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作客高府 国姝吕氏
    裴旻想到的人正是裴行俭的夫人华阳夫人库狄氏。

    库狄氏可不仅是裴行俭的夫人那么简单,这个来至于西域的胡女,有这超凡的才智,深受当年武则天的器重,给封为御正。

    御正职责主要是起草诏令、参与决策,相当于中书监,地位与上官婉儿是平起平坐的。

    武则天以政治手腕称雄于世,库狄氏跟着学习了那么久,不说多,只要有个三四成本事,足以帮自己大忙了。

    他并不急着去找库狄氏,知道了青龙的各种内幕,裴旻行事也越发的谨慎。

    在没有应对方法之前,不给对方可趁之机,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方是上策。

    接下来的两天,裴旻不是在府中静修,便是去梨园欣赏歌舞。

    直至第三日,裴旻前往高力士的府邸赴约。

    高力士住在长安兴宁坊。

    兴宁坊又叫诸王坊,这里住的几乎都是皇亲国戚,是当时皇子集中居住的地方,有十六名王爷居于坊内,也称十六王宅。

    高力士住在兴宁坊,也见他的地位确实非同凡响。

    裴旻来到高力士府邸长街,街道上的冷清让裴旻颇为意外。

    关于高力士的“传奇”,裴旻也听过不少。

    高力士一年差不多三百六十天住在皇宫里,唯有个别几天能够回府。

    这高力士一回府休息,官场上大小人物莫不如闻到腥味的猫涌上来,抓着难得的机会献殷勤,整条大街都会给堵满。

    在一年前,高力士修了一口大钟,宴请公卿,规定击钟一次须纳礼钱十万,谄媚他的人多至二十杵,少者亦至十杵。

    一个宴会就能赚千万钱……

    还以为能够见识见识门庭若市的景象,却不想整条长街竟无一人。

    别说拜访者,就连送礼物的都不见了。

    裴旻满心奇怪的来到了府前,让人敲开府门,呈送拜帖。

    府门大开,迎面走上来的并非是门房而是高力士。

    “高内侍!”

    裴旻心底恍然,忙下马上前打着招呼。

    高力士出门来迎道:“国公来访,蓬荜生辉,请进。”

    裴旻左右一见,高力士的豪宅,比周边的王侯府邸豪华高大的多,大笑道:“内侍这可不是蓬荜,听说高府有一山茶花园,里边有这天下所有的山茶花品种,美不胜收,今日可要好好观赏。”

    高力士笑道:“那巧了,某就是在茶园请国公叙旧,让您鉴赏鉴赏新品种。在种茶花一道,某敢说当今世上无人比得上我夫人。”

    说道自己的老婆,高力士是一脸的自豪。

    裴旻也颇有兴趣,要知道历史上对高力士的老婆用的可是“国姝”二字形容的。

    《诗·邶风·静女》写道:“静女其姝”。

    自古“姝”意味着美女,国姝几乎就是国花的意思。

    裴旻亦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给尊为国花。

    高力士领着裴旻在府中行走。

    裴旻发现高力士府邸的占地面积不亚于他的裴府,里间的陈设更在之上。

    果然是土豪!

    裴旻心底感慨。

    其实裴旻平时不在乎这些,他真正的资产比高力士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名动天下的洮石就是他垄断的,可谓日进金斗。

    还未抵达茶园,裴旻已经闻到山茶花特有的清香。

    前走十余丈,来到了高府茶园。

    入眼便见一个山丘,成片的山茶花遍布山丘之上,争奇斗艳。

    裴旻并不懂茶花,但是基本的审美眼光还是用的。

    山茶花以种类繁多着称,而这茶园里的山茶花包罗万象,不同的种类,不同的颜色,一眼望去有十数种之多。

    它们相互穿插在一起,却不给人繁杂的感觉,就如一副画卷一样,让人心旷神怡。

    “如何?”高力士颇为自得的说道。

    “太壮观了!”裴旻如实道:“我不懂山茶花,却也可以感受到此间主人的用心。”

    这别院用山茶花点缀成花海,不止需要投入大量的财力物力。若没有主人的细心呵护,也做不到这种奇景。

    高力士道:“国公可知这茶园,您是第一个踏足此间的外人。”

    裴旻忙道:“三生之幸,我夫人对于花草也颇为钟爱。不知日后可否也让她一睹此间风采。”

