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颠倒是非
    血飙射到马崇的脸上。

    马崇瞬间也呆住了。

    他依仗着王毛仲的势头,干了不少的坏事。

    打架斗狠,欺负百姓,那是日常,根本不算什么。

    杀人,也不是干过。

    只不过是偷偷摸摸的,神不知,鬼不觉。

    可在这晴天大白日里杀人,还是第一次。

    感受着脸上滚烫的血液,马崇让冬季的寒风一吹,整个人打了一个寒颤,身上的酒意退去了大半,看着手中带血的刀,心底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惧。

    潘虎在一旁傻眼了,他想不到自己这“兄弟”比他更要横,说干就干,直接将路人当做草芥一样的杀了。

    至于周边的百姓,一个个惊恐大叫,四散而逃,口中还不住的大叫“杀人了,杀人了!”

    “快走!”

    潘虎粗中有细,推搡了马崇一把。

    马崇瞬间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跃上了马背,猛挥着马鞭,企图逃跑。

    这速度刚刚提起来,马崇只觉得面前闪过一道影子,忽然胸口剧痛,自己已经如腾云驾雾一般飞起!

    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他是给人硬生生从马背上踹下来的……

    潘虎双目凝重的看着来人,他一直注视着马崇逃跑的身影,将之前的一幕看的一清二楚。

    一个骑马而来的少年,突然凌空飞起一脚,将马崇踹飞在了地上。

    少年从马背上直跃而起,没有稳定的借力点,却准确无误的踹飞高速奔逃的马崇。

    仅凭这点,足以证明对方实力非同小可。

    “陈世武,你干什么?”

    一声慌张尖锐的厉喝。

    来人正是裴旻,他跟着李管事一并往永新客栈这边赶来。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裴旻看不惯李管事狗仗人势的态度,对他不理不睬。

    但是李管事给了钱的,而且是整整一千贯,数额之巨,是潘虎两百贯的五倍。

    若裴旻没有潘虎那样的本事,传出去对他的名声大是不利。

    王毛仲的管事,在李管事眼中可是一个雄职,高高在上的存在。

    盯着他这个职位的人不少,李管事担心裴旻不能胜任,影响他在王毛仲面前的地位,一路上问长问短的。

    在蔡老三面前,李管事不敢放肆,但是裴旻在他眼中就是一个打工仔,自然不会顾及。

    一直到了长兴坊的长街,依旧怀疑裴旻的身价。

    裴旻远远见到马崇一剑将路人砍翻在地,当时他离得甚远,不知发生什么情况,更来不及救援。

    但见马崇惊慌失措的逃跑,还一脸的酒意,裴旻也知对方想要干什么了。

    正在这个时候,李管事惊呼了一声“马将军!”

    裴旻立刻意识到对方的身份,一个拿着朝廷俸禄的将军,竟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杀人逃逸。

    这是何等恶劣的事情。

    裴旻当即冷笑着道:“李管事不是怀疑我陈某人的身手?便让你见识一下,在下是如何擒贼的!”

    说着飞起一脚,便将马崇踹飞了出去。

    裴旻这那一脚直接踢在了马崇的胸口胃部,抽痛之下,忍不住的翻了一个边,跪伏着缩成一团,吃喝进胃里的酒食一并呕了出来。

    李管事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但见他一脚踹飞了马崇,眼中瞳孔一缩,厉声尖喝。

    尽管他是一个下人,不知如何收场,但马崇是王毛仲的心腹,是万骑将军。

    万骑将军负责玄武门的守卫……

    在大唐玄武门意味着什么,人所共知。

    那是长安城皇宫太极宫的北宫门,是皇城要地。不只是玄武门之变,唐隆政变、先天政变,莫不是以控制玄武门为第一要务。

    马崇也因故是王毛仲麾下的头号心腹。

    李管事无论如何都不能坐视不问。

    裴旻回头一笑道:“管事莫不是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有贼人当街行凶,我辈自然要帮朝廷擒贼!”

    李管事瞠目道:“你可知他是谁?他是万骑将军马崇,快快让开!”

    裴旻得知马崇身份更是冷笑,玄武门堪称国门,守将之责,至关重要,却不想竟是一个醉酒行凶的恶徒。

    他根本不理会李管事的叫喊,径直往马崇走去。

    潘虎挡在了裴旻的面前,道:“这位兄弟,给我一个面子,此事不要插手了。”

    “我要是不呢?”

    裴旻笑着,继续向前走。

    “那就别怪我不客……”

    潘虎话还没有说完,人也跟马崇一样了,身子临空飞起,重重的砸在地上,与马崇撞在了一处,就地滚了好几圈。

    对于潘虎这样,连当街杀人这种恶劣情况都能包庇的人,没有半点的废话,直接飞起一脚。

    裴旻的武艺是何等高强,即便他不精于拳脚,但这出手的速度跟有无兵器并无多大差别,反而因攻击距离短了,更加防不胜防。

    潘虎本就是以力量着称的人物,根本没反应过来,已经飞出去。

    马崇这时已经缓过气来,他吐了一阵,人也跟着清醒。

    对于当前的处境,有了更加清晰冷静的分析。

    自己绝不能呆在原地,只要离开,不给抓个现行,以王毛仲的影响力,想要脱罪,并非难事。

    但若人赃俱获,想要安然度过这一劫,就不容易了。

    “竟敢当街行凶,给我拿下他!”马崇一声厉喝,瞬间开始了睁眼说瞎话,将自己杀的人,算到了裴旻头上。

    李管事在瞬间也反应过来,高声道:“贼人胆大妄为,当街行凶,实在可恶,快将他拿下,王国公必有重谢。”

    潘虎也反应过来,锵的一下,抽出了自己家传的固陵宝刀,高声道:“兄弟们,随我将这贼人凶徒拿下……”

    王毛仲的为人,在长安人尽皆知。

    真正有节操的江湖豪杰,大多都不屑于之为伍。

    蔡老三给他介绍的多是那些节操低下的贪财之辈。

    整个永新客栈都是王毛仲招募的江湖人,足足有八十余人。

    他们一个个听到李管事、潘虎的话,都大感意动。

    节操稍微高一点点的尚且未动,个别毫无节操的鼠辈,已经拔刀叫喝起来。

    一下子,反到是裴旻成为众矢之的。

    这颠倒是非的一幕让裴旻气笑出声来,胸口热血上涌,唐刀跃然出鞘道:“那就一起上吧!我……陈世武何惧!”

    这一时激动,险些喊出“裴旻何惧”来了。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