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长安崔府!

    卢杞找上门,与崔鸿、严先生在后院相聚。

    见四周无外人,他劈头盖脸的就问道:“明悟和尚已经来到长安了?他可是我们的关键杀手锏,万不可出半点差错。”

    崔鸿闲情逸致的示意卢杞坐下来说话,道:“子良兄放心,为兄知道厉害。我们用了诸多障眼法,将明悟和尚藏得严严实实,保管万全。可以展开下一步的计划了……”

    “太好了!”

    卢杞哪里有心思坐下,激动的走来走去,不住地擦拳磨掌,大有大显身手的架势。

    这一次的反击计划是他提起的。

    当初崔鸿找他入伙的时候,卢杞就觉得崔澄太过保守,而且太过脱离大势。

    大势是什么?

    大势就是李隆基。

    大唐经过张易之、张宗昌、韦后、安乐公主等人的胡搞乱搞,已经有了大乱后的景象。

    大乱之后,必有大治。

    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

    何况李隆基又是一个贤能比李世民、李治,自律却远逊色两人的帝王。

    面对这种局势,将青龙分为两部,与李隆基撇开关系,将暗处的青龙为世家效力,这种做法极其的不理智。

    离开了权势的支持,青龙就是一个很寻常的谍报组织,充其量就是一个厉害一点的谍报组织。

    有着这么一股力量,对于他们世家确实有帮助,可是这种帮助就如同一把刀,作用并不是很大。

    卢杞对于权势很是痴迷,同时也看的很透。

    他认真的研究过李隆基,对于李隆基有着一定的了解。

    李隆基自幼在武则天的软禁下长大,他一生经历过三场左右乾坤的政变:神龙政变、唐隆政变、先天政变。

    这三场政变他主导了两场,还有一场也与他的利益戚戚相关。

    若不是五王扳倒了武则天,李隆基还是一个给软禁的皇子。

    论及政变经验,李隆基这个皇帝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也是因为如此,他对于自己的皇位有着一股不安全的感觉,这也是他对太子这种态度的缘由所在。

    在李隆基的心底,太子是他的对手更多于是他的儿子。

    李隆基在得知太平公主有青龙这股力量之后,没有将之消灭,而是暗自收为己有,用意已经相当明显了。

    卢杞对于崔澄的保守,恨铁不成钢,心中将他鄙视到骨子里去了。

    换做是他,在先天政变的时候,必然会大势出击,将太平公主有关系的小鱼小虾一下子捞出来,以此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让李隆基重视青龙,依赖青龙的存在。

    卢杞相信要是自己,现在他一定是李隆基唯一的心腹,甚至利用李隆基对政变的忌惮,左右他的思想将任何与之为敌的人都减除。

    崔澄却放弃了这个机会,让青龙单纯的成为一个眼线,几年来没有任何可观的成绩。

    卢杞首先提出了将青龙的力量最大化运用,让青龙成为李隆基手中的刀。

    一把听从他们世家,却握在李隆基手上的刀。

    只要这个目的达成,他们世家何愁不能崛起?

    不只是崛起,还会重现南北朝时期世家的辉煌。

    只是机会一个一个的错过,大唐渐渐已经走向了正轨稳定,没有机会让他们大展拳脚了。

    但随着展鹏这内忧出现,引发了公孙姐妹、裴旻以及封禅这一连串的意外,兼之王皇后之前符厌事件以及李隆基对太子的敌视,不放心……

    这一切的未知情况,反而促成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王皇后是李隆基的肉中刺,太子是李隆基的眼中钉,在加上裴旻这个大唐地位最高,威望最高,手中十五万雄兵的边帅……

    这三个人汇集在一起,那是什么效果?

    王皇后作为一国之母,她掌控着礼,就如汉朝的处女皇太后张嫣,她能够代替李隆基扶持太子登上皇位。而太子掌握着大义,他继承皇位是天经地义的。裴旻掌控者兵权,号称天下第一军的陇右军离关中不过数百里。

    尤其是现在陇山古道的开通,从陇右到长安,一马平川。

    他们三个人的结合,只要李隆基出了意外,完全有可能有机会发动一场政变,左右局势。

    符厌与巫蛊的存在,将这一切连起来,就是一旁局。

    卢杞、崔鸿觉得机会来了。

    这一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卢杞哪里静得下心来,走来走去,顿住了脚步问道:“陛下那边怎么说?”

