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挂羊头 卖狗肉
    倒不是刘神威动了春心,他活了这么多年,在爱情这方面早已看开,心若冰清。

    实在是活得太久太久,身旁的亲朋好友一个个都去世了。

    他记得孙思邈最小的一个徒弟,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小师弟,便是在二十六年前病故的。

    这多了一个师妹,多了一个能够在医术上探讨的知己,刘神威心底实在高兴。

    这听她要走,自然多愁善感起来。

    裴旻道:“我观梨老与刘神医一般,不只是有医术,还有令师悬壶济世之心。梨老就没有想过跟尊师一样,行医天下?不是我小觑苗寨,苗寨的格局太小,只要一个寻常的大夫坐诊,足以应对。以梨老这份医术,屈居苗寨,委实有些屈才。”

    梨老苍老满是皱纹的手,微微一颤道:“心思淡了!”

    裴旻笑了笑,道:“不是心思淡了,是哀莫大于心死吧!记得我们初次见面,那时我们是敌非友,梨老居然会因为我说巫医是煌煌大道而感动,可见您老是有悬壶济世之心,只是世人并不接受巫蛊医,反而将你们视为妖类,久而久之,才断了此念。”

    梨老深知裴旻厉害,对于裴旻能够看破他的心思,早已见怪不怪,道:“也有这个意思,早年下过山,险些让人活活烧死。不能说世人愚昧,但天下人对于巫蛊术确实过于惊惧,若非那些病急乱投医的,又有哪些真敢让我医治?”

    裴旻道:“那是梨老不会包装,太过实在。非要说什么巫蛊医,可以挂羊头卖狗肉嘛!将巫蛊医改为苗医,或者南医,在扯着孙药王的大旗,说是药王之徒。将蛊虫说成灵药,你看世人接不接受。”

    梨老怔了怔,她从未往这方面想过。

    裴旻续道:“西汉《世说新语》中有言,古时为医者曰苗父。苗父之为医也,以营为席,以刍为狗,北面而祝,发十言耳。诸扶子而未者,举而未者,皆平复如故。可见苗医并非不为世人接受,世人惊惧的是巫蛊术而已。”

    梨老听了大感意动,囔囔自语道:“苗医!”

    裴旻直接抛出了橄榄枝,道:“梨老若是不弃,可来凉州。凉州位于西方,那里胡汉杂居,有汉人,有突厥人西域人,还有大食人,是各种文化汇聚之所。新鲜的东西最容易让人接受。凉州是我的地盘,有我庇护,也无人刁难。只要医得一二疑难杂症,相信苗医定会为当地人接受。慢慢的,通过凉州传向东方。我相信,只要是对人对民有利,天下人会接受的。”

    刘神威也怂恿道:“凉州之前去过,那里确实不错,风气极佳。”

    梨老左瞧右瞧一时间也未拿定注意,带着尝试的心态道:“也难得出来一趟,就去凉州看看吧……”

    裴旻眯眼笑了起来,知道此事十之**成了。

    他此言非虚,凉州确实很适合梨老的发展,也相信那里的水土风气,定能让这位大才留下。

    **********

    长安城里现在要说最红火的人,莫过于张说了。

    张说此人也是一代英杰,字道济,永昌元年,武则天在洛阳南门亲自举行制科考试,命吏部尚书李景谌考核策论,张说的应对排名第一,从而走上仕途。

    张说是武则天朝的栋梁之一,与狄仁杰、张柬之、崔玄暐、姚崇、宋璟这些人一样。

    张说效忠武则天,并非是为武周,而是武则天身后的大唐。

    也因如此,敢于跟张易之、张昌宗对抗,为保贤相魏元忠而被流放钦州。

    神龙元年,张说复位,一路倚仗能力功绩,节节升官,到了景云年间,已经官至宰相,是李隆基的谋主。

    但是他与姚崇不和。

    姚崇向来独裁,很利索的将张说贬出京师。

    姚崇罢相之后,张说又回到了长安,继续委以重任。

    此次宋璟因武婕妤一事,得罪了李隆基,倍受冷遇。

    张说给任命为封禅大典的负责人,负责封禅所有事宜,并且指定为亚献之选。

    只要有政治嗅觉的人,已经意识到首相即将易主,未来的首相必是张说。

    这日张说将宋璟、苏颋、张嘉贞、王晙四人请到了府上,一起喝酒小聚。

    张说宴请四人的时间是申时,但宋璟、苏颋、张嘉贞、王晙都提前半个时辰到了,他们一个个身着官服,显然连家也未回。

    四人到了张府,一个个都一身轻松,也不管主人家到没到,好整以暇的聊着天,品着茶。

    宋璟品着杯中茶,一脸回味道:“裴国公神人也,若非他带起这股风气,某还不知这茶个中滋味。”

    苏颋抱怨道:“真神人,惹了天大的事情,不是挂上避客牌,就是往梨园躲,清闲的吃喝玩乐,却害得我们有家归不得。苏某还是首次对一人,又敬又恨。烦煞我也……”

    张嘉贞、王晙一个个感同身受,一脸苦恼。

    这青龙诛服,简单,清洗逆臣,也简单。

    可真要对付世家,却不简单了。

    世家最大的资产是人脉。

    他们以文交友,亲友可谓遍及天下。

    不管是达官贵胄,还是皇亲国戚,都有相交甚密的自己好友。

    宋璟、苏颋、张嘉贞、王晙都是文人出身,他们的知己自然大多都是文人,而天下文人,以世家居多,活了一大把年岁,世家朋友可谓遍地。

    如今世家蒙难,也不知会闹得多大,牵连多少人。

    为了自保,几乎所有朝中重臣的门槛都要给担心受牵连的求助者踏平了。

    宋、苏、张、王四人都知道,只要回府,必定要跟府上那些上门来的好友打交道。

    与其这样,不如先来张说府上避一避。

    张说过了半个多时辰,才一脸郁郁的走进了会客厅。

    见宋、苏、张、王世人怡然自得,立刻抱怨道:“你们倒是清闲,都说说怎么办吧!在这样下去,某都不敢回府了。”

    四人听了,都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宋璟也知道张说的崛起是继任他的首相之位的,但他与张说是好友,也不羡慕嫉妒,关系一如既往,说道:“好了好了,此事我看适可而止。此次世家们确实过了。但真要将他们斩尽杀绝,不只是朝堂一大损失,我大唐文化也将受重创。”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