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老而弥坚
    接下来的书信里,库狄氏围绕长安的政局给裴旻做了详细的介绍。

    信中明确的写道:“陛下英明神武不亚于太宗,但真与太宗相比,却有天壤之别。”

    “太宗并非完人,然他能克制自己。而今陛下却做不到,对于自己人,他信任过度。对于外人,视如工具草芥。率性而行,不喜他人违背自己意愿。而今宋璟、苏颋二人,因武婕妤一事,已惹陛下盛怒。只是时机未到,未及处置。一但张说于朝中站稳。宋、苏二人必为陛下迁怒,从而清除出朝。”

    “国公不凡且看,此次东去封禅。宋、苏二人定不为同行,张说为亚献者。待陛下回朝,不月余,宋、苏二人定获罪罚。”

    裴旻看到这里,有些漠然以对。

    不得不说库狄氏分析的太有道理了。

    李隆基就是一个矛盾体,他有着明君的贤明,却也用昏君对宠臣的放纵,对于功臣的排挤不信任。

    他能够提拔王忠嗣、哥舒翰、高仙芝、封常清、姚崇、宋璟、张九龄这一票文武重臣,也能会听信李林甫、杨国忠、边令诚等奸佞的话,自毁栋梁。

    造成了安史之乱,一边倒的景象。

    裴旻继续看了下去。

    “陛下是多情之人,又是无情之辈。对于他认可之人,盲目信任,视之若珍宝。对于不认可之徒,视只如草芥,弃之如敝履。国公能成为陛下认可之一,实是莫大幸事。”

    为了表明自己此话的正确,库狄氏还在信中举了一个例子。

    例子还是王毛仲。

    王毛仲与典掌万骑的葛福顺结为儿女亲家,势力胶固,相互依仗,掌握皇宫大半兵权。

    吏部侍郎齐澣劝说李隆基“顺典禁兵,不宜与毛仲为婚。毛仲小人,宠过则**,不早为之所,恐成后患。”

    此事王毛仲并未受到任何异样,齐澣却给李隆基问了罪,说他离间君臣关系。

    吏部侍郎,吏部第二把手,就这么让李隆基赶出了朝堂。

    裴旻继续看下去。

    “当前之势,并未了结。只因封禅大典,更为重要,压下了后宫之争。一但封禅结束,必然旧事重提。而且王皇后必败无疑,作为一个女人,完全失去了丈夫的信任器重,又无子嗣护卫。陛下是不会对他容情的,只待他清洗了宋璟、苏颋,令其他宰相主政,即会行动。”

    “是以当下大事,唯封禅、王皇后,武婕妤之争,能够威胁国公。”

    “阻碍封禅,与国公并无任何利处。老身认为,他们因不至于此事上大费周章。”

    “王皇后,武婕妤之争是陛下心病。”

    “此事也无任何公理公道可言,谁占王皇后这边,即是陛下的敌人。恰恰令堂与王皇后关系匪浅,细细说来也算是老身之过。若无老身奔走举荐,令堂未必能在诰命妇人中左右逢源。”

    裴旻当然知道这跟库狄氏无关,真正要分个因果,他才是主要关键。

    “若老身作料不差,对方定在此事上做手脚。”

    “王皇后给置疑的关键是‘符厌事件’,而今国公却因廖家人与巫蛊有关联。换做是老身,必将两件事情混为一谈。”

    “国公且想一想,王皇后以符厌害陛下未成,国公又与巫蛊师往来密切。以此诬陷国公有谋害陛下之心,与皇后串通一气,意图弑君,把持朝政。”

    “国公莫要觉得陛下对您盲目信任,便觉一切无畏。皇家人最是无情自私,而今太子年幼,您大权在握,兵马离关中最是接近。一但关中异样,陇右军可直入关中勤王,左右局面。面对种种虚构的事实,哪怕只有一星半点的怀疑,他都不会冒险。”

    裴旻打了一个寒颤,一股寒意直入脊背。

    很多事情,他再有一点察觉,总觉得梨老的出现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如今看来,对方是为了对付他而埋下的杀手锏。

    细细一想,却有觉得不对。

    对方用廖家十虎的时候,他还不知长安的情形了。

    思量半响,裴旻心底明悟,念道:“定是如此了!”

    对方用心歹毒,他们对于廖家十虎以及梨老儿子的身份了如指掌,将梨老引来,对付的不是自己,而是王皇后他们。

    以符厌、巫蛊来佐证武婕妤的冤枉。

    他们要帮着李隆基将武婕妤从冷宫里救出来,从而邀宠,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以获得更多的利益。

    自己因为封禅突然就从凉州杀到了长安。

    这一步他们显然预料不到,他们已经从截取的书信中知道了自己与公孙姐妹的关系,知道他们欺负了自己的老婆小姨子,定会受到反击。

    面对这种情况,索性将自己一并拖下水,玩一波大的。

    富贵险中求。

    要是能够依据扳倒王皇后,扳倒他这个手握十五万大军的镇边大帅,他们青龙就可谓一战成名了。

    如果真是这样,梨老与剩余的廖家人,真的是一枚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将她炸的体无完肤。

    “需不需要全他们离开,返回湘西?”

    裴旻自语着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左右渡步,脑中不断思考。

    “不,不行!一但他们走了,贼人定会惊觉,从而潜伏下来。我不能在长安久待,此次不将他们一网打尽,未来必成祸害。无论如何都要在封禅之前,将他们一网打尽。梨老他们是很好的诱饵,不能离开……”

    想到这里,裴旻突然猛地一拍脑袋道:“真傻,险些将杀手锏给忘记了,我可是有一张无敌的杀招正在来的路上,怎么忘记了?梨老他们可以无视,现在关键的是王皇后……”

    、裴旻来回走着,嘴里囔囔自语。

    他无心与李隆基为敌,但是现在的情况,他必须站在王皇后这边。

    武婕妤就是个祸害,裴旻不可能帮李隆基将武婕妤从冷宫里救出来。

    即是如此,也只能选择在置身事外的情况下,保王皇后不为奸人所害。

    裴旻脑中回忆这历史上的‘符厌事件’,他记得王皇后就是因为‘符厌事件’而给李隆基罢免的。而王皇后是给自己的哥哥王守一坑了。如今因为自己的出现,历史莫名改变,反而是武婕妤自讨苦吃。

    追击缘由,王守一是突破口。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