    高力士一口应诺,不止如此,甚至还道:“高府大门永远为国公而开,即便某不在府中,国公亦可领着夫人前来。”

    裴旻赶忙道谢,心底却莫名古怪,暗忖:“这是真话,还是客套话?听起来不像是客套话,你明明有了家事,还叫我来,就不怕脑袋上多点绿。”

    顺着小道,从花丛中向上而行,裴旻发现整片山丘的土地都有些异样。

    高力士道:“这每一粒泥沙泥土都是从苍山洱海运来的,那边是山茶花的故乡。那里的泥土,最适合这山茶花的培养。”

    裴旻完全服气了。

    李隆基为了杨玉环,万里送荔枝。

    高力士为了他的夫人吕氏,竟然万里送泥土,而且数量还不少。

    一直深入山茶花丛,裴旻在高力士的带领下靠近了花丛中心的亭苑。

    亭苑中心有一女子正在上下忙活,拨弄着火炉烧着开水。

    裴旻神色一怔,那女子斜对着他,只能见到侧面,可仅看侧面已经展露了那不亚于娇陈的姿容。

    对方的身份,呼之欲出。

    来到近处。

    女子也发现了他们,迎了上来。

    裴旻从见女子正面姿容,忍不住赞叹一声“国姝”二字,她当之无愧。

    女子有着一张特别精致的俏脸,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微现梨涡,真是清秀无伦。

    吕氏的美不同于娇陈,精通文学六艺,有若水中莲一般,拥有大家闺秀的气质,也不像公孙幽那般恬静睿智,似桂如兰,但却有一种小家碧玉的感觉,秀而不媚,清而不寒,仿佛是这一片山茶花孕育的精灵,生机无限。

    高力士先一步介绍道:“这就是我夫人,吕氏。夫人,这位就是您的恩公,裴国公了!”

    裴旻大感意外,不知如何开口。

    吕氏盈盈一拜,脸上飘着几缕微红,轻声细语的道:“见过恩公!恩公不必奇怪,您公正英烈,救人无数,微末小事,自当不记于心。但点滴小事,与在下而言,却同再造,不敢忘却。”

    原来当初吕氏随着父亲吕玄晤进京考科举。

    红颜祸水真正的解释是祸水红颜。

    吕氏无辜,但她的容貌却是一切灾祸的根源。因风华正茂,受到了京中官员的逼娶。

    吕玄晤给诬陷下了大狱,吕氏求告无门,正好当时裴旻弄出了匿名检举制度。

    吕氏鼓起勇气便弹劾了那个官员。

    最终还了吕玄晤的清白,吕氏也渡过危难。

    裴旻听吕氏提起此事,隐约记得有这么一件事情,只是当时他在处理杨矩卖国案件,没有亲自负责,而是让自己的属下接管了这个案子。

    “原来如此!”

    裴旻笑道:“在其位,谋其政,这是份内之事,当不上恩公一说。”

    高力士邀请裴旻入座。

    吕氏为他们上茶。

    裴旻有些拘谨。

    高力士道:“国公不比如此,吕氏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不喜欢受人伺候,诸事都是自己动手。这整个山茶园,两千多株茶花,每一株都是吕氏亲手栽种,亲自照顾的。某心疼她,让她招些下人帮着照料。她却嫌弃下人什么也不懂,笨手笨脚。”

    他的语气有些自傲,但说话却显得有些生分,有种相敬如宾的感觉。

    裴旻左右看了一眼整片山茶园,由衷的说了一声:“佩服!高夫人不图富贵享受,以辛劳自娱,令人激赏,刮目相看。”

    吕氏忙道:“奴奴可当不得国公这般赞美,只是喜欢而已。”

    裴旻听着吕氏自称“奴奴”心底有些小小的别扭。

    “奴奴”一般是妇女的自称,但吕氏嫁给了高力士,却可用奴奴自称,但又如何从少女过渡到妇女?

    不过裴旻也看的出来,高力士很宠她,作为外人自然不好追究细节。

    裴旻接过茶杯,掀开茶盖,一股清香扑面而来,看着茶碗中的花瓣,略微一怔。

    高力士笑道:“国公好薄荷茶,人尽皆知!今日不妨换换口味,这是吕氏亲自栽种的茶花茶,你尝尝味道。”

    裴旻亦道:“我这爱好,人尽皆知,不管去哪作客,只要上茶,必然是薄荷茶。这首次不同,还不习惯了!”

