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天意难违
    裴旻漫不经心的看着崔璆、卢嶷、郑虔、李载四人。

    他的这两个要求一点都不难,反而很简单,但却让崔璆、卢嶷、郑虔、李载四人沉吟了许久,一时半刻拿不定主意。

    宗塾是他们培训人才的基地,是他们的根基。

    减少宗塾,将族里优秀的教书先生调往公塾,传授寒门子弟学识,等于用自己不多的资源资敌。

    现在的他们已经做不到文化独裁了,师资力量是最大的优势。

    一但削弱自身的师资力量,将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弊端。

    四人没有让裴旻等很久。

    最为年轻的卢嶷,魄力也是最足,高声道:“我等身为大唐子民,就算未有食君俸禄,也因为国效力,为君分忧。我卢家愿意听从国公安排,尽全力的配合朝廷政策。”

    崔璆、郑虔、李载听卢嶷应下来,也知情况不应许拒绝,何况这其中还有很多操作的余地,看似危机,却也可以接受。

    念及于此,余下三人也应诺下来。

    裴旻笑道:“下午我便入宫一探,成与不成,我不敢保证,只能说尽力而为。”

    “如此就谢过国公了!”崔璆、郑虔、李载、卢嶷四人闻言一并大喜,慎重礼拜。

    四人心事以了,也未作久留,纷纷告辞离去。

    库狄氏却留了下来。

    裴旻撤去了五人的茶水,让人送上贺知章送给他的茶叶,道:“我这里有从巴蜀送来的滇茶,是我贺老哥送给我的。他是礼部侍郎,常与各地官员往来,礼物不少,刚刚没舍得拿出来。老夫人,可以好好品尝……”

    华阳夫人库狄氏没有好气的叹道:“朝廷又何必对我们赶尽杀绝,况且,你真的天真的以为崔璆、卢嶷、郑虔、李载这四人是好对付的?今天他们恭恭敬敬的拜服在你的面前,是因为有事相求。只要此事一了,就算他们不敢明里跟你对抗,唱反调,应了你所有要求。可暗自然让那些教室先生,阳奉阴违,只拿俸禄不管事,你又能如何?”

    裴旻看着华阳夫人,低低的叹了口气道:“老夫人,他们的心思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只是我不屑,也不愿意与他们计较细节而已。我知您对裴家的良苦用心,这里说一句您不愿意听的话,儿孙自有儿孙福,在大势面前,任何人的抵抗都是笑话,无济于事,不如放手。”

    “我知道,他们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我出张良计,他有过墙梯。但终究一点,改变不了。那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冤业随身,终有还账的一天。世家已经没落,即将到了尽头。别说是崔璆、郑虔、李载、卢嶷这些无名之辈,就算是谢安、王导,这些门阀的领军人物重生,也改变不了这个局面。”

    裴旻的话斩钉截铁:“在您老面前,我不怕说一句大逆不道的话。现在的世家,就如天下大势一样。这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无一朝代能够例外,秦汉如此,我大唐未来也是如此。所以你们将朝廷视为劲敌其实是最愚蠢的,你们的敌人不是朝廷,而是大势。要是理性的看待这一切,跟着朝廷走,或许能够多维持些许时日。一味的奢求重现昔日荣光,那结果就如扑火的飞蛾,终究是自取灭亡。”

    说道最后,裴旻带着语重心长的看着库狄氏道:“老夫人要灭你们世家的不是朝廷,也不是我裴旻,而是这个天!”

    他手指着上空道:“我今日所作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大势铺路而已……”

    库狄氏呵呵笑道:“国公此话,发人深省,老生要好好思量思量。”

    库狄氏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老大的不以为然。

    觉得裴旻有些危言耸听,门阀世家再怎么落寞,也有一定的底蕴。

    从秦汉到现在,这天下换了一批又一批,皇帝也轮了一遍又一遍,可他们世家依旧如故。

    就算遇到武则天这样心狠手辣的帝王,一样熬了过来,还有什么困苦熬不过去的?

    裴旻也不管库狄氏是真听进去,还是假听进去,反正他言尽于此。

    时代在进步,任何违反道理,阻碍进步的东西,都将给淘汰。

    历史上就算没有裴旻的存在,百年后,也会出现最为着名的牛李党争。

    代表进士出身的寒门庶族牛党战胜了代表北朝以来山东士族出身的世族,从而宣告了士族的没落。

    裴旻发现因为他的出现,让朝廷更加重视科举,进一步的呈现了取士不问家世,婚姻不问门阀的局面,加快了士族灭亡的脚步。

    现今这个局势,士族的没落将会进一步提前。

    最初没有机会,现在世家送上门来,裴旻也顺势给未来铺一铺路。

    也希望到了世家没落的时候,能够及时刹得住。

    免得如历史上一样,用一次持续将近四十年的党争来宣告世家的结束。

    毕竟牛李党争是自我内耗,并不值得炫耀。

    损耗的是大唐的利益,能够带着和平的渡过,那才是真正的美事。

    两人也不再此事上细谈。

    裴旻经过今日一事,也清楚的领会到政治场上的残酷。

    尽管此次他未受损耗,但也足以给他敲了一个警钟。

    库狄氏在政治方面的思想干略,出类拔萃,毫不逊于当年的上官婉儿,甚至更犹有过之。

    毕竟她现在活得好好的,而那个内相,尸体都化成白骨了。

    裴旻有着两世为人的才智小聪明,可应对政治场上的利益纠葛,真的比不上库狄氏老到。

    他能够混迹到今日,绝大部分原因还是在于得到了李隆基的器重和信任,而不是在风雨飘摇的政治场上一步步爬上来的。

    这里也很虔诚的向库狄氏请教。

    库狄氏固然因为世家之事,与裴旻意见相左,但却分得清主次。

    裴旻的存在,对于裴家利大于弊,也耐着性子跟他传授政治场上的心得。

    库狄氏也针对当前形势,做了一个分析,同时也给了裴旻一个忠告道:“陛下最重私心,不论何时何地,国公当需谨记一点,万不可过问他的家事。即便不赞同他的做法,也不可公然与自作对。这一点,还请国公谨记。”

    裴旻肃然点头道:“在下铭记于心。”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