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庖丁解牛
    裴旻并非白莲花,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少高尚。

    但是他做人有个底线,就是不涉及无辜。

    自我恩怨,自我了结,不牵累他人。

    尤其是无辜的百姓……

    马崇的行径如此恶劣,竟然还有人给他遮掩,为虎作伥,实在可恶。

    这唐刀出手,又快又急,直奔潘虎而去。

    潘虎也是一脸厉色,他虽无先祖潘璋那般,怀有效忠英主的豪情忠义,却有相同的鲁莽勇猛,固陵刀高举,咆哮着对着裴旻砍了过去,以攻代攻。

    这固陵刀极有说法。

    昔年吕蒙白衣渡江奇袭荆州,关羽败走麦城为潘璋擒杀。

    潘璋为纪念自己的此次功劳,打造了一把刀,在刀上刻“固陵”二字成为了潘家的传家宝,潘璋所传的绝技也给后人命名为固陵刀法。

    固陵刀法是从战场刀法中演变而来,再加潘家后人创新,于锋锐之中另蕴复杂变化,是江湖一流刀法。

    潘虎本就三五大粗,与固陵刀法完美合契,一刀挥出,刚猛的劲气宣泄而出,居然夹杂着气浪涌向裴旻。

    以攻破攻!

    相较裴旻的出招,潘虎的刀法显然在气势威猛上更上一筹,完全掌握了主动,全面压制。

    “好!”

    周边人一阵欢呼,皆为潘虎这一刀之威喝彩。

    李管事更是眉飞色舞,心中念道:“该死,就这水准还跟潘虎比,蔡老三是将我视为傻子了?”

    “当!”

    一声清脆的兵器碰撞声传来!

    结果还未出来,李管事与周边的诸位已经开始脑补结果……

    脑补着潘虎一刀,砍断裴旻的长刀,或者直接将裴旻一刀给劈飞出去……

    两人的气势,完全不在一个档次的。

    但是当他们看清楚结果的时候,忍不住将嘴巴张的老大。

    这两刀相交,吃亏的竟然是潘虎。

    潘虎“蹬蹬蹬”一连退了三步,方才稳住身形。

    什么情况?

    李管事与周边的江湖宵小都傻眼了。

    潘虎也满脑子的疑问“什么情况?”

    他并没有感觉到裴旻的刀上有多少力量,但是他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就输了。

    他哪里知道,裴旻施展的是先秦时期的三大绝技之一的庖丁解牛刀。

    庖丁解牛刀最是细腻细致,练到极致能够将活生生的人的骨头从皮囊里剔出来。

    当年屠夫刘光业就是以此成名的。

    裴旻因为要参透“游刃有余”这一招,研究过王小白赠予他的庖丁解牛刀刀谱,学会了庖丁解牛刀刀法。

    先前那一招就是其中的一招目无全牛。

    眼中没有潘虎完整的刀招,只有刀的筋骨结构。

    精准细腻的一刀,砍在固陵刀最薄弱之处,令得潘虎固然气势胜裴旻十倍,却也如拳头打在细针上一样,自受其害。

    裴旻见潘虎勉强稳住了身子,微微一叹,自己的手臂还是受到一定的影响,不然潘虎应该站不住才对。

    他也没有给潘虎站着的机会,唐刀再次横刺了出去。

    这一招是切中肯綮。

    依旧是朴实无华的一招,但是刀锋却乘隙而入,沿着潘虎的右臂乘势而上,最终到了潘虎的脸庞,划过了潘虎的眼帘。

    几缕眼睫毛飘零而下!

    潘虎整个人吓傻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眼呆滞,没有半点的神采。

    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平凡可怕的招法,只觉得那锐利的刀锋从他的手背,一直滑动到眼睛处,冰凉刺骨的寒意,深入骨髓,但是他没有受到一点的伤害,身上没有半点的血迹,唯一受损的就是眼睫毛,左右双眼已经没有一根长的睫毛了。

    这不伤比伤,更加令人心悸。

    这意味着裴旻随时随地都能将他废了,不论是手臂筋骨还是眼睛生命,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里,潘虎只觉得自己的命完全不属于自己,他就如待宰的牛羊。

    生死皆掌控在对方的手上……

    四周突然没有了声息!

    谁也料想不到这个神秘的少年郎,寻常可见的刀招,竟然拥有这般神奇的效果。

    可怕至极!

    若是当年的屠夫刘光业还在世,见到裴旻这一手,也要自愧不如。

    庖丁解牛本就是化腐朽为神奇的绝技,但是刘光业走了邪道,他以屠杀为乐,一心追求如何杀人更加痛快更加直接,以至于未能体会庖丁解牛刀的精髓。

    最绝妙的一招游刃有余,更是让他视为无用的险招。

    裴旻的刀法,远不及刘光业,但武学之道,一法通万法通。

    武学境界是不分刀剑的,裴旻从理念上参透了庖丁解牛刀。

    固然施展出来不及剑法顺手,但对付潘虎却是绰绰有余的。

    李管事脚下一软,一个不慎,从马车上栽了下来: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蔡老三的眼里,潘虎值两百贯,而裴旻却要一千贯了,还是因为初来乍道,打的折扣。

    两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的……

    马崇想要逃跑,他根本不顾潘虎与裴旻谁胜谁负。

    胜负与他而言,根本无关紧要。

    只要他能离开此地,即便躲过这一劫,化险为夷。

    在潘虎为他挡在裴旻的时候,他已经准备跑了。

    一步两步三步,这还没有走出十步上马。

    裴旻却已然来到他面前。

    “没用的废物!”

    马崇在心底咒骂着,先前还是称兄道弟,这一刻在他眼中,潘虎已经成了废物了。

    但是他连废物都不如!

    潘虎至少敢出刀,而马崇却连出刀的勇气也没有,哀求道:“这位好汉,我们无冤无仇……”

    他想求饶,但裴旻并没有给他说完整话的机会。

    唐刀轻飘飘的挥出!

    剥而复极!

    刘光业最喜欢用的一招,就如无骨鸡爪一样,一刀将骨头从肉里挑出来,只动骨而不伤筋。

    裴旻的刀,没有那么狠辣,但威力不遑多让!

    直接割断了马崇左右臂的筋骨,让他活着的剩余时间里,尝受筋断骨裂之苦。

    “啊……”

    马崇凄惨的叫着,在地上打着滚儿。

    裴旻由不满足,冲向了挨着最近的江湖宵小,唐刀反握出处,砰砰的两声,已有两人给劈砍倒地。

    他随势冲入人群中,刀砍鞘击,膝顶脚踢,霎时间又打倒数人。

    原本士气如虹的宵小们哀嚎连连,东跳西窜,居然无人敢与之照面。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