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功过相抵
    “国公,有眼不识泰山,您就饶过我这一次吧。我知道很多内幕,我知道青龙所有事情,也知道有多少人参与此次世族崛起计划。卢杞愿以此残生,为国公效力,帮助国公借此机会,洗脱一切怀疑。助国公青云直上,鹏程万里……”

    这是裴旻第一次见到卢杞时,卢杞说的话。

    不管他受到了何等侮辱,在见到裴旻的那一刹那。

    这位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奸臣,在第一时间选择了妥协,并且愿意交待所有,以换取自己的性命。

    卢杞很不要脸的哀求着,放下了自己的一切,包括尊严。

    若不是他给捆绑在柱子上,裴旻相信卢杞会毫无顾忌的跪下来。

    从卢杞的眼中,裴旻看到了真诚,还有不甘、渴望,诸多情绪。

    可唯独没有看见恐惧,对死亡的恐惧。

    裴旻在这一刻,有点了解对方了。

    卢杞并不怕死,他是不甘这样窝囊的死,渴望自己能够名垂青史,不管是美名还是污名。

    这人活一世,就要干一些轰轰烈烈的事情。

    即便是换得一生污名,亦无怨无悔。

    看着那双眼睛,裴旻心底竟然生出了一点点的惊惧。

    直觉告诉他,这种人不能留,他就跟李林甫一样的可怕。

    李林甫一开始与他无仇,地位身份底下,还能控制一二。

    卢杞却有卢家为基,还结了死仇。

    今日一时心软,换来的必然是可怕的后果。

    农夫与蛇的故事,三岁小孩都听过也明白。

    不但不能放过他,还不能让他这样回去。

    卢杞不是崔鸿。

    崔鸿有底线有担当,卢杞不一样,他没有半点节操。

    卢家的洗脑,显然比不上崔家。

    卢杞为了自己,能够出卖一切。

    裴旻不确定,卢杞回到长安府衙,嘴里会为了活命,说出什么话来。

    面对卢杞,他不敢赌。

    要将一个人的嘴巴堵住,最好的办法是杀了他。

    假若直接杀了卢杞,会给青羽盟留下诟病。

    梨老的颠蛊在这个时候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颠蛊是苗疆最厉害的蛊虫之一,喜欢食人脑髓。中颠蛊者,若未能及时去蛊,蛊虫将会破坏人脑神经,使之癫狂,成为疯子。

    因为太过狠辣,梨老从未对他人用过颠蛊。

    卢杞很荣幸的成为第一个。

    京兆府已经找到了杀害梨老儿子的真凶,确定了始作俑者即是卢杞。

    卢杞此刻虽不如历史上那么坏事做尽,却也展露了阴狠的一面。

    对于他,不论是梨老还是裴旻都未手软。

    “以上经过就是这样了!”

    在武德殿里,宁王李宪向李隆基汇报着这些天调查的情况经过。

    “不论是裴国公,还是刘神医,他们都从彼此家中的私密处寻到了类似于巫蛊术的陷害罪证。那一日,不管国公是去仁德药坊还是在自家中,皆会受到诬陷。只是他们想不到,刘神威固然在国公府中,国公却不在府上,致使原形毕露。”

    李隆基“哼哼”了两声,自信满满的道:“他们想不到的事情多着呢,朕从来没有怀疑静远的忠心,去国公府只是想看看,他们耍什么花样而已。果然,看到一场闹剧……”

    裴旻在一旁想着卢杞的事情,突然听李隆基这么说,心底嘀咕了一句:“到了这一步,怎么说都随你了。”

    但是表面上,他还是做出了感激的模样,道:“谢陛下信任,陛下是何等聪慧,几个蟊贼的卑劣伎俩,又岂能瞒得过您?”

    李隆基脸上有些躁意,嘴里却道:“此次能够揪出如此大的阴谋,你们三人居功至伟,朕自有嘉奖。至于青羽盟,立功也是不小,不过他们夜袭诸多府邸,也惹了不小的祸事。功过相抵,朕不予追究了。静远回去可告诫他们,即便是江湖人,亦是我大唐子民,需守我大唐法度。若再有无视律法自行径,朕决不轻饶。”

    裴旻要的就是这个“功过相抵,不予追究”,忙拜谢道:“陛下圣明,臣替臣那不懂事的劣徒,谢陛下的宽宏大量。”

    李隆基道:“明年的二月,朕准备动身摆驾前往泰山,行封禅大典,你们连日辛苦,正好休息休息。”

    裴旻知道接下来必然的一阵清洗。

    对此他固然有所不忍,却也知受害者罪有应得。

    世家禁锢思想学说,控制寒门晋升之路,是一大弊政祸害,将会令华夏文化开倒车。

    必需要将世家这种苗头念想,挽杀襁褓之中。

    要不世家接受现实,与寒门正大光明的比试,良性竞争。

    要不就是灭亡,随大流。

    结果亦是一样。

    世家都会随着影响力的降低,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

    这是大势所趋的必然之事。

    裴旻离开了皇宫,并未有回府,而是直接去了仁德药坊,让刘神威给他疗伤。

    经过长达月余的治疗恢复,裴旻的手臂已经能够使力了。

    只是还不能全力以赴,但是书写吃饭日常行径,早已不在话下。

    即便是使剑亦游刃有余,只要不过于用力,牵动经脉,皆无大碍。

    这恢复的速度远远的超乎了刘神威的预计。

    这巫蛊医配合话下的针灸活血术,确实有着非凡之效。

    到了仁德药店。

    梨老先用草蛊给裴旻修复经脉,施蛊之后,说道:“廖家的几兄弟,除了廖晴凤,其他人都回苗寨去了。他们本想向国公道谢的,老身念及事情刚过不久,恐生事端,就让他们回去了。”

    裴旻也不在乎他们的几声谢谢,点头表示明白,看着精神抖擞的梨老,心中却是一动,廖家的几兄弟他看不上眼,这梨老可是真正的大才,即能治病,还能用蛊。

    蛊术神奇,关键时候,绝对会有奇效。

    就如此次的易容术。

    崔鸿、卢杞固然年少,却皆非等闲。

    若非有娇陈的易容术,超乎了两人的常识,自己想要破此局,并不容易。

    倘若能收梨老为己用,那不易于多了一个杀手锏。

    裴旻漫不经心的问道:“那梨老打算如何?对于未来,有什么打算?”

    梨老苦笑道:“还能有什么打算?将国公手臂治好,自然回苗寨去,也只有苗寨适合老身吧。”

    正准备给裴旻针灸的刘神威,听到此话,眼眸中露出一阵不舍,轻轻的叹了口气。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