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四个问题
    岭南,冯家?

    梨老的话让裴旻神色一凝。

    冯家在岭南百越曾经是显赫的望族,也是有大功于天下的一大家族。

    这说到冯家就不得不说冼夫人。

    冼夫人是广东高凉人氏,家族世代是南越的首领,占据山洞,部属有十余万家。她自幼贤明,多谋略,在娘家时,已能约束部下,行兵布阵,镇服百越。后来嫁给了高凉太守冯宝,两家合一,统帅岭表一地。

    因冯宝意外去世,冼夫人以女子之身,扛下了南方大权,不但恩惠遍及百越,护着华夏南边疆土太平,还心怀忠义。大权在握,却不裂土不封王,极力维护国家统一。

    隋朝结束南北朝分裂之后,冼夫人毫无条件的交出了大权,促成天下一统。

    也因如此,后世的周总理称呼冼夫人为“中国巾帼英雄第一人”。

    冯家也因洗夫人的功绩,在岭南一代根深蒂固,直到武则天时期,岭南流人谋反案发,冯家人莫名受到牵连。

    冯家因此凋零,冯家的后代冯元一被阉割,被岭南讨击使李千里进奉入宫。

    冯元一为宦官高延福收为养子,改名高力士。

    自己并未说从何处来,梨老并不知自己昨天去了高府作客,却说出了“岭南冯家忘忧草”,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裴旻问道:“忘忧草是什么东西?”

    刘神威也感兴趣的看着梨老,他的长处是治病,对于各种奇门药物显然比不上梨老这位出生于湘西苗寨的巫蛊师。

    但孙思邈号称药王,对于天下百草多有涉猎。

    刘神威也从恩师遗留下来的手札中,读过忘忧草的记载。

    梨老道:“那是百越深山特产的一种草药,一直为冯家占据控制,也只有他们知道栽培之法。后来冯家为武后所灭,忘忧草仅余少量分布在百越山林中了。忘忧草并没有毒性,也没有什么副作用,只是能够让人短时间内沉迷不醒。我苗寨镇痛蛊的药引就有忘忧草,接触过不少。老身或许可能闻错,但小乖的鼻子是我们常人的数倍,不会错的。”

    刘神威接话道:“用我们的话来形容是迷药,但比常见的蒙汗药要高明的多,不易为人发现。”

    裴旻有些傻眼了,实在想不透高力士为何这么干,自己似乎除了有些怕冷畏寒,没有什么异样,将情况说明。

    刘神威道:“这纯属正常,忘忧草性寒,现在天气渐凉,寒上加寒,身体抵御不住,并不意外。我给国公开一个驱寒药汤,保管药到病除。只是忘忧草稀少极不易得,国公给人灌了忘忧草,定有用意。这东西一般是下三滥用在女子身上,国公一个大老爷们,倒也稀奇。”

    裴旻听到这里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想起了后世,诸多菊花不保的哽,心底有些拔凉拔凉的。

    但念及是高力士,登时舒心了,就算他有心也是无力呀。

    带着万千疑惑,裴旻让刘神威给他针灸调理了右臂,又喝了驱寒药汤。

    这一碗热乎乎的汤药下肚,裴旻身上的寒意也随之消散。

    带着满心的迷茫,裴旻回到了裴府。

    高力士已经回到了皇宫,诸多疑问也得不到解释。

    “等有机会,与高力士再会时再说吧!”

    裴旻心底如此念着,回到了府邸,还未走进大堂,宁泽已经迎面而来,从怀里取出了一封信,递给了裴旻。

    这封信是昨天送到的,因为裴旻不在府邸,他一直贴身收藏,甚至一夜未睡,就怕出个意外。

    裴旻一看信封落款有个裴字,便知信是何人所写了,收入怀中,回到了书房。

    检查了一下封泥,确定完好无损,裴旻这才将信封里的信件取出来,足足有六大张。

    如他想的一样,这份信是裴行俭的夫人库狄氏所写。

    裴旻不想牵扯太多,也不想惹人注意,用了最原始的方式信件交流。

    相比他亲自前往,信件才是最隐秘的,只要操作得当,烧毁及时,通信是最绝密的方式。

    坐在位子上,裴旻看着库狄氏给他的信。

    只是看了一个开头,裴旻立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姜是老的辣。

    库狄氏这开头的第一段就连续问了是个问题,让裴旻正视自己的身份。

    他是谁?

    身份如何?

    地位如何?

    受宠如何?

    这四个问题很简单,可却点破了迷雾的关键。

    他是裴旻!

    是大唐势力最强的边帅,大唐唯一的两镇节度使,手握十五万大军!

    地位整个朝廷几无相比者,几位宰相也唯有宋璟能够相提并论,其他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至于受宠,除了高力士不敢比,其他人,裴旻还真不虚。

    就他这样的人物,别说是犯小错。

    即便现在走出去,在大庭广众之下,杀几个无辜的路人,都罪不至死。

    充其量就是下狱关几天,意思一下,有机会有借口就无罪释放了。

    就如当年侯君集一样,侯君集率兵攻取高昌,但因私利作祟,在未奏请的情况将一些没有罪的人发配,又私自将高昌国宝物据为己有,令得麾下兵将四处劫掠,造成极大的影响。

    可是中书郎岑文本以为侯君集是功臣大将,不能轻加屈辱,令之无罪释放。

    在封建社会,很多时候,就是如此现实。

    就凭裴旻的功绩、地位、身份以及受宠程度,只要他不弄得天怒人怨,杀个把无辜的人,犯些过错,根本就不是事。

    当年的王毛仲也是如此,他将天子禁卫练成弱鸡,亲信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围堵有功之将,结果几百人打不过四人,闹出了天大笑柄,都未受怪罪。

    足见这世间根本没有什么公正可言。

    或许如传言的一样,“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只会迟到……”

    可迟到的原因大多都是主人自己太作……

    对付他这样的人物,小打小闹就跟挠痒痒一样,大打大闹都要不了他的命。

    只有将天捅破,让朝野震惊,让李隆基动了必杀之心,才能影响到他的存在!

    库狄氏这几个问题,已经分析出了青龙即将采取的手段。

    对方能够采用的招数唯有变节,谋反,也只有威胁到李隆基的皇位,才能让李隆基对之痛下杀手。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