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不听!
    长安南门!

    一辆不起眼的马车悄然离开了千古国都,往南而行。

    卢杞带着几分颓废的躺在马车里,双眸充满了不甘,还有一丝丝的愤慨,脑中不断的问着自己:“怎么可能失败,怎么会失败?”

    对于裴国公府上的一切,他并不知道。

    但是过了那么久,一点动向也没有,以卢杞的警觉心已经察觉到了异样,准备跑路了。

    当他准备好一切的时候,依旧没有获胜的消息传来,反而一片宁静。

    卢杞知道他们彻底失败了。

    裴旻勾结巫蛊师谋害李隆基,皇太子、皇后皆参与其中,这种天大的事情,真要发生,岂会如此安静?

    卢杞没有任何迟疑,选择离开,暂避风头。

    马车行出长安十里,卢杞掀开了车窗帘,探出脑袋,看着巍峨的长安城,想着自己心中的抱负野望,低声念道:“我还会回来的!”

    这出了长安城,卢杞也松了口气,想着崔鸿,露出了几分幸灾乐祸的表情,念道:“元长兄啊,元长兄,现在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你可别将兄弟我供出去。以后每年你的忌辰,少不了你的三炷香。日后兄弟我发达了,有机会再于你报仇。”

    想着他们崛起的大局就这位破灭,卢杞亦忍不住在心底念着:“裴旻”二字。

    他并不认为崔鸿会将自己供出去。

    他们世家同气连枝,固然会有内斗,但现在这生死存亡之境,还是能够并力以对的。

    易地而处,卢杞也不会将崔鸿供出来。

    这也是他们自幼给洗脑的原则大局。

    一边说着,卢杞也暗自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没有立刻加入青龙,成为崔鸿的帮凶。

    原来卢杞自视甚高,不愿意在崔鸿麾下行事。

    固然一直为崔鸿出谋划策,却也没有介入其中,不掺和青龙的一切事物。

    真要细查,只能查到他卢杞跟崔鸿关系密切,跟青龙并无瓜葛。

    只要避过了风头,他又是一条好汉。

    卢杞在脑海中思索着未来的路,短期内长安是来不得了,不如去边境凑凑热闹,东北的张守珪与渤海国打的如火如荼,可以去混个好的出身。

    正思考间,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卢杞心脏莫名的跳动,猛地掀开车帘,却见六七人挡在了马车前。

    他们一个个身配刀剑,做江湖游侠的打扮,为首一人竟是女子。

    卢杞双眼瞳孔一缩,交锋了那么久,大名鼎鼎的公孙大娘、公孙二娘,他焉能不识?

    固然不知道是大娘,还是二娘,但任何一个,皆非易于之辈,

    左右看了一眼,时近黄昏。

    这长安的南门通往南边巴蜀一地,蜀道难行,行人本就不多,这个时间段,官道上一眼望去,竟无一个行人。

    “冲过去!什么也别管!”

    卢杞发狠了心,吩咐车夫脸上露着狰狞的笑脸。

    车夫也不是凡人,一扬马鞭,对着挡在他们前面的江湖游侠直冲而去。

    “散开!”

    公孙曦大叫了一声。

    卢杞藏得严实,公孙曦并未将他归于青龙一党。

    但是裴旻却让他们盯着卢杞,说卢杞若跑,定是参与者。

    果然卢杞跑了,还跑的神神秘秘,故弄玄虚的兵分三路。

    一路走水,一路从东门而去,最不起眼的就是这一路,南行。

    他们掩盖的不可谓不好,只是对上了地头蛇青羽盟,一切行动,都在监控之下。

    卢杞这反应的越是过激,越能证明他的心虚。

    公孙曦叱喝一声,向左一跳,避开了横冲而来的马车。

    但就在她与马车交错而过的时候,朝霞剑猛然挥劈而出,准确无误的砍在了车轴的锁扣上。

    马车往前跑了不过五六丈,车轮便脱车轴而出,马车轰然倒向了一边。

    卢杞就如导弹一样,从马车里飞了出来,脸部着地,翻滚了两圈才停下来。

    马车夫表现的却尤为意外,一个敏捷的落地翻滚,将所有的力道都卸去,完好无损的站稳了脚跟。

    公孙曦眼睛一亮,喝道:“你们去抓卢杞,这个家伙,交给我来!”

    公孙曦两个箭步一到近处,手中长剑画破长空,瞬息间刺上马车夫咽喉。

    出手又快有准,先声夺人,大家风采,一览无遗。

    马车夫并非凡人,五姓家族中卢家固然大不如前,底蕴还是有一些的。

    卢杞是卢家后起之秀,他的护卫也是家族精挑细选的好手。

    或许在江湖上籍籍无名,实力却不可小觑。

    马车夫冷喝一声,脚步前移,双手聚力,将由头上闪电劈下,以刀的刚猛霸道来克剑的轻盈刁钻。

    公孙曦微微却晃动,朝霞剑似吞若吐,在高速进攻下,居然诡异的绕开了长刀封锁的路线,化作一道精芒,电掣而去,直取马车夫脸门。

    这一出手,将越女剑法的奇幻无方,展现的淋漓尽致。

    马车夫心底生寒,早听说公孙姐妹的越女剑法难以抵挡,但只有真正遇上,才能体会个中可怕。这心中胆怯,气势徒然弱了三分,不得不回刀格挡。

    公孙曦一剑占得上风,根本不给对方反击的机会。

    长剑旋飞似雪,没有劲气鼓荡,也没威猛无俦的气势,有的就是诡异刁钻,让人防无可防。

    裴旻、公孙幽的剑攻守兼备,但公孙曦的剑却是有攻无守,招招攻敌必救,全无防守顾虑,刷刷两剑,一剑刺进马车夫大腿,一剑在他左臂上划了一道口子。

    马车夫勉强接了十剑,再也抵挡不住,给公孙曦制伏。

    收剑回鞘,公孙曦来到卢杞面前,看着一脸血污,几乎摔扁了的大半张脸,原本想给他耳刮子出出这些天的恶气,但见人家好好的一个世家少爷,给自己弄的破了像,也动了恻隐之心,不愿意多加羞辱了,说了一声:“带走!”

    她并不知道,就卢杞那张脸,破不破相其实都一样。只是现在的他演不了青面兽了……

    “盟主,你听我说……”卢杞知道自己给带回长安的下场,顾不得全身的疼痛,猛力挣扎着叫道。

    “不听!”

    公孙曦利索的说了两个字,让人给卢杞的那张嘴堵了起来,带回长安。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