    崔鸿带着几分不屑的说道:“还能怎么说?自古天子无情,陛下无情至此,也算得上是前无古人。”

    王皇后是李隆基的患难夫妻。

    都说患难夫妻情谊深,可在李隆基这里却看不到半点。

    李隆基更加在乎武婕妤,所以符厌发生,李隆基在第一时间就站在了武婕妤这边,什么十年患难,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

    在他眼中只有更得他心意的武婕妤,没有当初的旧人。

    现在李隆基只想将武婕妤从冷宫里救出来。

    至于王皇后的死活,全然不顾的。

    “那就好!”卢杞道:“现今陛下越器重裴旻,一但事发,他就会越失望,越觉得无人可信。到时候青龙将会委以重任,最好能够成为当初的内卫,成为一个公开的朝廷机构。”

    对于这种情形,崔鸿、卢杞、严先生可谓期盼已久。

    崔鸿问道:“明悟和尚已经完全掌控,无需多虑。梨老婆子现在情况如何?”

    他们是分功而动。

    崔鸿负责明悟这条线,梨老婆子由卢杞负责看着。

    卢杞带着几分傲慢的道:“他们完全不知危机来临,在仁德药坊治病医人呢。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那就好!”

    崔鸿、卢杞相视一笑。

    **********

    长安,夜,大通坊!

    长安的规模极大,作为历史上第一个人口过百万的大都会,固然整个长安城不论布局结构,无可比拟,始终避免不了贫民区的存在。

    长安的人流走向是北密南疏,越靠近皇城,靠近东市西市的越是密集。

    反之亦然!

    离皇城越远的南边,自然越稀疏。

    大通坊就是位于长安至南的一个街坊,人流稀少,多是地方百姓贫民居住的地方。

    不过就算是百姓、贫民却也不脏不乱,尽显国都的风范。

    公孙曦一身黑衣出现在大通坊南街的一座废弃的寺庙里,眼中燃着熊熊战意。

    吴远同样一身黑衣,这位长安吴家的少主,自裴府外让裴旻击败之后,对于裴旻的敬仰,滔滔不绝。

    因为公孙曦是裴旻的徒弟,爱屋及乌,对之也颇有好感,跟着加入了青羽盟。

    一晃数年,当年年轻气盛的长安青年一辈的第一快刀已成成长成为了一位稳重的江湖游侠。

    面对公孙曦急公好义的性子,吴远已经由衷的生出了敬慕之心。

    他是知道公孙幽才是真正的青羽盟的主事者,但是相比睿智的公孙幽,他更加敬重,只有公道而无大脑的公孙曦。

    觉得这种人最是纯粹,她的心思心意不掺杂半点的私利。

    “盟主,就这小小的一个院子,也用得着你亲自动手?”吴远擦拳磨掌,自从青羽盟走上正轨之后,江湖拼斗明显少了。

    他们成了有组织有记录的队伍,遇事先讲理,讲不了礼了,再动手。

    而青羽盟现在的实力,还真没有多少人愿意动手的,有了矛盾,大多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鲜有这般大规模的动刀兵之事。

    吴远甚至都觉得自己的刀,都要生锈了。

    “心里窝着火呢!”公孙曦想着府中那两人不经意间的秀恩爱,心底就来气,道:“等会儿我冲在最前头,你们都跟上。能不要人命,尽量不要人命。要是对方,向你们下死手,也别客气。总之,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别伤了自己。”

    “明白!”

    于吴远一起应声的还有二十余人,他们一个个都将自己蒙的严严实实,就露两个大眼睛。

    随着黎明时分的到来!

    公孙曦低声道:“跟我走!”

    来到大通坊正中央的一处宅院外!

    公孙曦一挥手,道:“吕翔,你带着十人守着四周,不要放过一人。张妮,你开门,其他人跟着我一并进屋,将屋里所有人都擒住。”

    她这一声令下!

