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扭着屁股的李隆基
    裴旻来到近处,收起了笑脸,一脸心疼的道:“疼吗?”

    谢阿蛮本来有些火气,但对上裴旻那心疼的眼神,委屈的点了点头。

    “我帮你揉揉!”

    裴旻说着拉开了小姑娘的手,熟练的给他捏揉活血。

    这久病成良医。

    裴旻右手中箭,动弹不得。但是手臂若长时间不活动,会有诸多的后遗症。

    为此娇陈特地学了捏揉手法,在凉州的时候每天都为裴旻捏拿。

    裴旻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会试着捏一捏。

    固然两者受伤的方式不同,但本质却是一样的,都是以活血为上。

    “好了点没!”裴旻问道。

    “还是疼!”谢阿蛮泪眼汪汪的。

    裴旻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小七小八,心底一阵犹豫,但见谢阿蛮可怜兮兮的模样,想着她这一撞解决了自己心中的大问题,左右见四周无人,“呼呼”的吹了两下,道:“这样好多了吧?”

    “嗯!”也不知是心里问题,还是什么,谢阿蛮竟然真的止住了眼泪,不哭了。

    裴旻心道:“这对付小孩,果然还是小孩的方式管用!”

    扶起了谢阿蛮,裴旻又劝慰了几句,往大殿走去了。

    这了却了心事,裴旻也不再浑浑噩噩,精气神十足。

    李隆基见裴旻绕着回到自己的位子,笑道:“去的可真够久的,朕都吃饱喝足了。再不回来,都要让高将军寻你去了……”

    他是皇帝,那种话说不出来,但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裴旻一脸尴尬,心底打定主意,以后说什么也不去茅厕思考人生了。

    李隆基挥手让众歌姬舞姬都退下去,说起了正事道:“静远,朕今日找你,除了喝酒,还有一事,想问问你的意见。”

    裴旻起身道:“陛下请讲。”

    李隆基道:“最近朝堂上多再商议封禅一事,诸多事物,一一定下。唯有亚献人选,一直在商讨。在朕心中,这亚献人选非静远你不可,但满朝文武却无一人举荐,朕也不好厚此薄彼。”

    裴旻忙道:“陛下照拂之心,臣感激不尽。但亚献之选,臣万不敢当。臣是外臣,戍守边疆,得陛下器重,手握重兵。与我大唐一朝,以是前无古人。亚献兹事体大,真要有人举荐臣,臣利马得冲到他府上去质问他为何将臣置于油锅上烧烤。”

    李隆基眼中透着一丝赞许,他这话固然是真心所想。

    满朝文武,裴旻确实是最有资格也是功勋最为卓越的一个,但裴旻真有此心,与朝中诸多大臣一样,为了求名而争取这亚献之位,却不为他所喜。

    亚献对一个臣子的名望提升太大,也太过重要。

    尤其是封禅的亚献……

    要不然当年武则天也不会费尽心思的更改祖训,亲自负责亚献之礼。

    而今裴旻手握重兵,风头一时无两,要是再行亚献之礼,那名望之高,可就有喧宾夺主的味道了。

    裴旻懂得急流勇退,将别人视为必争之物的亚献视为油锅。

    这政治觉悟,让李隆基很是欣赏,佯怒道:“你这是什么话,适合就是适合,哪有什么‘油锅’一说。不过你既不愿,朕不强求就是了。”顿了顿道:“那你说亚献的人选,以何人为好?”

    裴旻笑道:“依照古制,以庙堂上功劳最大则优选。臣一外臣,哪里知道谁的功劳最大?陛下英明神武,赏罚分明,心中自有合适人选,臣等着陛下圣断便是……”

    真要他选,他肯定选择宋璟或者姚崇。

    姚崇治世,宋璟治吏。

    大唐有今日的盛世,这两位宰相的功劳是无人可比的。

    只是如今他们一个已经给贬黜出朝廷,一个还不知能当多久的宰相。

    至于其他人,固然有功,但与姚崇、宋璟相比,却要逊色许多。

    裴旻知道就算自己提议姚崇、宋璟,也只是多一个参考人选,他们未必就能当上,还会得罪其他人。

    与其这样,不如中立处事,各不相帮,任由李隆基自己头疼去。

    李隆基将球踢给了自己,笑了笑,说了一声:“你呀……”也不说了。

    他长身而起,道:“朕今日兴致颇高,露一手给静远悄悄。”

    他手一挥,叫来了李龟年、李彭年、李鹤年三兄弟,再加上贺怀智。

    李隆基亲自打着羯鼓,李龟年吹觱篥,贺怀智拍板,李彭年、李鹤年一个弹琴,一个击方响,组成了一个临时乐队。

    羯鼓在这个时候号称八音之领袖,李隆基充当乐队队长,忘情的拍着羯鼓,还扭着小屁股,屁颠屁颠的乐呵着。

    那里有半点帝王风范,简直就是一个文艺青年,要是将他的头发竖起来,那就是杀马特般的文艺青年。

    裴旻看的啼笑皆非,不住的拍掌大笑。

    也只有在醉心音律的时候,李隆基才会这般毫无顾忌的放纵自己。

    裴旻看着李隆基突然想到了历史上的杨玉环,心底念道,“历史上李隆基如此钟爱杨玉环,固然有倾国倾城的原因,志同道合怕也是关键吧。”

    他还记得历史上李隆基也因娇陈独步天下的琴艺,不在乎当时的她已经嫁人有心求娶,只是为娇陈拒绝了。

    裴旻见高力士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的站着,向他招了招手。

    高力士轻步走到近处,笑道:“国公可有吩咐?”

    裴旻轻声道:“高内侍,不怕跟你说实话,今天可将我吓的半死,脊背都冒出冷汗来了。”

    高力士眼角透着一丝微笑,奇怪道:“国公何出此言?”

    裴旻道:“内侍休要装糊涂,陛下大意,不曾察觉。某真不信,你看不出来。”

    高力士默认道:“那国公是想开了?”

    裴旻毫不犹豫的道:“自然想开了,这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裴旻行得正站得直,又何惧背后多一双眼睛,只是突然察觉,有些坐立不安而已。”

    高力士笑道:“这便是了。国公只要知道陛下非常相信国公便可。其他的又何必明白,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反而不好。还不如装傻呢!”

    “受教了!”裴旻慎重的说道,高力士虽未言明,却也印证了他想,慎重道:“得高内侍这一席话,裴旻谨记在心,不敢忘却。若有用得到在下的地方,内侍尽管直言……”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