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功成身退
    其实李隆基对裴旻是有所隐瞒的,当然不是不信任的原因,而是不能说。

    在李隆基的眼中,裴旻一直是一个直臣。

    是那种能够为了公理道义,敢于直谏的直臣,非是高力士这样贴心的弄臣。

    这一点既是李隆基欣赏裴旻之处,也是比不上高力士的原因之一。

    裴旻有着自己的底线原则,而高力士没有。

    只要是李隆基要求的,尽管于理不合,于法不合,高力士也会为了李隆基去干。

    裴旻这里却不会,真的有损大局,他会毫无顾忌的直言出来。

    李隆基自不会将自己陷入左右为难的地步,所以他并未给裴旻讲王皇后、武婕妤与明悟和尚这些事情。

    然而这些事情,李宪却是知道的。

    李宪固然不像高力士那样对李隆基言听计从,可作为兄长,他能包容自己弟弟的错误。

    李隆基也将武婕妤的事情告诉他了。

    对于自己这个弟弟在这方面的痴情,李宪也无办法,只能搬帮着他瞒着此事。

    此刻听裴旻细说,李宪脑海中渐渐有了一个思路:

    因为展鹏,崔澄、崔鸿针对青羽盟,但是青羽盟有裴旻护着。就算他本人不在长安,却也没有多少人愿意招惹他。

    于是崔家父子故意捏造出明悟和尚,投李隆基所好,利用李隆基对武婕妤的感情,借李隆基之手来对付青羽盟。

    裴旻在长安的影响再大,亦大不过皇帝。

    李隆基要收拾一个江湖帮派,谁敢阻挡?

    本来借李隆基的手对付青羽盟是天衣无缝的计划,却因为封禅的原因,裴旻来到了长安,产生了新的变故。

    临时临急,崔澄、崔鸿只能将矛头指向裴旻。

    裴旻比之青羽盟难对付的多,唯有谋反大案,才能将他拿下治罪。

    他们开始对裴旻设局。

    但是因为青羽盟救了展鹏,掌握了崔澄、崔鸿的罪证。

    时间紧迫,容不得他们精心策划,故而狗急跳墙,以拙劣的手法,上演了这么一出闹剧。

    李宪道:“我料想裴府里应该有一些关于巫蛊术的东西,国公回去,好好搜查府中的每一处。崔澄、崔鸿敢笃定国公勾结巫蛊师谋反,必然早有准备。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国公意外不在府中,导致功亏一篑,证据没了用武之地。”

    裴旻脸色一变,立刻应道:“是我疏忽了,回府后立刻调查府中一切。”

    其实他早已知道有人潜入裴府,将刻有李隆基生辰八字的桐木偶人藏于剑阁“天下无双”的牌坊后边。

    只是故作不知而已,免得风头太盛,显得一切都在他控制之下一样。

    这也是他高明的地方,他的说辞八分真两分假。

    这样的谎言是最难猜透的,也只有这种说辞,才能够让李宪、高力士信服,从而令李隆基满意。

    同时也划清了与王皇后合谋的嫌疑,将青羽盟劳师动众的行为,说成是救展鹏,而不是明悟和尚。

    将明悟和尚归为从一开始就是崔澄、崔鸿为了陷害裴旻、青羽盟而虚构出来的人物。

    如此不论是裴旻还是青羽盟都撇清了自身的关系,彻彻底底成为了受害者。

    至于知道真相的崔澄、崔鸿,他们已经打上了逆臣的烙印,存着破坏李隆基、裴旻君臣关系的意图,他们的话不会有人相信的。

    说的越多,下场越惨。

    要是引出了他们跟武婕妤勾结的事情出来,等于在李隆基的脑袋上浇油,死得更快。

    紧接着展鹏也说了他所调查的一切,当然是实话实说。

    内卫传到太平公主手中的时候,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

    太平公主凭借她的人格魅力,收集招募了一群对她忠心耿耿的部下。

    当年的崔湜能够统率他们,是因为太平公主给的权利,他们至始至终都忠于太平公主一人。

    这部分人他们的反李隆基,视李隆基为仇敌。

    崔澄、崔鸿不足以号令这些人,他们唯有打着给太平公主报仇的旗号,才换得了他们的效忠。

    也就是说暗处的青龙是一个反李隆基的叛逆组织,而且这个组织牵扯进了五姓家族的成员。

    李宪忠于明白裴旻为何会苦笑着表示宁愿收获小一点了。

    五姓家族没有谋反的心思,但是青龙却是叛逆组织,核心的行动成员皆是反李隆基的。

    跳进黄河,五姓家族也洗不清这一切。

    针对展鹏提供的消息,以及青羽盟查到了一些线索。

    李宪、裴旻锁定了青龙的据点大本营,青龙寺。

    崔澄、崔鸿受关押的消息并未宣扬,唯有少部分了解详情逃脱了。

    绝大部分都落了网,成了阶下之囚。

    一路调查下去,五姓家族四家牵累其中。

    还有一些次于五姓家族的,也受到了蛊惑,参与其中。

    裴旻最初还担心裴家也掺合了进来,却意外发现原本确实有裴家的份,但因他逼得裴家改头换面。

    令得裴家改旗易帜,形成了以华阳夫人为主的家族团体。

    崔家对于裴家的新任家主不够信任,原先的约定作废,并未将之算在内,打算考察一二,在做决定。

    然而裴旻多次作出有损世家利益的行为。

    参与其中的世族一致认为不带裴家玩,令得裴家侥幸的逃过一劫。

    五姓家族!

    崔、卢、李、郑皆在其中,至于王氏,给排除在外。

    因为王家的影响力在北魏时已减退,至唐时武则天因为王皇后的关系,对于王姓特别痛恨,更是大衰,将太原王氏,称为‘鈒镂王家’。”

    所谓“鈒镂”就是银质而金饰,说王家徒有虚名,就跟镀金一样,意故而没有掺合其中。

    裴旻只是负责调查,如何惩处,不过问半句。

    李隆基并不将实力大损的世家当回事,却也容忍不得他们如此胡作非为。

    在证据确凿之下,御史台、刑部、大理寺也参与进来,兴起了一股腥风血雨。

    同时李隆基不与让人知道青龙的太多私密,也不想在武婕妤的事情上火上浇油,彻底绝了武婕妤出冷宫的道路,命人将崔澄、崔鸿处死。

    至于悲剧的卢杞,裴旻不想他乱说,从梨老那里求来了颠蛊,将他变成了一个疯子,因为他是策划人,也给判为死刑。

    随着崔澄、崔鸿、卢杞的死。

    裴旻、青羽盟也洗脱了嫌疑,不论是明悟和尚,还是巫蛊师,皆与他们无关了。

    裴旻功成身退。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