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一个玩具
    李隆基固然是皇帝,却也难堵天下人的嘴。

    就如昔年李世民一样,弑兄逼父,是他这辈子的污点。

    但是他如何弑兄,如何逼父的,史书上记载的一清二楚,即便或有美言之时,却也改变不了整件事情。

    李隆基兵围裴国公府,固然给粉饰成帮着俢屋子,但各种谣言,还是层出不穷。

    李隆基颇为烦恼,也怕三人成虎,令得裴旻多心。

    而今罪魁祸首崔家父子与卢杞皆以正法,李隆基想不到用什么来安抚裴旻。

    毕竟裴旻现在已经是大唐外臣第一人,手握十五万兵马,再给他封赏亦不合适。

    想来想去,也只能给予一些名誉上的嘉奖了。

    在董仲舒扭曲的儒家君臣父子的封建礼教下,臣子为君王做任何事都是应该的。

    孔子的原话本是“君待臣有礼,臣事上以忠”,经过董仲舒一改,变成了三纲五常中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也就是说以身代君,为君王而死,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李隆基想尽一切法子,要弥补自己的过失,也是极为难能可贵的事情。

    裴旻略一犹豫,只好作揖道:“陛下馈赠,臣愧受了!”

    这李隆基的御辇,不见得就比他的辛巴马背舒服。

    速度还慢,裴旻坐在上面大感嫌弃。

    除了威风,也感受不到别的味道。

    历史上坐过皇帝御辇的臣子并不少,但是开元一朝,还是头一回。

    因故在这威风上,却也无人可比,引起了阵阵哗然,让人欣羡。

    此后几日,裴旻不是在府中陪着娇陈就是在梨园享乐。

    这也是从库狄氏那里学来的韬光养晦之法。

    这天下不会围绕一个人来转,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其实没多大差别。

    就算没有他裴旻一样会转动,只是轨迹略有不同而已。

    身为外臣,时无必要对于内臣的事情处处过问。

    过于深入,即便李隆基不怀疑,在其他内臣那里的影响也不好。

    真到了关键需要过问的时候,还会因处处插手,而处于不利地位。

    说白了,现在他裴旻是大人物,只要过问大事就行了,些许小事,不必出面干涉。

    裴旻觉得很有道理。

    大人物当有大人物的风范。

    朝中上下也无大事,除了宇文融盯着士族,余者都是围绕封禅琐事行动。

    虽吃喝玩乐,但长安的主流动向,裴旻都能通过锦绣坊与乔家商号传递来的信息了解大概。

    锦绣坊目前是裴旻消息来源的大头,作为长安第一青楼,诸多达官贵胄都喜欢光临此地。

    她们探得的消息关键又真实有效。

    裴旻以洮州第一富豪乔峰、阿朱身份开办的酒楼茶肆,固然消息流量远胜锦绣坊,可大多都是市井流言,亦真亦假,很多都做不得数。

    不过裴旻并不打算放弃酒楼茶肆这条消息来源,很多时候,决定性的消息,就是从酒楼茶肆间传出来的。

    裴旻在书房练字,娇陈在一旁研磨相陪,顺便给他读着孙周那里传来的消息。

    “还有一条消息是关于王毛仲的……”

    裴旻停下了写字的手,道:“又是他?这几天,姓王的有些上镜嚣张啊!”

    裴旻一直都不太将王毛仲当回事,几次想要争抢他节度使之位,他都不屑一顾。

    他相信只要李隆基脑子不秀逗,就不会用王毛仲当节度使。

    不过事发当天,王毛仲的行径让裴旻有些恼火。

    就是李隆基让王毛仲、陈玄礼搜查裴府的时候,陈玄礼是规规矩矩的搜查。

    王毛仲却有报复之嫌,大手大脚的。未得李隆基示意之前,已经毁坏了府中诸多的摆设。

    在得到许可之后,更是翻墙捣柜。

    一会儿将这里挖个坑,一会儿将那堵墙推了。

    工部已经将府中的格局重新规划,图纸也给裴旻过了目。

    全新翻修的府邸,要比原来更加大气辉煌。

    但是这也是李隆基补偿的方式之一,与王毛仲无关。

    王毛仲落井下石,裴旻没有亲眼所见,但从府中的创伤已看出一二。

    他嘴上不说,心底却是将此仇记下了。

    这在府中休息的几天,几乎天天听到那家伙的消息。

    娇陈是亲眼见到王毛仲在府中大势破坏的,也亲眼见到他是如何指挥兵士压着刘神威去见李隆基的。

    当时娇陈是一个小小的药童,反而幸运的躲过了一劫。

    此刻说话更不客气道:“妾身是觉得陛下的脑子是让驴踢了,怀疑郎君不说,还重用王毛仲这样的人,实在糊涂。”

    裴旻笑道:“我估计他蹦跶不了多久了!这姓王的是那种给了几分颜色,就敢开染房的人。当初他得势的时候,高力士、杨思勖都没放在眼里,对他们动辄侮辱谩骂。到现在他们见到王毛仲都习惯性的绕着走。杨思勖还好说,高内侍是心大,不愿为难陛下,跟姓王的计较。真要惹怒了内侍,姓王的绝对讨不了好。”

    此次封禅,以节俭为上。

    所以李隆基不动地方兵士,一切行程的安全都交给王毛仲负责。

    由此可见李隆基对王毛仲的信任,尽管王毛仲能力不怎么样,但李隆基就是这样的用人唯亲。

    不服气都不行。

    王毛仲也因身负重担,地位徒然而生,开始飘飘然了。

    今天在这个妓院争风吃醋,明天在那个酒楼,衍生口角,都是茶余饭后的谈资。

    最终传到裴旻这里。

    裴旻停下了写字的笔,笑道:“要不要为夫煽煽火?这种人最好对付,只要捧捧他,保证爹妈姓什么都不记得,不用我们动手,他自己就会一头撞死。”

    “算了吧!”娇陈迟疑了一会儿,带着几分顾及的道:“这种小人,没必要理会。”

    “好!听夫人的!”裴旻也不屑刻意针对王毛仲,免得让人抓着把柄,但是日后有机会落井下石,他绝对不会含糊的推一把。

    娇陈突然神神秘秘的来到了近处道:“郎君,妾身,给你准备了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裴旻一脸意外。

    娇陈嘻嘻笑道:“妾身,明天就要回凉州了,郎君一人定会寂寞的,妾身特地精心给你准备了一个打发时间的玩具。”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