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没毛病 人老成精
    崔鸿对于裴旻在府中一事,可是清楚万分。

    为了防止计划有个万一,他的人特地安排了一个江湖好手上门挑战。

    裴旻对于上门挑战的江湖侠士向来优待。

    这次也不例外,亲自接见,虽未接受挑战,但却是他本人无疑。

    事故此刻,崔鸿斩钉截铁的怒喝了一声,随即回过头来,向李隆基作揖禀告,道:“陛下,草民可以用性命担保,裴国公就在府上,定是陛下来的突然,他们心怀鬼胎,不敢来见,以销毁证据!”

    李隆基心底略有迟疑,但到了这一步,他也别无选择。

    何况崔鸿是如此肯定,李隆基心底涌现一股不祥的预感,一挥手道:“进府!”

    李隆基只是下了一道命令。

    王毛仲仿佛是问了腥味的猫一样,迫不及待的冲进了裴府。

    王毛仲对裴旻成见极大,此刻更是威风之极,直接冲进去的。

    李隆基皱了皱眉头,想要制止,顿了顿,并未开口。

    至于宁泽,若是换做他人,如此擅闯府邸,便是拼了命也反抗。

    但此刻下命令的是李隆基。

    在古代皇帝大于一切,称为圣人。

    宁泽也不敢制止,只是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带着一些不知所措。

    李隆基跟着一并走进了府邸。

    裴府固然占地面积广阔,这一下子涌进了数百人,也大觉拥挤。

    李隆基再次问了一句,“确定裴国公就在府上?”

    “草民确定!”崔鸿的回答依旧斩钉截铁,毫无质疑。

    李隆基点了点头,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搜府,不可大动干戈,将可以藏人的地方都给朕调查清楚。”

    “是!”

    王毛仲、陈玄礼同时领命,他们一前一后,四处搜索府中每一个地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李隆基有些坐立不安,坐下又起身。

    至于崔澄、崔鸿。

    前者有些提心吊胆,毕竟事情闹得太大,已经不可收拾。这大利之下的风险,让他觉得呼吸都是困难的。

    至于后者,已经要露出胜利者的微笑了。

    崔鸿是百分百确定裴旻在府上的,裴旻越是躲藏,越是证明他的心虚,一但寻得他踪迹,再加上燕婷之前偷偷藏起来诅咒的巫蛊符咒,足以置裴旻于死地。

    “住手,干嘛呢!别动手动脚的……”

    就在这时,里堂传来了推搡的声音,有人不满的大声反抗。

    这般举动,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不多时须发花白的刘神威在士兵的押解下从后堂走了出来,在刘神威身后还有一个不起眼的小药童。

    刘神威一脸的不满盛怒。

    李隆基见是德高望重的神医,忙道:“不可对神医无理!”

    崔鸿大喜过望,高声道:“陛下,这刘神威也是一伙的,今日裴旻以马车将刘神威与来自湘西的巫蛊师接到了府上,他必然知道……”

    “放屁!”

    崔鸿这话还未说完,“详情”二字,还未出口,刘神威底气十足的两个字就骂了出去。

    以得李隆基的解救,刘神威挣扎了开来,先对李隆基行了一礼,上前两步指着崔鸿的鼻子骂道:“无知小辈莫要信口雌黄,老夫刘神威,今年一百有一。八岁就跟着仙师孙公思邈学医,所学所用,莫不是济世救人的本事,是煌煌大道。”

    “这辈子医人无数,也为高祖、太宗、长孙皇后,高宗还有当今的太上皇、圣人,都行过医问过症。岂是你这后生晚辈能诋毁的。”

    他本就须发皆白,这一阵怒吼,须发抖动,颇为威风。

    崔鸿气魄被夺,不由自主的小退了一步,脸上即是难堪。

    刘神威说的没毛病!

    这就是命长的好处。

    义宁二年,李渊接受隋恭帝禅位,建立唐朝,至今满打满算也不过一百零五年。

    高祖李渊贞观九年病逝,那年刘神威十四岁,跟着孙思邈学医六年,帮着孙思邈打下手,确实照顾过高祖李渊。

    至于接下来的太宗、长孙皇后、高祖什么的,历朝历代的君王,包括武后在内,刘神威也确实为他们看过病。

    唐朝的每一个皇帝,他都伺候过,一点毛病也没有!

    李隆基也不愿得罪刘神威这样的神医,就算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也会有个三灾六病。

    裴旻的手臂这件事情,已经证明了刘神威的医术,确实比宫中御医要厉害一个档次。

    指不定那一天,就要求到刘神威面前。

    “快跟神医道歉,这里有你胡乱开口的资格?”

    李隆基本就因心底最信任的人受到这般置疑而心乱如麻,说话也毫不容情。

    崔鸿难受至极,却也不得不向刘神威作揖道:“晚辈无礼,还望刘老神医恕罪。”

    刘神威“哼”了一声,脸上犹自气愤。

    崔鸿忍着心底的气道:“还请老神医示下,今日随你一同坐马车的老妇人如今在何处?”

    刘神威就跟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再次跳了起来,怒道:“什么老妇人,哪有什么妇人?小辈你到底是什么居心。我刘神威还是童子之身,你想毁我清誉?”

    他撩着袖子,似乎都想要动手了。

    “够了!”

    李隆基头疼的看着这一场闹剧,看都不在看崔鸿一眼,而是对着崔澄道:“管好你的儿子,让他知道什么是尊卑礼节,朕面前,容不得他放肆。”

    崔澄脸色瞬间苍白,吓得跪伏在了地上。

    一拉身旁的崔鸿,两人一并老老实实的跪伏在地。

    李隆基缓和了脸色,缓解了情绪笑道:“神医怎么在这裴府?”

    刘神威对上李隆基自不敢放肆,恭恭敬敬的作揖道:“在后间给裴国公熬药呢,今日一早,国公派人来我府上说他今日有事,一早要出去,不能按时来药坊服药……”

    听到这里,李隆基瞪了跪伏在地上的崔澄、崔鸿一眼,眼中充斥着一抹杀意。

    刘神威接着道:“最初国公是打算让下人来取药的。但是国公受伤颇为严重,而药汤要趁热才有效果,送来送去的,又吹风又受凉,影响药效。老夫今日无事,干脆让裴府送来一辆马车,亲自来府上熬制药汤。也不知为什么,一群兵士就冲了进来,将老夫押到这里。”

    说道这里,他一脸的无奈道:“这会儿,估计药汤都烧干了吧。这到底是咋回事,难道是国公惹祸了……”

    他自说着,“哎呦”叫了一声,吓了自己一跳,忙道:“陛下,老夫就是一个大夫,可跟这事无关。”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