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兵围国公府
    李隆基听到这简短的一句话,心脏都忍不住跳动了起来。

    一瞬间他没有考虑这话的真假,而是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他是靠政变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不然以他尴尬的地位,怎么样也不可能登上皇位。

    唐隆政变,他扶持自己的父亲登上了皇位,并在宁王李宪的大义辞让下,成为了皇太子。

    先天政变,他清除了太平公主庞大可怕的势力,逼迫自己的父亲交出实权,从而成就了今日的他。

    故而李隆基心底比谁都忌讳这方面的问题,国母、皇储、边帅,他们真要汇聚起来,那可是巨大的灾难。

    只是转瞬,李隆基冷静下来,他在这方面经验十足,并未乱了方寸,脑中浮现当初那首让他悸动的诗。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想着当年年少轻狂的裴旻,意气风发的模样,以及这些年他为大唐的贡献,铁青着脸道:“崔涤,你可知道你这话意味着什么?任何人都要为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负责。”

    崔澄听李隆基叫他“崔涤”,心底也忍不住冒出一股寒意。

    崔涤是他原来的名字,与他的兄长崔湜,一脉相承。

    崔湜是太平公主的心腹,为李隆基赐死。

    李隆基特地将崔涤的“涤”改成“澄”寓意杂质沉淀,浑水变清,是一大恩宠。

    现在李隆基直接叫上了他原来的名字,足见以盛怒到了极致。

    崔澄肃然道:“如此大事,臣不敢有任何隐瞒……这是青龙截取的一封信。”他说着取出了布帛密信,高举头顶。

    高力士想要上前去取。

    李隆基已经先一步将布帛拿到手上,摊开细看,布帛中明确的表明,一但大事功成,将封裴旻为郡王,是入朝为相,还是永镇边陲,由他自选。

    双手紧握,布帛左右已经让他抓的扭在了一起,沉声道:“这布帛便是属实,也只能代表太子拉拢裴国公,而非国公与太子暗谋,更别说扯上皇后。”

    “陛下!”崔澄诚恳的道:“臣知陛下器重裴国公,不愿相信这一切。臣最初也与您一样,一直以为国公大义,乃天赐我朝的奇才栋梁。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呐……陛下,您想裴国公要不是与王皇后有关联,为何会让青羽盟劫走明悟妖僧?”

    李隆基顿了顿,皱眉道:“确定是青羽盟所为?”

    崔澄道:“十之**!而且陛下,您若还不信,可以立刻派兵前去国公府。贼子已经行动,就在此前,他们聚集在了裴府,一起的还有湘西苗寨的巫蛊师。陛下可立刻派人包围国公府,定能人赃俱获。”

    巫蛊师!

    李隆基见崔澄如此事事旦旦,心底就算再如何相信裴旻不会负他,信心也不免动摇。

    何况任何皇帝都是多疑的产物。

    “陛下!”

    一旁一直未开口说话的崔鸿道:“青龙一直在暗处,为陛下注视着庙堂的安稳。也由此发现了明悟妖僧,一步一步,剥丝抽茧,遂然发现了这个天大的阴谋。而今父亲大人查到了青羽盟,已经打草惊蛇,逼得他们图穷匕见。再不行动,为时晚矣!请陛下速做决断,草民可以担保,一切情况,句句属实,绝无半点虚假。”

    李隆基瞧了崔鸿一眼,皱了皱眉头。

    崔澄立刻道:“陛下恕罪,这是犬子崔鸿。青龙隐秘,臣不敢信任他人,特邀犬子相助。此阴谋即是犬子发现的……”

    李隆基深深的吸了口气,慎重肃然的看着道:“今日之事,若有半点意外,你们要担负全部责任。”

    说着,他对着高力士道:“传令王毛仲、陈玄礼立刻调集禁军包围裴……”他话为说话,立刻改口道:“令王毛仲、陈玄礼各领五百兵士,随朕摆驾往裴国公府,朕要亲自去一查究竟!”他说着突然念道裴旻那天下无双的剑法,以及那在十数万的回鹘军民中心孤身横行回鹘王帐的英雄事迹,又加了一句,“叫上杨思勖,让他召集二十,五十……一百好手,一并前往。”

    高力士肃然领命去了。

    杨思勖也是一名太监,但这位太监不同一般。他身形魁梧,力大无穷,有万夫莫敌的本事。早在昔年就因讨伐讨伐叛将李多祚有功,后来安南首领梅玄成叛乱,自称“黑帝”。与林邑、真腊国通谋,攻陷安南府。

    杨思勖率兵十万,取东汉伏波将军马援的故道以进,出其不意,亲斩贼首平定南方之乱。

    相比王毛仲的无能,陈玄礼的中庸,杨思勖算的上是李隆基在长安真正可器重的第一大将。

    崔澄脸色微变,劝道:“逆贼手段滔天,陛下万不可冒险。”

    李隆基青着脸喝道:“国公有功于社稷江山,在事情未明之前,崔卿慎言。此事,朕要亲自查问个究竟……”

    不多时,王毛仲、陈玄礼、杨思勖三人以及兵马纷纷齐聚。

    李隆基也没有讲究排场,直接骑上自己的龙驹,浩浩荡荡的杀向了裴旻的国公府。

    崔澄、崔鸿自然跟随左右。

    崔澄见李隆基半信半疑,心底有些忐忑。

    崔鸿却一脸的春风得意,只要李隆基到了裴府,从裴府里找到梨老婆子以及他事先藏起来的证据,裴旻将百口莫辩。

    皇宫离裴府并不远,只隔着一个市坊的距离。

    很快李隆基的大军就到了裴府附近。

    王毛仲、陈玄礼将大街清空,并把裴府围堵的严实。

    至于杨思勖自然紧跟李隆基左右。

    得知李隆基驾临,裴府的管事宁泽匆匆忙忙的出来迎接。

    原以为之前的太子已经是一号大人物了,却不想今日能见李隆基真容。

    宁泽带着敬畏之心,参见行礼,道:“草民裴府管事宁泽,见过圣人!”

    李隆基见裴旻没有出来迎接,脸上透着几分的温怒,心底那剩余不多的坚持有了松动。

    高力士上前一步,喝道:“陛下驾临,国公为何不来迎接?”

    宁泽茫然的抬起了头道:“国公一早就出去了,并不在府中。”

    崔鸿虽不知缘故,但他已经胜券在握了,厉声道:“你说谎!”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