    二十余黑影立刻分为两部。

    那个叫张妮的黑衣人也跃众而出,她灵活如猴,轻易的翻过了矮墙院,从里面打开了门。

    公孙曦当先而入。

    推开房门,门竟然未锁。

    略一迟疑,一道人影由上方凌空下扑,手中利刃化作一道长虹,电闪般向公孙曦刺去。

    人影未藏身于门后,而是躲在了门外的屋檐之下,将心理战术把握拿捏的极为到位。

    正常人都会将注意力放在屋内,而不是屋外。

    只可惜他的对手是公孙曦!

    公孙曦固然行动有些莽撞,可她从未吃过亏。

    因为没有几人打的过她!

    拳头硬,就是道理。

    公孙曦的拳头可能不硬,但她的剑法足够刚。

    她身形一转,朝霞剑回身一架,恰好挡开对方凌厉的一击。

    随后公孙曦长剑下挑,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在偷袭者的右肩刺了进步。

    公孙曦长剑收回,人已经冲进了屋里。

    吴远一脚将偷袭者踹飞,上去不了两刀,将对方的手脚都制住了。

    公孙曦一入屋中,立刻感受到了三股寒意,一前一左一右向她袭来。

    她眉头一挑,像一只充满活力的矫狐般,一弓身从三人的缝隙里冲了过去,甚至还未转,已经回手攻向了后方。

    她的剑本就诡异刁钻,如今在这黑夜中,更是神出鬼没若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一剑亟过一剑,一剑比一剑狠辣。这以一敌三,把对方三人迫得连连后退,狼狙万分,一并从屋内退到了屋外。

    “当、当、当……”的三剑,三人的武器直接给挑飞。

    公孙曦也不乘胜追击,继续反身想里屋杀去。

    吴远一人给了他们一下,将他们打晕。

    张妮看着风风火火,怒气勃发的公孙曦,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拉着吴远道:“远哥,盟主这是怎么了?火气这么大,她这种打法,还要我们做什么?”

    吴远也有些傻眼,这各中详情,他哪里知道。

    “也许是天癸来了,心情不好!”身为女人的张妮,带着几分八卦的揣测到。

    “瞎说什么!”吴远在张妮的脑袋上敲了敲,心底却也这么认为了,说道:“他们去帮……”

    他忙字还没有说出口,已经听到屋里传来的三声惨叫,改口道:“去善后……”

    类似的情形不只是出现在大通坊。

    归义坊、大业坊、安义坊、永崇坊、常安坊、永和坊还有长安城郊等多个市坊宅院都有类似的现象。

    **********

    相比公孙曦的发泄怒火,公孙幽则在孙府中坐镇大局。

    而裴旻在一旁陪着,跟她闲聊。

    裴旻的担忧并非是没有道理的,对方确实比裴旻他们快一步。

    崔鸿、卢杞借助太平公主原来安插在宫里的眼线跟武婕妤搭上了线,直接知道了明悟和尚的动向,并且先一步通过暗号引信将对方接往长安。

    不过裴旻的举动并非无用之功。

    明悟和尚贼心不死,色心不改,用信鸽的方式背地里联系了柳莹儿。

    这告之了柳莹儿,等于告诉了裴旻他们。

    也让他们知道明悟和尚已经再来长安的路上了。

    青羽盟针对这条消息,在通往长安的道路上部下重重眼线,不论水路还是陆路,都布满了青羽盟的人。

    最终在一艘不起眼的货船上发现了猫腻。

    只是对方也是诡诈非常,多番布下疑阵,让青羽盟的人失去了踪迹。

    不知明悟和尚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最终公孙幽接着公孙曦的口,下达了新的命令。

    没有必要一个个的确认,将所有可疑的地方都一锅端了。

    反正都是青龙的栖息地,不踹白不踹。

    这才有了今夜的举动。

    一只信鸽扑腾的翅膀飞进了孙府,落在了前院的石阶上!

    早已等的心急的公孙幽,大步迎了上去,灵巧的小手将信鸽抓在了手中,从尾部取下了一卷信笺,笑道:“找到明悟和尚了,还有意外之喜,展大叔意外给我们救了出来。”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