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悲剧卢杞 帝王心思
    卢杞的嘴巴给塞了臭袜子。

    现在是冬季,江湖人大多邋遢,随心所欲,月余不洗澡也是正常现象,那袜子的滋味可想而知。

    一嘴的馊咸味,将他隔夜饭都呕了出来。

    偏生嘴巴塞住,吐不出来,就着馊咸味又咽了下去……

    那滋味当真让人醉仙欲死。

    卢杞给恶心的如死猪一样,倒在了地上,气若游丝。

    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会给发现?”

    若卢杞知道真正的原因只怕要气的一口老血喷出来,立刻气死都不够,还得气活过来,再死一次。

    这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叫卢杞!

    原来在等娇陈到来的时候,裴旻跟展鹏见了一面。

    那位昔年内卫的教官给裴旻的第一印象就是朴实,看不出有什么特点,甚至看不出他精于武艺。

    展鹏的修为深浅,裴旻居然一点也看不出来,这样的人不是到了他无法项背的境界,就是藏的很深。

    裴旻对于自己的剑术修为还是很自信的,这个世界就算有这样的人物,那也是山林里那些活了七八十年的老怪物,如同张三丰那样的武学大宗师。

    展鹏这个年岁显然属于后者。

    一番交谈,裴旻也明白了为何崔澄、崔鸿对他锲而不舍了。

    展鹏在昔年内卫中地位并不算高,是那种才高无后台类型的。

    但这样的人往往最得人心,诸多从经过他训练出来的内卫,对于自己这个本领奇高,脾气又好的教官统领都很敬重。

    经过展鹏训练的那一批人,活到现在大多都是青龙的骨干,地位非凡。

    展鹏通过他们,兼之自己的明察暗访,得到了诸多机密。

    也是从展鹏口中,裴旻确信了崔澄、崔鸿控制着青龙,更加知道了崔鸿掌控的隐藏力量。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裴旻并未让青羽盟调查崔家,而是动用了他在长安的情报网暗自调查。

    卢杞也走进了裴旻的视线。

    卢杞很是狡猾,他跟崔鸿关系极好,却与青龙划分界限,各方资料都没有他。最多的资料就是崔鸿的好友……

    五姓世家同气连枝,彼此后人皆沾亲带故,关系密切并不奇怪。

    但是得知卢杞这个名字,裴旻不淡定了。

    中唐奸相,前有李林甫,后有卢杞。

    至于杨国忠,不能说他不奸。但跟他们两位比起来,杨国忠还不够这个资格。他就是无能废物,满脑子的稻草,就靠着李隆基的宠信横冲直撞。

    而李、卢二人却是真正的大奸大恶,他们杀人不见血,靠的是自身的歹毒心思与权谋。

    裴旻依稀记得卢杞手段可怖,为人阴毒残忍,违背德义,不断的嫁祸诬陷,排斥忠良,令得天下疮痍满目。

    最让裴旻接受不了的是卢杞,打压颜真卿不说,最终还逼颜真卿送死。

    颜真卿作为一代名臣,身负相才,经历无数次大起大落,直至为卢杞害得忠至灭身。

    慢不说卢杞在历史上的行径无法饶恕,现在颜真卿是他的徒弟,这不给自己未来的徒弟报仇,算什么师傅?

    故而裴旻没有半点迟疑的将卢杞算计在内,让公孙幽、公孙曦盯着卢杞这小子。

    卢杞若跑,坐实他知道内情心虚。

    若不跑,那真就跟卢杞没关系了。

    以卢杞在历史上的表现,真要知道详情,不可能会留着等死。

    但就算是他不知道是无辜的,裴旻也打算假公济私,诬陷他一下。

    对于这么一个坏胚,杀了,等于是除恶,造福未来。

    听到裴旻说反击,娇陈心里一紧,握着爱郎的手,手心都冒出了汗,颤声道:“此事涉及诬告郎君谋反,过于大了。郎君涉及过多,是否恰当?”

    以往的娇陈绝不会说这种话的,裴旻做的每个决定她都支持,即便真有危险,大不了就是夫妻一并共赴九泉。

    现如今她却舍不得。

    因为她除了是一个妻子,还是一个母亲。

    她想看到小七、小八长大成材,想看到小七嫁人,小八娶媳妇,甚至想要抱孙子。

    娇陈此次从凉州赶来,一听陷入谋反案,整个人都有些吓傻了。

    所谓十恶不赦即是谋反、大逆、谋叛、恶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义、内乱。

    十恶之罪,谋反为先。

    在古代就没有比谋反更严重的罪行。

    裴旻能体会娇陈的心思,安慰道:“放心吧,事情走到这一步已经明了了。为夫这里没有危险,也不会涉入其中。”

    “不过有些事情是想躲也躲不了的,陛下很快就会发现崔澄、崔鸿将太平公主的青龙一分为二,真正的力量在为世家效力,甚至与他为敌。然后陛下会给我特权,让我负责调查此事。”

    “也唯有这样,才能为我们,为青羽盟圆谎的同时,将诬蔑我们的敌人,一网打尽。”

    娇陈不解道:“陛下都不信任郎君了,还会将这重任交给郎君?”

    裴旻道:“这帝王心术,最是难懂,也最是可怖。陛下真要不信我,他就不会亲自来裴府了,直接将我拿下最是直接。当年药师公李靖给诬告贪污,太宗陛下都直接将之下狱,何况是我这谋反?”

    “任何一个君王,都不会小觑谋反这事,哪怕只有一点点的万一,他们都不会赌,更不敢赌。”

    对于这点,裴旻看的很开,并没有任何负面情绪。

    李隆基在军务行政上给了他那么多的支持,他不会因为这一点事情,就真的不满反感。

    裴旻笑着续道:“而今真相大白,陛下自不会深究。再说了,此事关乎他的颜面,越少人知道越好。他只会将彻查的任务交给他最信任的人。高力士自不用说,是一个。但是高内侍主内惯了,让他主外,未必有那能力调查的一清二楚。所以,他需要一个真正的主事人,为夫肯定也是一个……”

    娇陈白眼道:“依照怎么说,高内侍的职责与存在,与其说是协同郎君,不如说监视更好一些。”

    裴旻赞道:“夫人冰雪聪明一点就透。要是高内侍不在,我还会束手束脚的,怕给人说成是公报私仇,有高内侍在,就能够堂而皇之地将他们一网打尽了。要不了多久,陛下就会连夜请我入宫的。夫人就等着看吧,看看为夫猜测的对是不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m.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