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连碰钉子
    王毛仲安逸的在皇宫里溜达。

    皇宫这个万众瞩目人人向往的存在,但在王毛仲看来就跟自己的家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作为左武卫大将军、霍国公,两营万骑皆是他的部下。

    整个皇宫大部分兵马皆在他的掌控之中,出入禁宫要地,就跟逛自家后花园一样。

    在皇宫里耀武扬威也是他家常便饭的日常行为。

    因为太过无聊,王毛仲最大的乐趣就是欺负太监。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就跟太监大多心里有问题一样。

    王毛仲对于太监有着莫名的敌视,在他眼中太监根本连人都不是,轻则辱骂,重则拳打脚踢。

    高力士、杨思勖这样的人物,往来宫廷遇到他都要绕着道走,何况是寻常太监宫人?

    远远的见几个太监掉头回跑。

    王毛仲轻哼了一声,轻蔑的一笑,心想着阉竖就是阉竖。

    便在王毛仲履行日常的时候,葛福顺神色肃然的找到了他。

    葛福顺与王毛仲是儿女亲家,左领军大将军耿国公,正是因为他们的联盟,才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军方联盟。

    王毛仲横行无忌的原因便在于此。

    “亲家!”

    王毛仲还不知情况,亲昵的跟着葛福顺打着招呼。

    葛福顺神色凝重的将情况与王毛仲细说。

    王毛仲听及前因后果,立刻叫了一声“混蛋”,低喝道:“陈世武是哪里冒出来的混账玩意,敢跟我作对,岂有此理。”

    葛福顺当然将情况跟王毛仲说明白了。

    但是王毛仲的心底眼中根本就没有那个在街道上无辜惨死的百姓,也不去怪罪马崇乱搞胡来,而是将目标锁定在最不相干的陈世武身上。

    葛福顺道:“我已经让人调查了,现在不是在意陈世武的时候,而是马崇。马崇让京兆府的了带走了,说是调查情况。李管事已经安排自己的人将罪名推卸到陈世武的身上,但是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消息。”

    王毛仲也知马崇在他集团里的地位,此刻毫不犹豫的道:“我去京兆府,我就不信,小小的京兆尹会不卖我王毛仲的面子!”

    京兆尹的地位如同后世的首都市长,但王毛仲说出来,却用了“小小”两个字。

    王毛仲出了皇宫,马不停蹄的赶往了京兆府。

    他自持功高权重,直接闯进了京兆府衙,找到了京兆尹范宇。

    他也不客气,直言道:“范京兆,马崇呢,听说他受了伤,我特来看他。唉,你说,你们京兆府也太不讲情面了。马崇受了伤,应该立刻安排他养伤休息,至于犯人,直接问罪就是了。人证物证,大街上众目睽睽的,何必为难一犯人?”

    王毛仲在宫廷里当惯了大佬,在这京兆府衙也充当老大起来,指手画脚的,指点范宇如何审案。

    范宇心头微怒,却也不愿得罪王毛仲这样的军方大佬,惊愕了好一会儿道:“王国公说的可是永新客栈门口的杀人案?”

    王毛仲不耐烦的道:“就是这个案子,人证物证俱在,还有什么可审的。”

    范宇道:“也对,确实没有什么可审的,人、卷宗都给送往刑部了。王国公想要了解这个案子,得去刑部。”

    王毛仲脸色骤变,喝道:“一小小的杀人案,怎么还牵扯到刑部了?”

    范宇皱着含怒道:“四品将军,当街行凶,残杀无辜百姓。如此恶行,令人发指。国公用‘小小’二字,太不恰当了。”

    李管事安排了他人诬告,想要混淆视听。

    但是京兆府的府尹、少尹都不是好忽悠的易于之辈。

    他们在国都长安当着百姓的父母官,一个个都是官场活泥鳅,查出了真正的缘由。

    京兆府是负责长安百姓的案件,对于马崇这样的朝廷命官是无权管制的,在第一时间就将马崇送到了刑部。

    “你!”王毛仲拂袖而去,他也不与范宇做口舌之利了。

    范宇将案子转到刑部,意味着事情已经闹大。

    案子在京兆府跟在刑部是完全两个概念。

    前者是地方案件,后者已经升到国家层次。

    现在跟范宇耗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可恶!”

    王毛仲怒火中烧,心急火燎的离开了京兆府。

    他并没有立刻赶往了刑部,而是让人准备了厚礼,打算行贿赂之举。

    但根据了解查问,知道负责马崇此案件的是刑部员外郎裴宽。

    王毛仲立刻宽心了,让人将礼物带了回去。

    刑部员外郎,一个从六品的官员。

    范宇这个从三品的京兆府府尹都不在他王毛仲的眼里,裴宽这一个小小的从六品官,给他这个一品大员提鞋都不配,还用得着送礼。

    王毛仲不可一世的毛病又犯了。

    但是这一次,王毛仲一脚踹倒了钉子上,还是硬钉子。

    裴宽是河东闻喜人,与裴旻同族不同宗,以廉明清正、刚直不阿、执法如山而名垂青史。

    他早年在润州为参军,后来得按察使韦铣器重,引为判官,开始了查案断案的生涯。他不畏权贵,敢于为民请命,名动江南。

    百姓深感其恩,多次送礼答谢,裴宽点滴不取。

    百姓没办法,偷偷的将鹿肉放倒裴宽的家门口。

    裴宽不知还给谁,无处退礼,便把鹿肉埋在后花园里。

    此事也引为美谈。

    王毛仲倨傲的在裴宽面前摆弄着自己一品大员的官威。

    直说的裴宽一佛升天,二佛出窍,猛地一拍案几道:“万骑将军马崇,身为朝廷重臣,护卫宫廷安危,不以身作则,当众行凶。上负天子,下负百姓,此贼不除,天地难容!国公不分青红皂白,为他辩护,是何居心?”

    王毛仲亦是怒气勃发,喝道:“马将军不过是醉酒误事,并非故意杀人,情有可原,员外郎何必斤斤计较。”

    裴宽针锋相对的道:“醉酒杀人就不是故意杀人?滑天下之大稽……这醉酒之人长安上下,何止万计,为何当当就马崇一人饮酒杀人?分明是此贼平素为恶已成习惯,只是百姓弱势,不与官斗,忍他欺辱。以至于贼心越大,行事更加无状。为酒一激,本性完全暴露。本官身在其位,自然秉公而行,由不得国公干涉。”

    “请吧!”

    裴宽完全不给王毛仲面子,原地坐下看着卷宗,对王毛仲不屑一顾,这“请吧”说的如“滚吧”一样。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