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不好的感觉
    刑部处理案子的方式,与京兆府的方式有很大的不同。

    京兆府算得上是地方官署,负责京畿要地的百姓案件,大多都是琐碎的事情,一般是及时处理,从不拖拉。

    而刑部则更为慎重,经手的多是大案,需要精心准备,方才开庭。

    马崇当街杀人案固然是证据确凿,就连结果裴宽都已经定了,也需要走个过场,不是立刻就能出来的。

    不过青羽盟作为长安最大的江湖组织,人脉关系尤为庞大。

    他们固然调查不了细节,却也通过各种手段知道了王毛仲气急败坏的从京兆府,并且骂骂咧咧的从刑部出来的消息。

    结果已经非常明显了。

    吴远有些郁闷,一个人跟自己生着气,瞧着裴旻,怎么看,怎么不爽。

    裴旻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但脸上的几分笑意还是很明显的。

    他不为赢过吴远而笑,而是为这个朝廷而笑。

    固然世间之事,没有绝对的公允。

    固然这封建社会,没有绝对的公正。

    但是裴旻相信有黑就应该有白!

    历史上确实不缺奸臣奸佞,有庆父、赵高、梁冀、董卓、来俊臣这样大奸大恶之徒,同样的也有刘宠、杨震、苏章、赵广汉、黄霸,魏征、徐有功、狄仁杰这样刚直清廉的大臣,有敢冒天下大不为,敢于为民做主请命的大臣。

    世道昏暗,却并非一黑到底,不值得期待。

    尤其在这盛世,又有宋璟这样方正的治吏宰相秉政。

    即便王毛仲在如何的有权有势,裴旻也料定他左右不了乾坤。

    何况暗处还有他盯着,就算将此事闹得天翻地覆,也要给那个无辜的百姓,讨个公道。

    他们躲藏在此处的屋子主人姓虚,叫虚阳,在青羽盟颇有地位,此刻也走进了府邸道:“盟主,属下调查过了。京兆府已经查明了一切,但是对你们对陈公子的搜查并未停下来,依旧守着坊门,对于初入的人物,严加盘查,还需在府上多呆片刻。”

    这也是官府、江湖相冲之处。

    官府做事讲究礼法,裴旻的举动,固然算是为民除害,但终究属于妄动武力。

    尤其是与那些江湖人的乱斗,更是扰民到了极致,不为律法所允许。

    至于公孙曦、吴远、张妮救人的行径,更是严重的干涉官府执法,为朝廷所不容。

    不过官府、江湖之间也存着一定的默契。

    对于那些大奸大恶的江湖匪徒,这类人仅靠衙役是很难将他们绳之以法的。

    官府就会给出悬赏,让江湖人充当打手,为天下锄奸。

    同样的对于抱打不平的江湖义举,他们会敷衍了事,并不追究到底。

    就如今日之事,如果官府真要纠察到底,将会一家家的挨个搜查,直到找到人为止。

    长安的每一个坊市皆是一块固定的区域,真要调查,并非易事。

    但是他们现在守着几处要地,装装样子,明显是依照习惯来了。

    只要不主动送上门去,双方意思一下,事情也就过去了。

    这些细节东西,裴旻自然不知道。

    但是公孙曦、吴远、张妮却是个中老手。

    公孙曦向来好打抱不平,有看不顺眼的东西都要管一管。

    刑部、京兆府、御史台、大理寺这些负责刑事的官署早就知道有公孙曦这么一号人了,只是公孙曦跟裴旻走的近,而且她干的又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反而有利于治安稳定。

    诸多官吏还是能够分得清公理道义的,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公孙曦也显得很有经验,说道:“照我估计,最多明日,衙役就会散去,他们现在就是装装样子而已,免得落人口舌,不会挨家挨户搜查的。”

    裴旻笑道:“公孙盟主,想来很有经验。”

    “那是!”公孙曦颇为自得,老气横秋的道:“与陈兄一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就是我辈的责任。今日之事,就算陈兄不在,我知道了,也要管上一管。此事我让吴远、张妮关注着呢,这种敢当街杀人行凶的恶徒,背地里还不知道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决不饶恕……要是朝廷不杀,就由我来杀。”

    “算我一个!”裴旻也说出了附和自己身份的话。

    公孙曦眼中闪着光彩,道:“陈兄英雄侠义,武艺又尤为高强,不如加入我青羽盟如何?我青羽盟福利极佳,就缺陈兄这样的英雄人物。”

    吴远带着几分紧张的看着裴旻,好似生怕他答应下来。

    裴旻哭笑不得,怎么也想不到公孙曦居然将注意打到他头上来了。

    只是外人越来越多,裴旻更不好道明身份,敷衍道:“公孙盟主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并不打算在长安久留,略作历练,即返回家中,实在抱歉。”

    吴远闻言松了口气,露出了莫名的笑容。

    张妮背地里踹了他一脚,比划了一个羞羞的表情。

    吴远尴尬的底下了脑袋。

    公孙曦一脸失望,也不再说。

    彼此聊着江湖之事,大多都是公孙曦在说,而裴旻听着。

    毕竟论及江湖经验,裴旻还真的只有这短短几天。

    虚阳给他们准备了酒食,直到吃饱喝足,天色昏暗,众人才各自散去。

    吴远将张妮拉到了人少隐蔽的地方,一脸古怪的对着张妮道:“你说盟主是不是很怪,太奇怪了。”

    张妮莫名道:“我倒没觉得她怪,真正古怪的人是你吧!有贼心没贼胆,还学房夫人一样,乱吃飞醋。”

    吴远给她说的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怒道:“好端端的说我干什么,说盟主,盟主才是正题。”

    张妮依旧一脸迷茫道:“盟主不是好好地,吃喝笑谈,就跟原来一样。还更加开心了呢……”

    说道这里,她也觉得奇怪了,大悟道:“对喔,盟主没找陈公子切磋比武。”

    “对!”吴远说着还望了望天道:“要不是确定这太阳是从西边落下的,还以为往东边去了呢。就我们盟主的性格,遇到陈公子这样的好手,不打个天翻地覆,不分一个高下,那还是我们盟主嘛!那是幽盟主,是两个人。”

    张妮也跟着大惊小怪起来,这公孙曦不好斗,不跟未知的高手切磋,在他们看来是天大的怪事。

    吴远心事重重的道:“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很不对劲,这心里七上八下的,有很不好的感觉。”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