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气急败坏
    “漂亮!”

    裴旻也想不到公孙幽有这般魄力,直接图穷匕见,大动干戈,还取得了如此效果,除了这两字赞美,竟不知说什么好了。

    公孙幽幽然笑道:“明悟和尚与梨老是全局最为关键的两个人,明悟落于敌手,对我们大势不利。现在已经陷入皇权争锋,事关圣人宝座。这已经不是你死我活的局面,而是整个裴家与青羽盟、青羽楼一切……一步走错,所有都受牵连。面对这种局面,即便赌上整个青羽盟都是值得的。”

    “你说的不错!”裴旻带着几分歉意的苦笑:“面对皇权,没有一个君王会手软留情。”

    古往今来,类似的事情岂在少数?

    那次宫廷变故面对的不是大规模的清洗?

    若非他在,公孙幽也不会陷入这个境地。

    公孙幽却走到近处,轻柔的道:“要不是你在,早在当初,我们庇佑展大叔的时候,青羽盟、青羽楼就烟消云散了。”

    她看的最是明白!

    青羽楼、青羽盟有今日成就,固然是公孙姐妹自身的能力戚戚相关,但与裴旻的存在还是有一定缘由的。

    尤其是青羽楼,裴旻为青羽楼选址,跑了好几趟的户部。还亲自作保,令得公孙幽在招待各国使者的国宴上倾世一舞,双方的关系不言而喻。

    正是因为有着深厚的背景,青龙那边才不敢直接动用官府的实力介入。

    要是没这一切,以青龙此刻所展现的官方背景,收拾一个戏院,收拾一个江湖帮派不要太过容易。

    在强大的江湖帮派,一但对上国家这样的机构,都若碰上猫的耗子,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裴旻拉着公孙幽的小手道:“你是我未过门的夫人,不护着你,我护着谁?”

    公孙幽俏脸儿绯红,象征是的挣扎了一下,见挣扎不开,也听之由之了。反正在她心底,自己早已是裴家人。

    古代风气固然矜持,但爱恋中的男女,拉拉小手儿却也不是问题。

    裴旻突然问道:“对了,我还没细问展鹏的事情了,你们原来跟他们认识嘛?”

    公孙幽摇了摇头道:“并不相识,但他识得班主,在洛阳的时候与班主是旧识。”

    原来展鹏当年的母亲喜欢听戏看戏,而展鹏是个孝子,经常陪着母亲一起与当时的洛阳青羽楼看戏。

    武则天时期,内卫是合法的存在。

    展鹏作为内卫统领,在当时的神都洛阳也有一定的地位,是青羽楼班主巴结的对象。

    后来青羽楼出事,还是展鹏出了面,保住了班主当然也包括还是幼儿的公孙姐妹。

    之后武则天倒台,展鹏掌握着情报,先一步藏匿起来,避过了一劫,躲到了长安。

    在长安安逸的生活了多年。

    直到太平公主的覆灭,展鹏以为随着太平公主的的灭亡,内卫也差不多烟消云散了。

    这躲藏了那么多年,展鹏也上了年纪,想过一过正常人的生活。

    开始还有些偷偷摸摸的,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展鹏也渐渐适应了正常人的生活。

    此时他的母亲已经去世多年,长安青羽盟的建立勾起了昔年的思念,闲暇时分便如当年的母亲一样,在青羽盟看看戏,消磨时间。

    也因此认识了公孙姐妹,得知了洛阳青羽盟跟长安青羽盟是一脉相承。

    “展大叔与当年的我们有恩,他出了事,我们姐妹不能不管!”公孙幽带着几分坚决的说道。

    裴旻颔首认同道:“人与畜生的差别,就是有一颗感恩之心。父母的养育之恩,朋友的关怀照拂之义,这一切的一切,都需慎重对待。唯有如此,才能问心无愧。你救他,没错。至于这一连串的事情,倒也不是没有好处。就当为我大唐除去一个潜在的祸害吧。”

    公孙幽道:“经此一役,想必对方会孤注一掷、铤而走险,梨老那里是他们最后的路。他们一定会加倍慎重小心,同时也不会如这次那么大意。就让郎君的了……”

    公孙幽不习惯在人群如此称呼裴旻,但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郎君”二字,还是叫的出口的。

    裴旻听的心底一荡,捏了捏掌中小手道:“放心吧,现在明悟和尚在我们手中,梨老也在我们手上,主动权已经倒向我们这边了。现在我们只需要等一个人来长安,只要她到了,一切的一切都将结束,我会让我们的对手,连输都不值得怎么输的,戏弄于掌骨之间……”

    公孙幽带着几分惊奇的看着爱郎,眼中满满的全是信任,并没有细细相问。

    “只是,他来长安,还有些日子,为了防止对方提前动手,还需要梨老帮着我们演一场戏。”

    裴旻从容的笑着。

    相比裴旻、公孙幽的从容不迫。

    崔鸿那里却怒发如狂,再也没有了平时的冷静,温尔雅,气得一张俊脸铁青,最爱的暖手炉都给他丢的远远的,摔成了两半。

    “公孙幽、公孙曦!”

    “可恶!”

    崔鸿一拳砸在床沿,发泄着心中的不快。

    他从来就没有将公孙幽、公孙曦这对姐妹看在眼里。

    江湖人?

    所谓的江湖人,在他这种名门公子的眼里就是草莽,莽夫。

    士农工商!

    士,也就是如他这般的天骄公子,是这天下第一等人士,然后才是农工商。

    而江湖人,不事生产,游手好闲,惹是生非,论及地位由不在士农工商之类,最是低贱。

    崔鸿哪里会将她们姐妹看在眼里,裴旻才是他的对手,只有裴旻这样的人物,才有资格与他为敌。以为要不是有裴旻在,收拾这对姐妹,那就是举手之劳事情。

    想不到就是他瞧不起的江湖人,瞧不起的公孙姐妹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

    强龙不压地头蛇!

    他们有他们的规矩,可地头蛇也有地头蛇的特点。

    惹急了地头蛇,强龙未必就压得住。

    严先生是最先得到消息的,然后才叫醒了崔鸿。

    此刻严先生在一旁道:“大意了,他们一直以为我们藏在暗处,却不想青羽盟早已做好了玉石俱焚的准备。孤注一掷的,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意图更我们拼个你死我活!”

    “想要两败俱伤?她们什么东西,也配?”

    崔鸿切齿道:“少了明悟,武婕妤那边不好交代,可与大局无碍。有梨老婆子在,一样能成,一但大局抵定,本公子要让这对姐妹为奴为妓,以雪此恨。”

    他不是不能接受失败,但受不了高高高在上的自己输给两个小娘们。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