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到反击的时候
    古人以帝王为尊,是故对于帝王的过错,大多都不予评价。

    即便是不得已,也会用诸多奸臣顶缸。

    其实若非当权者的器重重用,哪有那么多的奸臣?

    纵观历史上诸多奸佞,又有那个不是皇帝惯出来的?

    世上诸多奸佞确实值得痛恨,但真要说起来真正的罪魁祸首还是皇帝。

    这个道理并非世人不明白,而是装着不明白,不能说也不能追究。

    很多时候,皇帝错的也是对的。

    因为他是君王是君父。

    这也是封建时代的铁律!

    裴旻固然在这方面未有古人这般愚钝的思想,却也不愿去触犯这千百年不变的道理,非要给自己讨个公道,让李隆基给自己道歉。

    所以很痛快的给了李隆基一个台阶。

    这个台阶并不怎么漂亮,却也是现在裴旻能够想到的最好台阶了。

    毕竟现在不只是兵围,还动了土,除了翻修府邸,也找不到别的借口理由。

    李隆基见裴旻送上了台阶,也跟着笑道:“朕记得,府中的陈设装饰还是数十年前薛驸马府的模样,也是该修一修了。静远功高卓越,朕以现在的裴府为基,重新给你修缮。”

    “谢陛下隆恩!”裴旻高声拜谢。

    宁王李宪道:“我府中的酒席未撤,不如一并去我府上。正好让三郎也品评一番笛曲的千古绝唱《梅花三弄》……”

    李隆基在这里呆的浑身不自在,毫不犹豫的应诺下来。

    众人由一并赶往了宁王府。

    玉真公主本想一并前往,想了想却往皇宫的方向走去了。

    到了宁王府,裴旻绝口不提此间之事,李隆基自然也不好意思再说。

    话题围绕《梅花三弄》而谈。

    李宪自然少不了吹奏《梅花三弄》。

    李隆基赞不绝口,带着几分抱怨的道:“有此曲谱,静远竟然不献于朕,该罚!”

    裴旻忙道:“陛下这可冤枉臣了,臣在凉州也在这为陛下收集龟兹曲谱呢。只是未有所获,反倒是从甘家人的手中得到了这《梅花三弄》。要是琴曲,鼓曲,臣定是献给陛下的。但这笛曲,不怕说句实话,论及竹笛造诣,宁王诚可谓天下无对。”

    李隆基未有不快,反而赞同道:“静远这话说的不假,大哥的笛艺,就如朕的羯鼓,静远的三尺宝剑一样,皆是天下无双。”

    裴旻一时间不知如何接话了,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般不要脸的。这赞美别人,也不忘夸夸自己。

    李隆基并未在宁王府久呆,寒暄一阵,坐了半个时辰,便告辞而去了。

    在即将走出大厅的时候,李隆基留下了一句话:“静远,今日之事,朕会给你一个交待!”

    他说着,大步走出了大堂。

    裴旻淡然一笑,他当然知道此间事情未了,目前李隆基只是知道崔澄、崔鸿说谎戏耍于他,目的缘由什么也一概不明。

    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了解,特来宁王府,也是为了安慰他。

    裴旻自无闲情再跟李宪他们嬉戏吃喝,跟着告辞离去。

    李宪将裴旻送出了府邸,看着那远去的身影,惆然长叹。

    李范没心没肺的道:“大哥,我们兄弟继续喝酒,叹什么气。不就是误会嘛,解除就好了。”

    在音律上,李范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但于政治场上却如同白痴一般天真。

    李宪摇了摇头道:“四郎你不懂,此事还是刚刚开始。会闹得多大,得看这事有多大。为兄估计不小……”

    回到裴府,府中的兵士并未撤完。

    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将会负责裴府的翻修建设。

    只是现在李隆基的任命还未传达,工部的人还未收到消息,没有画下翻修的图纸,他们根本无从下手。

    裴旻跟着他们打了一个招呼,来到了后院,离厨房不远的一个小间。

    这小房间四面无窗,是熬药炖汤之所。

    也是刘神威为裴旻熬药的地方,

    此刻小间里并无外人,只有刘神威跟他的徒孙小药童。

    之前的熬制的汤药已经过了火候,只能重新熬制。

    裴旻走进了小间,一把将小药童紧紧抱了住,轻声的在他耳旁道:“辛苦你了!”

    刘神威在一旁看的打了个寒颤道:“虽然老朽知道,你是抱着尊夫人。可老朽的眼睛未瞎,就在这大白天里,国公抱着跟老朽徒孙一模一样的面孔,老朽这心底自打哆嗦。”

    小药童不是别人,正是娇陈。

    裴旻一直等着的也是娇陈。

    能够布下这天衣无缝的局,若是没有娇陈独步天下的易容术,根本就做不到。

    这大事即来,裴旻、公孙幽、公孙曦皆感觉到了自己一举一动都为监控了起来。

    裴旻也利用这一点,形成了这个局面。

    首先,裴旻一早就出府了,只是他不是以裴旻的模样出府的,而是一个不起眼的下人。

    远离了裴府,他才洗掉了脸上的伪装,前去宁王府赴宴。

    至于梨老,也确确实实的跟着刘神威一并来的,只是跟着他来的人不是梨老。

    在前一天的晚上,娇陈已经将刘神威的徒孙乔装成了梨老的模样。

    崔鸿为防万一,派来的江湖好手见到的也确确实实是裴旻。

    只是此裴旻是娇陈乔装的。

    裴旻是娇陈心中的天,对他的一切比自己都要了解。

    模仿他,别说是一个外人,即便是裴母都未必认得出的来。

    刘神威、梨老夫人抵达裴府的时候,真的小药童已经为娇陈伪装成另一人送走了。

    府中的假裴旻,自然成了小药童。

    因故崔鸿与卢杞,他们的消息没有半点的错误,他们的人确确实实看见了刘神威与梨老上了马车,也确确实实看见了裴旻在裴府,利用视觉上的假象,让他们干了一件天大的蠢事。

    整个布局的关键是不能让裴府的下人发现假裴旻与假梨老夫人。

    所以宁泽的存在很重要,他会在关键的时候,将府中的佣人侍婢聚集在别处,让假裴旻与假梨老夫人自由在府中行走,而不被发现。

    至于真正的裴旻其实早已跟着李隆基最信任的长兄宁王李宪一并喝酒聊天了。

    “事情算是结束了嘛!”娇陈没有理会刘神威的吐槽,反手保住了裴旻,一脸担忧。

    “怎么可能?”

    裴旻捏了捏小药童的鼻子道:“危险解除了,到反击的时候了。”他看着屋外,悠悠的道:“要是我没估错,这个时候,卢杞应该跑了吧!”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