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图谋不轨
    十天!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一晃即过。

    在这十天里,崔澄不住的找青羽楼、青羽盟的麻烦。

    他得到了李隆基的首肯,有刑部出人协助他调查案件。

    大权在握,一天光顾几次青羽楼、青羽盟,既明察又暗访。

    他认定了是公孙姐妹所为,一心要找出线索,证明自己的价值。

    裴旻、公孙幽城府够深,都在心底动了真怒,更何况是公孙曦,这位公孙二娘,肺都要气炸了。

    但好在这关键时刻,裴旻、公孙幽这两个唯二能够劝住公孙曦的人物,安抚住了这位姑奶奶的躁动之心,没有坏事。

    原本裴旻是想将事情闹得小一些,但崔澄欺人太甚,裴旻亦不打算怀半点的仁慈之心,索性就闹得大一些,不死不休。

    相比裴旻、公孙幽、公孙曦的忍气吞声,崔鸿、卢杞自然是春风得意。

    原本他们计划不说天衣无缝,一切却也在掌控之中。

    只要在恰当的时机,将武婕妤从冷宫里捞出来。

    他们即能凭借这个机会,邀宠于圣前,一步一步的走向人生巅峰。

    完美的布局,因为裴旻的出现变得举步艰难。

    甚至多次让他们有失败的危机感,让他们这些时日,难以安睡,不得不打着精神应对一个个可能出现的变故,甚至赌上了自己的一切。

    直到崔澄领皇命调查明悟和尚的下落,有了这个王牌在手,他们才找回了胜负的天枰。

    不过他们从来不将希望寄托于明悟和尚身上。

    明悟和尚太过重要,是不可能让他们找到的。

    即便有机会寻得,在找到之前,也会给杀人灭口。

    死的明悟和尚,证明不了任何东西。

    “梨老婆子已经回仁德医馆了!”

    卢杞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忍不住的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

    至始至终,梨老才是他们的杀手锏。

    崔鸿吐了一口气道:“这也辛苦严先生了。”

    他们最初怀疑梨老给裴旻借用京兆府保护了起来,随即却发现京兆府真的查出了一点东西。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当初手脚确实做得干净。

    但千算万算未有算到梨老儿子进京的时候,因为口音问题跟长安的商贩发生了口角,而他们的人解释翻译,暴露了自己,让地方商贩掌握了微末的线索。

    就这么细小的线索,让京兆府发现了。

    然后剥丝抽茧,尽管未立刻查到他们身上,却也了解了不少的东西。

    严先生不得不亲自故布疑阵,引开了京兆府的视线。

    “总之,现在梨老已经回到了仁德医馆,巫蛊所用的道具,也已藏好,就差裴旻去仁德医馆疗伤了。”

    卢杞自信满满,只等着眼线传来的消息。

    青龙的龙心燕婷大步走进了后院,见后院的三人,冲着崔鸿作揖道:“禀公子,裴旻并未前往仁德药坊,而是派人用马车将刘神威、梨老婆子请往裴府,现在正赶往裴府的路上。”

    卢杞志得意满的表情,瞬间僵在脸上,失声道:“这怎么办?”

    以往大多都是裴旻去仁德药店用药,今天却反过来了,坏了全盘计划。

    崔鸿却云淡风轻的说道:“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为了防止这种情况,早在前些天,我已安排燕婷潜入裴府,将证据藏起来了。燕龙心在裴府蛰伏多年,对哪里的情况了如指掌。只要避开裴旻,藏一物易如反掌。”

    卢杞干干一笑,道:“崔兄思虑周全,卢某佩服!”

    严先生却警惕的问了一句道:“裴旻可在府中?”

    燕婷肯定道:“在的,我们的人亲自确认了。为了万全,我还安排了好手上门挑战,是裴旻亲自接见的。裴旻右臂受伤,又如何接受挑战?他约定了时间,是他本人无疑。”

    崔鸿、卢杞、严先生再无顾虑,你眼望我眼,齐声道:“行动吧!”

    崔鸿长笑一声道:“这场震惊青史的腥风血雨便有我们掌控。”

    他说着大步走向了刑部。

    他知道他父亲一定在刑部头疼寻找明悟和尚的下落。

    当崔鸿来到刑部的时候,崔澄正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李隆基让刑部配合他行事,几乎等于下了死命令。

    明的暗的人手都给他了,要是再找不到明悟和尚,他的政治前途将会一片昏暗。

    见自己的儿子一脸苍白镇恐,好像变天的表情,崔澄心底直犯疑乎。

    崔鸿在崔澄耳旁一阵耳语,开头就说了一句石破惊天的话来:“我查到裴国公跟太子、皇后关系密切,他们暗通款曲,勾结妖僧、巫蛊师,意图祸害陛下,行逆谋之事。”

    崔澄正当壮年,直接吓的坐倒在了地上,半响都没有反应过来。

    大约盏茶的功夫,崔澄才回过神来,拉着崔鸿冲向了一旁的房间,禁闭大门,问道:“消息可是属实,这,这可不是小事?”

    他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

    他已经意识到一个天大的馅饼砸在了自己的头上,只是他不敢相信,幸福来的是如此突然。

    也不敢相信如此可怕的事情,就这样发生在自己的面前。

    崔鸿颤声道:“孩儿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以这大事说笑?孩儿自己也是不信,可一切皆与调查的一样。您想,青羽盟一个江湖帮派,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动手劫掠明悟和尚?公孙曦是裴旻徒弟,青羽盟贸然劫明悟和尚是何用意?明摆着是不想让明悟和尚指正王皇后,这幕后之人,除了裴旻又是谁?”

    “父亲最近逼得青羽盟太紧,已经逼得裴旻不得不铤而走险。孩儿这里得到确切的消息,裴旻此刻正在府中与巫蛊师作法,构陷陛下。孩儿这里还有太子写给国公的一封信,是青龙缴获的。”

    崔鸿从怀中取出了一卷布帛。

    崔澄结果一看,确实是有着大逆之言,一脸慎重道:“走,随父亲入宫!”

    他领着崔鸿大步往皇宫走去。

    这个时候,李隆基还未下朝。

    但因事情紧急,崔澄再三吩咐内侍通知高力士,让李隆基尽快结束早朝。

    李隆基与群臣商议着封禅之事,得到崔澄的催促,匆匆下了朝,朝服都没换,在后殿接见了他。

    “陛下!”

    崔澄诚惶诚恐的作揖到底道:“裴国公与太子、王皇后勾结,图谋不轨!”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