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乘御辇
    送走了库狄氏,裴旻摇头而叹,心念道:“果然,在聪慧在理智的人,都避免不了时代的局限眼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世家的没落灭亡是不可避免的,但即便库狄氏这样有政治眼光的智者,亦不相信这历史的必然。

    对于世家的处置,李隆基的心思与裴旻是一样的。

    世家确实是一大潜在的危害。

    只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需要一个过程。

    即便是武则天那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铁血手段,也需要通过漫长的杀戮才达到目的。

    士族之所以强大,靠的是四点:政治、经济、生活地位、文化垄断。

    曹魏朝时期实行“九品中正制”,令得国家选拔官吏只看家世出身,导致门阀士族垄断了政府的重要官职。

    品官占田荫客制令得士族占有大量土地和劳动力,自给自足,有着实力雄厚的经济来源。

    他们不与庶族通婚,甚至坐不同席,处处排斥挤压寒门,以提高自己的身份。

    至关重要的还是他们垄断了文化,凭借自身强大的师资力量,源源不断的培养人才,同时也给寒门留有一点“余地”。

    真有那种经天纬地的大才,他们也会以入赘的方式将他们拉拢到门下。

    就凭借着这种门阀政治,士族千年不衰。

    可如今九品中正制、品官占田荫客制已被废除,政治、经济并不占优。

    生活地位也大不如前,科举制度的完善,令得诸多庶族寒门爬在了士族之上,并不是遥不可及。

    唯有文化垄断这一方面士族还仗着一定的优势。

    李隆基想要打破这点,屡不得其法。

    裴旻也是看破了李隆基这点心思,看出了他有些左右为难,才自作主张的应下为崔璆、卢嶷他们说情的。

    李隆基确实有些下不得台,封禅在即,他做不到快刀斩乱麻的大势杀戮,也不甘心纵容放弃,不上不下的。

    裴旻这个当事人都不计较了,李隆基自然开心的顺着台阶而下,道:“还是静远大度,这种事情都能看得开,放得下。最关键的是给对方下了套,还不自知。”

    李隆基一眼就看穿了裴旻的意思。

    崔璆、卢嶷将裴旻的撤宗塾,建公塾视为杀手锏,却不知真正的关键是第一招古籍名着。

    士族的师资力量的根源是书籍。

    古代不比后世,因为印刷的发达,网络的发达。

    只要有网络在,什么书都找得到。

    但是古代不一样,很多优秀的文学着作都给封藏起来的。

    士族一有好的文章,他们自己品鉴,然后存在藏书楼里,不给庶族天下人长见识。

    而庶族有好的文章,则需要通过士族的鉴赏,依旧存在他们的藏书楼里,不流传出去。

    久而久之,士族掌握着天下文学,而庶族几乎很难学到先进的知识。

    这一点也是为什么庶族难以赶上士族的关键所在。

    哪怕天资出众,但只有小学初中文凭的他们,与文化一方面如何比得上高中、大学文凭的士族。

    古代诸多文章失传,也跟这种模式密切相关。

    裴旻在凉州弄出了一个对民开放的图书馆,可以说直点士族这方面的死穴。

    只是即便是朝廷,他们的藏书也比不上士族。

    图书馆效果还不明显。

    但只要将那些先贤的古籍巨着从士族的藏书楼里讨要出来,然后经官方加印,以图书馆的形势分散天下,将会如昔年至圣先师孔子的有教无类一般,让更多想学向学,却又无经济学习的人,学到更多的知识,开通民智。

    裴旻表面为国库求书,其实是为了即将推行的官办图书馆政策求书。

    李隆基道:“我会安排宇文融亲自负责此事,定不让五姓世家有偷奸耍滑的余地。此人,你应该认识吧?”

    宇文融此人裴旻当然认得,而且还非常熟悉。开元初年,即是御史台的监察御史,在他手下干过。

    很有干略,很有想法,而且不怕得罪人,大有前途。

    裴旻离任之前,曾在萧嵩、宇文融之间犹豫过。

    最终他选择了萧嵩继任他的位子。

    裴旻没选宇文融并非他不合适,而是萧嵩更好一些。

    是金子总会发光,果然宇文融也得到李隆基的欣赏器重。

    裴旻了解情况,嘴里却道:“好像有点印象,在那里听过,记不太清楚了。不过能得陛下看中,应该是一个优秀的人才。”

    昨天与库狄氏请教了两个多时辰,裴旻也从她那里获取了很多心得经验。

    其中有一点就是可以在李隆基面前展示你的能力才智,但不要给他一种他不如你的感觉。

    一个皇帝,高高在上习惯了。

    若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证明自己比他强,就算当今圣上没有妄杀臣子之心,却也不会过于重用。

    这里裴旻改了原来的应对方式。

    李隆基果然哈哈大笑道:“想不到静远也会看走眼,这个宇文融当初还是你手下的人,是监察御史。朕观之,可一点也不比萧嵩逊色,现在是兵部员外郎了。他不但为人方正,还颇有文采,写得了诗,做得了文章,不怕给唬弄,是最合适的人选。”

    裴旻的表现过于出色,让李隆基这个皇帝感到压力颇大。

    他不是随波逐流的帝王,越是拥有出众的臣子,越要表现出自己的能力,免得给臣子比下去,不好掌控。

    现今见裴旻看走了眼,不如自己,特别开心。

    裴旻见李隆基笑的跟傻子一样,也在心底佩服,库狄氏的政治经验,确实管用。

    李隆基心情极好,突然想到了玉真公主,正待开口,却又吞了下去,道:“又是封禅,又是士族,这些天朕都未能睡好觉。今日静远替朕坚决了一大心事,顿觉轻松,有些疲乏了。你先回去吧,朕要歇一歇!高将军,让人将朕的御辇送来,静远就乘朕的御辇回去!”

    裴旻大感意外。

    乘御辇?

    这可是莫大的殊荣,在封建礼教君臣父子的年代,是可以写入史书的大事。

    一般而言,只有德高望重的老臣如房玄龄,还有功高彪炳的大将如李靖、苏定方这样的人物,才有资格乘坐。

    裴旻哪敢答应,连忙谦辞道:“臣不习惯做马车,还是骑马回去吧!”

    李隆基大手一挥,道:“休要鼓噪,朕就是要堵一堵天下人的嘴。”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