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友悌宁王
    自古君王皆薄幸,最是无情帝王家。

    这句话几乎应验了中国五千年所有君王以及嫡系皇亲。

    但是能用几乎,就意味着有一些意外。

    宁王李宪,就是这个意外。

    李宪早年叫李成器,是唐睿宗李旦的长子,自小人如其名,才气过人是李唐皇室出名的神童。

    高宗李治初封李宪为永平郡王,文明元年,李宪为皇太子,当时他才六岁。但是那个时候,武则天已经开始插手朝政,将皇帝李旦降为皇嗣,武则天登基,李成器也就变成了皇孙。

    此后的十年,李旦给软禁于皇宫,而李宪、李撝、李隆基、李范、李业、李隆悌六兄弟也一样给软禁监控起来。

    那个时候,李宪他们兄弟想见自己父亲一面都不容易,作为家中长子,李宪用尽最大的力气,代替父亲的职责,照顾着自己的几个弟弟。

    也就是这危难中的十年,他们兄弟相互扶助,情义固若金汤。

    尤其是因为幽禁的日子过于艰苦,最小的老六李隆悌未坚持下来,在十岁那年夭折。

    此事给了李宪极大的冲击,内疚自责,甚至后悔生于这无情的帝王家。

    直至神龙政变,五王复唐,李显继位。

    剩于的五兄弟才算苦尽甘来,真正的享受到了荣华富贵。

    不过即位的李显却是无能废物,将天下弄的一塌糊涂,还不如武后时期。

    后来李隆基策划了唐隆政变,将自己的父亲李旦扶上了帝位。

    李旦面临了一个两难的抉择,他就如当初的李渊一样,大儿子李建成是嫡长子,是法定的继承人。

    可二儿子李世民却功盖天下,李唐稳定天下的三大战役,李世民指挥了两,天下呈现三分之势。李世民却横扫了王世充、窦建德,打破了三分之局。

    如果李建成是一个无能之辈,相信根本没有后来那么多事。

    偏偏李建成非但不无能,反而尤为出色,他的军功或许不如李世民那般惊才绝艳,但是在后方的辅政功劳并不小。

    最终也造成了玄武门的惨案!

    李旦也一般无二。

    老三李隆基是功臣,老大李宪却是法定继承人,而且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才智担当并不亚于李隆基。

    从大势上分析也是李宪占优!

    首先保守派,支持离嫡长子的大臣是李宪稳固的后台,太平公主也站在李宪这边。

    支持李隆基的仅是跟着一起谋划唐隆政变的功臣,实力可以说是不成正比。

    但是李宪在这个时候做了一个让所有人大掉眼镜的决定,他在绝对占优的情况下,辞让了太子,将皇太子这个大唐未来国君的宝座让给了自己的弟弟李隆基,也成就了李隆基。

    李宪也是古往今来唯一一个将帝王宝座让给弟弟的人物。

    不只是如此,后来太平公主与李隆基势同水火的时候,太平公主多次请李宪出山,都为李宪拒绝。

    先天政变,李隆基绝地反击,李宪身为老大又义无反顾的为弟弟投身对抗太平公主的第一线。

    在政变中,他的任务最为重要,负责稳住他们的父亲李旦。

    结果因为裴旻的出现,发生了小小的意外,政变发生之时,太平公主跟李旦在一起。

    又是李宪,以性命要挟,迫使李旦控制了太平,这才令得先天政变大获功成。

    对于李隆基而言,他是长兄一手带大的,太子之位也是长兄让给他的,甚至坐稳皇位减除太平公主,大哥李宪也是第一功臣。

    对于自己的父亲,李隆基心底怀有小小的抱怨,认为他偏袒太平公主,但是对于李宪这位兄长,李隆基除了敬爱找不出别的情感形容。

    这样的大哥都不信,天下还有可信之人?

    所以李隆基完全不想再听崔澄、崔鸿半句辩解,直接将他打入死牢了。

    对于当前的乱局,李隆基也是一筹莫展,不知如何善后,更不知如何面对裴旻。

    裴旻开开心心的跟自己的大哥讨论这千古笛曲《梅花三弄》,又如何跟太子、王皇后甚至莫名的巫蛊师密谋?

    麻烦事还不只是这些,今日自己劳师动众的包围的裴国公府,内幕要是传出去,他这张脸往哪里放?

    尤其是青龙,此事若是公诸天下。

    后世青史又如何评价他?

    身为皇帝,他最是在乎自己未来的评价。

    一想到这些林林总总的事情,李隆基也是一阵头大,心底对于崔澄、崔鸿更是恨到了骨子里,也怨自己心底明明是不信,为何还要莫名的在意那一点点的可能,现在弄得下不了台。

    李宪对于自己这个弟弟很是了解,见他一脸为难,也明白了他的担忧。

    略一沉吟,李宪来到裴旻身旁,拉着他走到了一旁,将自己了解到的如实情况向裴旻细说。

    裴旻自己当然知道各种情况,但是还是展开了自己深厚的演技,根据李宪的述说露出不同的表情。

    听到崔澄、崔鸿诬告时候的愤怒,听到李隆基率兵包围裴府的那一点点的惊惧,都显露出来。

    既不浮夸,又能展现意味。

    李宪作为一个兄长,将古代友悌的高贵品格体现的淋漓尽致,详细的说道:“并非三郎不信国公,实在是事情太大。三郎身为皇帝,不敢冒一丝一毫的风险,还望国公体谅三郎的难处。”

    裴旻诚恳的道:“旻不敢怪罪陛下,何况身正不怕影子斜,在下行的端做得正,也不在乎各种审查。只是此事闹得颇大,想要善后却是不易。这详细经过要是传出去,恐有损陛下声誉。”

    李宪慷慨道:“即便此刻,国公依然能为三郎考虑,着实不易。此事确实是三郎失察在先,他身为君王,不便道歉。李宪身为兄长,替三郎向国公赔罪了。”

    他说着慎重的向裴旻作揖而拜。

    裴旻诚惶诚恐的还礼,心底的敬意更深了一分。

    来到古代十多年,他遇到了很多的人物,各方各面都有。

    有的让他敬慕,有的让他鄙夷。

    而今让他由衷敬佩的人又多了一个!

    宁王李宪,确实是当世绝顶的人物。

    略一沉吟,裴旻对着李宪一笑道:“有了!”

    他大步来到李隆基面前,躬身拜道:“臣谢过陛下重赏,裴府年久失修,陛下派兵卒为劳力为臣重修府宅,臣深感荣幸。”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