不适合特别对待,就如性格偏激逆反之人,越是严苛,越是强迫,越是激发她的逆反性子。阿蛮年纪小,性格单纯天真。对于这种小丫头哄比骂更惯用。关怀比严苛,更有效果!”

    “对于这种涉世未深的小丫头,该哄则哄,该纵容包庇的时候,就好好包庇。只有让她觉得你好,她才会听你的。而不是成为她的敌人,让她讨厌你。小姑娘不喜欢你,自然就不会听你的。”

    这一番话说的张野狐连连点头。

    张野狐心底的郁闷也在此处。

    放眼整个梨园舞部,他对谢阿蛮最是用心,最是关怀,结果没有得到回报不说,还受到了对方的讨厌。

    这让感情细腻的张野狐很是受伤。

    听到裴旻这番分析,也觉得是自己的方法用错了,苦着脸道:“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裴旻如实道:“现在那个小丫头很讨厌你,想要她对你改观,那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他略一思索,笑道:“不如这样,索性一错错到底。我们来一个双簧,我装红脸,你装黑脸,双管齐下。小丫头现在或许不懂,等过几年懂事了,就能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了。”

    张野狐道:“也只有如此了!”

    当即裴旻让张野狐将谢阿蛮叫了过来。

    谢阿蛮很是拘谨,恭恭敬敬的说道:“阿蛮拜见乐营将,副营将。”

    她低怂着脑袋,头都不敢抬。

    裴旻笑道:“怕什么,我又不是大老虎,不会吃了你,刚刚还不是聊得挺愉快的?”

    谢阿蛮战战兢兢的抬起了头,撇着嘴,带着几分委屈的道:“那时又不知你是乐营将。”

    裴旻道:“现在知道也不迟,刚刚跟张副营将说过了。以后你的膳食会得到提升,有鱼有肉,跟其他人一样,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吃鸡腿了。”

    “真的?”谢阿蛮兴奋的抬起了头,那圆圆的大眼睛里满是欣喜瞧着裴旻。

    “当然是真的!”

    得到确认,谢阿蛮高兴的跳了起来。

    “不过!”裴旻续道:“别高兴的太早了,这是有条件的。你多吃一个鸡腿,就得额外多练习小半时辰的舞蹈,免得你变成一个小胖妞,跟球一样。我可不想看见漂亮的小蛮,变成一个小胖妞。”

    谢阿蛮愣了一会儿,眼睛渐渐弯成月牙,然后带有着几分得意偷偷笑了起来。

    “没那么漂亮啦!”开心地摆摆手,小丫头故作无所谓地说道,随即又特别认真的道:“乐营将放心,阿蛮很喜欢跳舞,不会变成小胖妞的。”

    谢阿蛮这小孩子的心太好懂了,张野狐在一旁看的瞠目结舌,自愧不如。

    自己用了两年都没有得到这谢阿蛮的笑脸,这才多久,小丫头就让驯服了?

    张野狐心里很不是滋味,让谢阿蛮跳一支最拿手的舞蹈。

    谢阿蛮脸绷得紧紧的,对着张野狐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向着裴旻甜甜一笑,当即跳了起来。

    谢阿蛮年纪不大,论及舞蹈水平只能算是可圈可点,技术一方比不上之前那些经过多年苦练的舞姬。

    但是她跳的极为灵动,欢快的就如一只燕子,纵情飞舞,柔软的舞姿,轻盈的舞态,似空中浮云,又似晴蜒点水。

    裴旻对于舞蹈有着一定研究,看得出来谢阿蛮确实是此道天才。

    裴旻忍不住夸赞了几句。

    谢阿蛮双手捧住脸颊,嘴角弯弯翘起,一边脸红,一边满心窃喜,作揖下去了。

    裴旻在梨园待到黄昏。

    他第一时间还不敢回府,小心翼翼的在门口瞧了瞧,确定李嗣谦这个实在太子没有傻乎乎的在府中等他,这才放心的走进府邸。

    当天夜里,裴旻又去了隔壁孙府,询问公孙幽调查的情况。

    只是一日,公孙幽也没有新发现,孙周与京兆府亦没有特别的消息。

    两人只是聊聊家常,述说钟情,各自休息去了。

    许是因为知道了他们的关系,公孙曦很知趣的一早休息了,并未打扰他们。

    翌日,裴旻在府中呆的无趣。

    这也是身居高位的坏处,需要办的事情都由手下去处理,自己只能干等着消息。

    在公孙幽、孙周或者京兆府没有确切的动向传来,裴旻就算有力都无处使。

    念及此处,裴旻忍不住想起娇陈来。

    要是她在,自己便可以另外一个身份去调查情况。

    看了会儿书,裴旻担心太子李嗣谦贼心不死又找上门来,索性出了门找刘神威让他给自己针灸。

    梨老也再一次施展了草蛊之术,帮助他复骨筑筋。

    出了仁德药坊,还是正午时分。

    裴旻想了想,再次来到了梨园。

    在太子李嗣谦没有打消见自己的念头之前,梨园是他唯一的安全之所。

    李嗣谦的胆子再大,也不敢来他父亲李隆基掌控的梨园。

    这一次裴旻没有召见任何舞姬,而是找了一个安静的房间,独自练着书法。

    这不过一个时辰,裴旻突然得到李隆基也来梨园的消息。

    略一惊愕,裴旻赶忙过去迎接。

    “见过陛下!能在这梨园相会,实是有缘。”裴旻作揖问好。

    李隆基摆手道:“什么有缘,朕是专门找静远来的,昨天你躲来躲去的,辛苦了。”

    李隆基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让裴旻蓦然生出刺骨寒意。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