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唯有青羽盟有这个实力
    相比崔鸿的恼羞成怒,卢杞倒显得十分大度。

    这种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崔鸿即便是丢脸,也在第一时间知会了卢杞。

    大唐有宵禁,卢杞赶到崔府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面对崔鸿这位盟友,面对有些失控的局势,卢杞意外的没有气急败坏,反而显得格外友善,跟崔鸿说着好话。

    “此事也怪不得元长兄,任谁也想不到那对姐妹会有这般魄力。调动了上百余江湖好手,直接横扫了我们多个营地。”

    “此番我们受损不小,却也不算伤筋动骨,可以接受。”

    “多个据点摧毁,也无关紧要。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们向来不缺钱,重新建立便是了。”

    他一副安慰的模样,心底却是乐开了花。

    五姓世家中,年轻一辈,就属他们最为拔尖。

    也因如此,自小到大,他们两人都是在对比中成长。

    谁更出色,谁能够扛起世家的大旗,一直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

    小的时候,卢杞的评价并不逊色崔鸿,反而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随着年岁的增长,卢杞渐渐比不上崔鸿了。

    这并非是才能上的逊色,而是颜值上的差距。

    古代也是一个看脸的社会,帅哥美女就是要比丑男恐龙吃香。

    崔鸿生的唇红齿白,英俊潇洒,浑然就是一个浊世佳公子。

    至于卢杞,就一个青面兽杨志的廋小版。

    谁能领军世家下一代,不言而喻。

    对于崔鸿,卢杞心底也藏着些许妒意。

    只是五姓家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而且崔鸿的崔家掌握着世族兴衰的关键。

    轻重缓急,卢杞还是能分辨清楚的,也从未跟崔鸿闹出什么矛盾。

    不过如今见崔鸿吃瘪,栽在最瞧不起的江湖莽夫手上,卢杞还是很高兴的。

    说到最后,他道:“崔兄也不用太过担心,即便没有明悟和尚,就凭梨老婆子,一样能够让裴旻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对于卢杞的小心思,崔鸿也略有所觉,但此次失策在他,也无颜辩解,只能吃了这亏说道:“此次确实是为兄大意失策,却也证明了一事。裴旻她们对于我们并非一无所知,甚至可能隐约察觉了我们的计划。这才孤注一掷的将明悟和尚截去。如明悟这样重要的人物,想救是救不回来了,一具尸体对我们没有任何用处,梨老婆子是唯一的出路。但梨老婆子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下,万不可出任何差错。”

    卢杞听得此言,颇为自得,心想:“最后还得靠我!”

    他也知轻重,肃然道:“元长兄放心,我早已安排眼线混入了仁德药坊,梨老婆子与裴旻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随时都能行动。”

    严先生道:“当前局势,宜早不宜迟,迟则生变,越快动手越好。”

    卢杞最近与崔鸿接触颇多,对于严先生也经常接触,知道这个崔家门客有着非常的干略,略一颔首道:“严先生说的在理,某也觉得拖不得。唯有快刀,才能斩乱麻。”

    崔鸿只是略作沉吟,道:“如此就这般决定吧,时间一到,我们立刻动手……”

    正在他们商议间,一则消息,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京兆府对于廖家命案有了全新的发现,将梨老请至京兆府协助办案去了。

    崔鸿、卢杞、严先生面面相觑。

    这个时候京兆府来插上一脚,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一阵静默!

    卢杞半响才道:“还是暂缓吧!陛下对裴旻尤为器重信任,要不是如山铁证,人赃俱获,怕是难以将他扳倒。”

    崔鸿有着一股不祥的预感道:“也只好如此了!”

    严先生眉头紧锁:“京兆府的贸然出现,是有意还是无意?若是无意还好,万一是有意安排,我们万不可大意。”

    崔鸿道:“这点我会入手调查。”

    卢杞强撑着道:“应该是不可预知的意外,裴旻真要明白一切,还会留着梨老婆子这样的烫手山芋?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明白,巫蛊术如何被皇室忌惮。我不认为裴旻真要预知这一切,还会将梨老婆子留在身旁。”

    崔鸿、严先生也找不出任何理由反驳。

    若他们是裴旻,会在第一时间将梨老婆子送走,而不是将这个致命的危险留在身旁。

    很明显,他们都不是。

    裴旻非但没有送走,反而大张旗鼓的留在身旁,一点也不像察觉危险的模样。

    **********

    皇宫,武德殿。

    “废物!”

    李隆基指着崔澄破口大骂,双目都要喷出烈焰了。

    也难怪他如此气愤。

    这之前从崔澄口中得知武婕妤是冤枉的,罪魁祸首真的是王守一、王皇后,还确定了过程。

    王守一勾结明悟妖僧,从他那里求得了诅咒的霹雳木。

    只差将明悟妖僧带来长安,武婕妤即能沉冤得雪。

    想着心中的挚爱就要从冷宫里出来,李隆基的心情难免激荡,每一天都要叫上崔澄确认情况。

    不想今日却得到了异样的结果。

    明悟妖僧竟然给神秘人救走了。

    前功尽弃!

    这位李家三郎城府再深,也忍不住怒骂起来。

    “臣下无能,请陛下恕罪。”崔澄战战兢兢的跪伏在地。

    “到底是什么情况,你给我细细说来!”李隆基气愤难平,但却坐在了一旁,眼中露着一丝古怪。

    “臣也不知道!”崔澄苦着脸道:“小儿将明悟妖僧押到了长安,正想给武婕妤洗脱罪名,却不想又一股莫名的势力突然出现,从中作梗。他们实力很强,高手众多,竟然一下子出动了上百人,我们根本来不及抵抗。他们的目标明确,只为明悟妖僧。臣怀疑有人不愿意看见武婕妤脱罪。”

    李隆基脸上的忌惮更甚,左右看了一眼道,沉声道:“上百好手……你是说皇后或者国舅从中作梗?”

    崔澄道:“臣不好定论,但臣以为就王国舅还没有那个能耐!”

    李隆基“哼”了声道:“朕看也不像……”对于这个从小到大的“朋友”,他最是清楚不过。

    崔澄接着道:“臣怀疑是青羽盟所为,在长安唯有青羽盟有这个实力。”

    青羽盟!

    听到这三个字,在一旁的高力士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李隆基哪里听过青羽盟是什么玩意,正想问脑中却浮现青羽楼三个字,犹疑道:“这个青羽盟跟那个青羽楼是什么关系?”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