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胡姬酒肆
    长安作为大唐经济文化的中心,娱乐设施足备。

    酒馆茶肆遍布街坊,竞争亦格外激烈。

    为了吸引顾客,各大酒馆茶肆莫不奇招尽出。

    或是重金求购说话人,或是请风姿秀丽的酒姬揽客。

    这其中最红火的莫过于胡姬酒肆。

    胡姬能歌善舞,具有异国情调。

    相比汉家女子大多的矜持,开放大胆的胡姬,显然更加吸引游人。

    美貌的胡姬、充满异域风情的歌舞使许多达官贵族、文人雅士、江湖侠少流连忘返。

    波斯胡馆位于长安西市,是长安最大的胡姬酒肆之一。

    酒馆中的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胡姬酒肆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雅间,就是一个大堂。

    一个占地面积极其庞大的大堂,中间左右各有一个高台,三队胡姬在高台上载歌载舞。

    胆大开放的异族女子,在高台上跳着西方舞蹈。

    然后无数座椅围着舞台四周,越靠近舞台的位子越是昂贵。

    在最靠近中间舞台的东席,两人相对而坐。

    一个中年大汉,一个是五十余岁的管事。

    中年大汉恭敬的对着管事道:“李管事放心,我蔡老三在长安混迹多年,靠的就是眼力人脉。您放心,这次给你挑的都是难得的好手,尤其是今天这个陈世武,更是不一般。他的刀,你想象不到是多么迅速,多么准确。他要砍你的大拇指,他的刀就决不会砍在你别的地方。”

    这蔡老三是长安的老油条,他跟赛孟尝吴轩是两个极端。

    吴轩是交友满天下,仗义疏财,而蔡老三是出了名的铁公鸡,一毛不拔。

    但是蔡老三江湖路子很广,上到江湖大侠,下至偷鸡摸狗的鼠辈,皆有往来。

    他就如后世的猎头公司,专门给出得起钱的人推荐江湖异人,为他们服务,从中获利。

    李管事身份也不简单,他是大名鼎鼎的霍国公府管家。

    霍国公也就是王毛仲。

    王毛仲身负重任,负责李隆基封禅的出行安全,地位徒然提升,是长安如今的风云人物。

    但是他也知自己的斤两,当年他麾下的兵,两百打不过裴旻麾下的四员大将,贻笑天下。

    尽管当时裴旻力荐,李隆基也了解了此事。

    可是一头猪当统帅,练不出虎狼般的兵士。

    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央军的实力也没有提升多少。

    真要打起来,七万陇右军足以收拾关中十数万兵士,连凉州军都不用叫。

    好在王毛仲也知道自己的不足,知道自己的兵上不了台面。

    于是他想了一个办法!

    比好勇斗狠!

    兵卒怎么比得过江湖人?

    比武艺功夫,寻常人哪里是江湖人的对手?

    王毛仲动了请江湖人充场面的心思,让信任的李管事招募能打的江湖豪杰。

    李管事因故找到了人脉路子极广的蔡老三。

    王毛仲最大的优点是不贪财,最大的缺点是好面子。

    王毛仲在大唐位极人臣,又是唐元功臣。每每李隆基设宴论赏,他都与诸王于御前连榻而坐,地位斐然,故而家底丰厚,出手极其阔绰。

    蔡老三收了大笔大笔的钱财,只恨没有将李管事当做爹娘一样供奉。

    李管事听蔡老三吹嘘的悬乎,问道:“真的如此厉害?”

    蔡老三媚笑道:“比真金还真,李管事要相信我的专业眼光。这个陈世武是江南陈家人,一手家传的三害刀,是天下一绝。就在不久前,他跟长安的名宿雷霆剑曹莽比试,只用了二十招就将他拿下了。要知道,这曹莽可是成名三十年的武林名宿,当年是可以跟天下第一剑裴国公打上三十合的人物。陈世武二十合就将他击败了,可见他的刀是何等厉害。”

    李管事呼道:“这么说陈世武比裴国公还厉害?”

    他不懂江湖事,也没听过陈世武。但是在长安这一亩三分地,就不存在没听过裴旻的人。

    裴旻都三十合才能打败的敌手,陈世武二十合就打赢了,岂不更胜一筹?

    蔡老三尴尬的笑了笑,有些吹不下去了,忙道:“不能这么说,曹莽当年跟裴国公打的时候,国公才二十出头,没现在这样的实力。不过曹莽自当年败给国公之后,又曾见过国公大战屠夫刘光业,受益匪浅,剑道修为更胜一步。谁也想不到,他会败给一个无名小卒。总之这个陈世武不是常人,价格不能少于一千贯。”

    “这么贵?”李管事吓了一跳。

    这个时候的物价极为便宜,一斗米只要六七文钱就能买的到。

    一贯是一千文,一千贯无疑是一个级高级高的天文数字。

    但一想自己的主家财大气粗,不缺这一千贯,李管事双眼欣赏着妙曼的胡姬,风轻云淡的道:“只要他值一千贯,绝不少你一个子。”

    蔡老三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突然他眼眸一亮,道:“来了,他来了!”

    说着他手对着屋外一指。

    李管事好奇的望去,原本期待的眼神,立刻放了下来,来人居然是一个相貌普通的年轻的后生,还左盼右盼的,简直就跟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一样。

    蔡老三却没顾得上那么多,挥了挥手,叫道:“世武贤弟,这里,这里!”

    “来了!”

    裴旻挥手示意,嘴里吟诵着徒弟李白的诗句,“银鞍白鼻騧,绿地障泥锦,细雨春风花落时,挥鞭且就胡姬饮!”

    又轻念:“胡姬貌如花。当垆笑春风。笑春风。舞罗衣,君今不醉欲安归。”

    裴旻来到长安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来这传说中的胡姬酒肆,不免左顾右盼,别有兴致。

    裴旻!裴国公!

    这身份太高贵,出入受到极大的限制影响。

    娇陈担心自己的丈夫无聊,花费心力,给他制作了一张极为精妙的人皮面具,让他能够抛开国公的身份,避开朝廷的一切争端,好好的放松放松。

    裴旻自然不会辜负爱妻的美意,还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做陈十五。

    陈是娇陈的陈,十五是小七小八的合数,七加八等于十五。

    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可能是口误,或者是口音的影响。

    陈十五给他人叫成了陈世武。

    反正都是瞎起的名字,陈十五,陈世武都没什么区别。

    裴旻干脆将错就错,真成了陈世武。

    他趁手的秦皇剑,也换成了一把可刀可剑的唐刀。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