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押入死牢
    李宪一曲吹罢,意犹未尽!

    “好!”

    裴旻与岐王李范一并拍手喝彩。

    李范道:“这《梅花三弄》采用的是循环再现的妙法,重复整段旋律三次,每次重复的旋律音调各有不同,正应对了梅花三次开放的不同景象。兄长将相同的旋律,反复吹奏三遍,是为三弄。一弄声入太霞,二弄声入云中,三弄隔江长叹。三转三弄,将梅花的静与动,完美的切合笛音,太妙太妙。”

    李范拍案叫绝,赞不绝口。

    裴旻让李范抢先了一步,顿觉尴尬了。

    为了布局,他一个竹笛界的小白,研究这《梅花三弄》多日,一无所获。

    最终在高人的指点下,临阵磨枪,了解了一点表面东西,却让李范抢先说了,而且说得比他更好。

    见李宪望向了他,裴旻也知自己不能一言不发。

    不管怎么样,也要评价一二。

    这让李范这样的音乐大家抢了先,裴旻知道自己不能依照剧本来了,略一沉吟,道:“岐王无愧是当世少有的音律大家,对于旋律的了解,诚可谓字字珠玑,将旻想说的都说了。在下自问于音律一道,比不上岐王,也不班门弄斧了。就从另一角度来说……”

    “《梅花三弄》是由桓伊所作,这个桓伊有‘笛圣’之美称,史上称他‘善音乐,尽一时之妙,为江左第一’,但此人不只是精于音律那么简单,他还是天下一等一的大英雄。淝水之战,东晋拒前秦苻坚,当时长江上游由桓氏掌握,下游则属谢氏当政。”

    “这大敌当前,桓、谢两家冰息前嫌,并力拒敌,谢玄、谢石、谢琰、桓冲、桓伊等人,力挽狂澜,已不足十万之数,大克苻坚八十万雄师,换得东晋四十年和平,护我华夏血脉长存。”

    “桓伊的《梅花三弄》,喻景更加喻人,以梅花洁白,傲雪凌霜的高尚品性,来赞颂这些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的英雄豪杰。”

    裴旻这话音一落,立刻引来了李宪、李范的轰然叫好。

    李宪赞叹道:“好一个‘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三郎有国公这样的栋梁之才,实属我李家幸事。”

    李范跟着抚掌道:“在我看来,国公便当得这一句。”

    裴旻忙道:“岂敢,岂敢,现今陛下英明神武,我大唐蒸蒸日上,问鼎四海。在下不过是锦上添花,可不敢与谢、桓相比。”

    他们围绕着《梅花三弄》开怀畅谈。

    突然一下人匆匆而来,疾步来到李宪身旁,对着他一阵耳语。

    李宪动容的看着正在与李范饮酒交谈的裴旻一眼,挥手让下人下去。

    李范相劝大哥李宪饮酒,但见李宪一脸肃然,不免问道:“兄长,可有事情发生?”

    李宪略一犹豫,如实说道:“三郎不知为何亲自率着王毛仲、陈玄礼、杨思勖领着千余人包围了裴国公府。”

    “什么?”

    “什么?”

    裴旻、李范同时变色。

    裴旻仓惶的起身道:“宁王、岐王,在下先行回府。陛下此举,不知何故,但陛下如此做来必有缘由,在下且去看看……”

    李宪想着裴旻先前那激昂之意,也不犹豫,道:“国公慢着,本王与你同去!”

    李范以兄长为先,见李宪同往,也道:“我也一同去。”

    他们三人一并出了宁王府,直往裴府而去。

    李隆基正在裴府中静等着,耳中时不时的听得内外传来翻墙捣柜的声音。

    他一直以为,就算是个误会,这其中也存着一些秘密。

    万万想不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裴旻竟然不在府上。

    完全有一种给崔澄、崔鸿这两人戏耍了一样,看着跪伏在地的两人,神色越发的冷峻。

    忽然听到“宁王李宪、岐王李范、裴旻一同求见”,森冷的目光落在了那两人的身上,道:“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崔澄身子晃了晃,直接吓晕过去了。

    他最是无辜,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本能的觉得自己的儿子,不会坑自己,同时也为既得利益所蒙蔽,再也经受不住了。

    崔鸿终于知道裴旻跑出去了,忙磕着头大叫道:“陛下,万不可听信裴旻的妄言,他手段通天,竟然在重重包围之下逃出府邸,更可见他居心叵测。”

    玉真公主已经了解了一些事情,而今见崔鸿还在诬蔑裴旻,怒道:“你一介平民,胆敢在我皇兄面前,大吼大叫?掌嘴……”

    皇家的权威不容挑衅!

    玉真公主好说歹说也是李隆基的亲妹妹,在她的怒喝下,立即有人动手了。

    啪、啪、啪……

    一连挂了十个耳光,自打的崔鸿头晕目眩,羞愧欲死。

    自己堂堂五姓世家的长房嫡孙,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人打了十个耳刮子。

    这是一辈子洗刷不了的羞辱。

    李隆基顿了顿,却也未制止,去迎接即来的三人,见远方李宪、李范、裴旻三人先后而来。

    李隆基先叫了一声:“兄长、四弟!”

    李宪、李范也跟着称呼李隆基“三郎、三哥”,他们兄弟之间,从来不用帝王尊卑的称呼的。

    但礼节,李宪、李范并未忘却,一并向李隆基行礼。

    裴旻的地位在二王之下,在他们问好之后,方才跟着作揖拜道:“见过陛下!”

    李隆基亲自扶起李宪、李范,让裴旻免礼,意外道:“兄长、四弟,你们怎么来了!”

    李宪将李隆基拉倒了一旁,低声道:“三郎,你这是干什么?裴国公有功于江山社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能好好的说?”

    李隆基莫名道:“兄长这是帮裴国公求情的?”

    “什么跟什么?”李宪道:“为兄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在府中跟裴国公一并饮酒作乐,突然得到你劳师动众的包围裴国公府,这才一并来的。到底发生了什么,闹得这般大?”

    李隆基心底一动,急切道:“静远什么时候在兄长府上的?”

    李宪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如实道:“一早就来了,国公得了一本东晋桓伊的《梅花三弄》,昨天与为兄约好今日一并品评。我还约了四弟,一同欣赏呢!”

    李隆基听罢,长声厉笑,“来人,将崔澄、崔鸿给朕压入死牢!”

    他不愿再听崔澄、崔鸿半句辩解之言。

    在李隆基的心理,始终坚信一点,这天下若是只有一人可信,这个人不是日夜侍奉的高力士,而是自己的兄长:

    宁王李宪!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