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所料无差
    长安皇宫。

    李隆基满心怒火,满脑子的疑问,回到了皇宫,双手揉着太阳穴,头痛的望着高力士道:“高将军,今天这事,你怎么看?”

    高力士苦笑道:“请恕老奴愚钝,看不透,也看不明白!”

    “朕也不明白!”李隆基气急败坏的道:“这是朕见过最傻的最愚蠢最无脑的诬告。整件事充满了可笑,要不是事实发生,说出去都是没人信的笑谈。”

    他话还没说完,心底加了一句,这个笑谈还是朕一手主导的。

    真要传出去,他这个皇帝哪里还有脸见人?

    “崔澄、崔鸿!”

    念着这两个人的名字,李隆基心底的火就不打一处来,同时又有着莫名的不安。

    崔鸿,他并不了解。

    但是崔澄,原来是他的邻居。

    两人相交多年,对于他的能力还是很认可的。

    崔澄是五姓世家之首崔家的嫡系,受家族栽培,能力非常出色。

    当时崔家三兄弟,老大崔湜、老二崔液、老三崔澄,各以才名动长安。

    以崔澄的本事才智,要诬陷一个人,不至于出此昏招,干这种荒唐可笑的事情。

    这种一搓就破的谎言,崔澄为什么要赌上自己的一切?

    “这其中一定有问题!”李隆基斩钉截铁的分析道:“只有两个可能,不是青龙出了问题,就是静远真有问题。比起青龙,朕更信静远!高将军,你立刻去查,青龙现在由你暂管,给朕查一查这问题到底出现在哪!”

    高力士高声领命,匆匆去了。

    便在李隆基耐着性子等消息的时候,却有宫人来报,说太上皇李旦请他往百福殿一叙。

    李隆基大感讶异。

    因为太平公主的关系,他们父子始终有着一层揭不开的隔阂。

    大多时候,都是他前往百福殿看望李旦的,极少得他召见。

    父子两人相见也没有什么话题可说,都是一些刚聊,很是尴尬。

    李隆基也去的少了。

    不过再怎么说父子终究是父子,血浓于水,彼此还是存着那么一点点的担忧。

    李隆基不敢迟疑,立刻动身,也带着几分好奇的问向传召太监:“可是上皇为何寻朕何事?”

    内侍太监毕恭毕敬的道:“回陛下,内臣不知详情。只是玉真公主进了宫,找了陛下,现在正跟上皇一起。”

    李隆基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以手扶额,难受道:“这丫头,朕算是服了她了。”

    硬着头皮,走向了百福殿。

    李隆基毕竟不是武则天,也不是朱元璋、朱棣。

    不同的皇帝,处事风格不一样,面临的环境也不一样。

    武则天、朱棣的皇位来路不正,需要内卫、锦衣卫这样的机构维持统制,而朱元璋是面对一群跟着打天下的骄兵悍将,也需要锦衣卫这样的机构。

    李隆基的皇位来源却是堂堂正正的,固然倚仗两次政变登顶,但两次政变都是众望所归。

    除韦后、武氏余孽是大快人心,除太平公主也是大势所趋。

    李隆基自身也不是多疑之辈,对于青龙并不是很重视。

    当初只是觉得与其将青龙销毁,不如收为己用。

    这些年青龙也只是充当眼线,并无任何过激的动作。

    李隆基甚至都不太关心青龙的发展,他信任崔澄,便将青龙完全交给他负责,自己不闻不问,就算接触也是由高力士负责的。

    也因如此,给了崔澄为所欲为的空间。

    高力士负责调查青龙,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这也是崔澄、崔鸿彼此不沟通造成的。

    崔澄根本就不知自己儿子的谋划,他一门心思都在针对青羽盟,意图找出明悟和尚,给自己找回颜面,根本没有调查裴旻,没有调查不相干的仁德药坊。

    既然没有调查,崔澄如何笃定裴旻就在裴府,仁德药坊有巫蛊师出没?

    最为关键的是青龙上下根本不知道太子给裴旻招揽密信。

    高力士机警聪慧,在揣摩人心上有得天独厚的天赋。

    将青龙聚集起来逐一问话,加上自身的分析,固然没有确切的实据,却也察觉了猫腻。

    高力士想到了日前崔澄的话,崔澄介绍自己儿子的时候,裴旻勾结巫蛊师谋反是崔鸿发现的。

    但他问青龙崔鸿,青龙上下大多只是知道崔鸿是崔澄的儿子,根本就没有真正负责过青龙的事物。

    种种可疑,跃然纸上。

    现今明显上的青龙只是表面,定然还有另外一股力量没有显露出来。

    高力士尽管没有真凭实据,却也足以交差。

    将青龙的诸多可疑回报给了李隆基,这位李家三郎顿时暴怒而起,大怒道:“昔年诛太平,此贼兄长崔湜以毒药谋害于朕,幸得静远提醒,才免受此祸。以崔湜之罪,足以牵累家人。朕念及此贼对朕忠心耿耿,不予怪罪。却不想早怀二心,实在可恨,气煞我也!”

    固然对于崔澄,李隆基确实不如裴旻那般受宠。但在他的心底,崔澄一直是自己最为信任的亲信之一。

    恩宠有高低,但信任却无高下之分。

    也是因为这份信任,李隆基不闻不问青龙之事,也是因为这份信任,让他在控告裴旻的时候,令之左右为难,最终为了那一点点的万一,选择了动兵。

    换做是他人,李隆基绝不会轻易相信。

    盛怒过后,李隆基又觉一阵心悸,青龙的情况特殊,当年在太平公主手上,他们无孔不入,给了他莫大的压力,甚至对之心生恐惧。

    直到太平诛服,将青龙握在手中,这种压力才消除殆尽。

    如今发现青龙还是敌人,那种感觉再次涌现。

    沉吟了半响,李隆基道:“高将军,劳烦你跑一趟。召裴国公入宫……”顿了一顿,叫住了刚刚走出大厅的高力士道:“顺便将宁王一并请来。”

    高力士来到裴旻府上的时候,已经过了凌晨时分了。

    裴旻得知高力士到来,对着娇陈得意的笑了笑。

    娇陈见一切皆在裴旻预料之中,心底也是略安,给裴旻整理了一下衣着道:“现在妾身见不得外人,就不送你了。”

    裴旻在娇陈的脸颊上轻轻一吻,带着几分暧昧的道:“等我回来!”

    他知道自己今夜不回来,娇陈怕是睡不着的,这许久不知肉味,索性就不睡了。

    娇陈妩媚的给了一个媚眼。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