    唐朝原本唯有蜀中西有饮茶的习惯,是裴旻好茶,带起了整个大唐饮茶待客的风气。

    裴旻细细品尝,茶水中也加了一点点的薄荷,有着薄荷的清凉,还有这山茶花的清香,只是少了茶叶苦尽甘来的感觉。

    论及味道,比之茶叶更好入口,更好喝。不过还是茶,对他胃口,个人喜好习惯,不会因此改变的。

    但此刻他也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夸赞了番。

    吕氏似乎很是高兴。

    裴旻与高力士喝茶,聊着长安的事情。

    他们这一次相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单纯的联络感情,就如后世聚餐一样,没有什么正事,瞎比乱吹。

    裴旻一度想着自己要不要将青龙的事情跟高力士说说。

    略一沉吟,还是决定不说为好。

    跟高力士说了,等同跟李隆基说一样。

    青龙是李隆基暗中安排的眼线,可谓藏的彻底。

    自己一个外臣,连这细末的东西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谁能保证李隆基不多想?

    而且李隆基对于姜皎、李令问、崔澄的信任不亚于自己。

    一方面可能打草惊蛇,另一方面,等于是公开宣战姜皎、李令问、崔澄他们其中一人。

    不管是成是败,对自己都无好处。

    尽管他问心无愧,可是在政治场上最先陨落的往往就是问心无愧的忠义之士。

    能够置身事外的打赢这场仗是最佳的选择,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能正面相对。

    喝了茶,高力士先领着裴旻观赏了山茶花,又找来围棋手谈对弈。

    高力士的棋艺绝佳,裴旻曾经领教过,下的特别用心认真。

    裴旻善于布局,不管是战场还是棋盘,他的大局观极好,能够掌握局面的主动。

    但是高力士细节把握的妙至毫厘,与裴旻的风格正是相生相克。

    两人的棋艺输赢在五五之间,胜负取决于一子半子。

    许是因为水平相当,他们下的尤为认真,第一盘棋牛刀小试便下了一个时辰。

    第二盘更是从午边下到黄昏,中饭也顾不得吃,全靠吕氏精心准备的茶点,尤未分出胜负。

    “我输了!”高力士将双手一摊,认输了。

    裴旻道:“算是和局,还未到分胜负的时候呢!”

    棋局还有的下,目前他是领先一目。

    弈棋之道,不到最后一刻都有可能,领先一目算不上什么优势。

    高力士道:“我可专门为国公准备了美酒,保证国公未品尝过,只是不知国公能喝几杯。”

    裴旻不服了,道:“内侍说什么都行。说酒,几杯,也太小觑我裴旻了。”

    高力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裴旻也顾不得棋局,大步便走。

    来到一间雅居,侍女已经在堂中烧着美酒了。

    闻着酒香,裴旻道:“中山冬酿!”

    高力士道:“国公果然是好酒之人。”

    裴旻道:“天下烈酒,莫过于冬酿。但是想要凭借中山冬酿,将在下醉倒,内侍可是失算了。”

    中山冬酿是中国记载最早的白酒,在春秋时期,以名扬于世,更有千日醉之说。

    古代流传的千日醉,说的就是中山冬酿。

    两人入座。

    侍女分别给裴旻、高力士倒满了酒。

    在喝之前,高力士笑道:“事先说明,某这酒是杜康,这中山百年陈酿,某三杯就倒,可没法与国公共饮。”

    裴旻还真没喝过百年的中山陈酿,听他说的悬乎,兴趣大增,说道:“我不管内侍喝什么酒,反正喝不过我!先干为敬……”

    迫不及待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一股火辣辣的感觉直上肺腑,瞬息之间,心肺如火烧一般。

    “好酒!”

    裴旻回味了一下,与他以往喝过的中山冬酿味道有些偏差,但感觉远胜中山冬酿,烈性十足,几乎不亚于后世的白酒。

    高力士连连相劝。

    裴旻放开了吃喝,还未尽兴,一股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有些燥热,还有些摇摇欲坠。

    “什么情况?”

    裴旻忍不住瞪圆了眼睛,这酒真的如此厉害?

    念头闪过,人已经倒下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