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酒后吐真言
    裴旻躺在陌生的床上,脑中想着王毛仲的事情。

    王毛仲此人,他有些印象。

    在他的记忆里,王毛仲应该属于一个没有本事的中二患者。

    自大,自恋,以为李隆基离不开他,大唐少了他不会转。

    嚣张狂妄,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最终栽倒了自己的手上,就如裴旻跟娇陈说的,对付这样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捧,只要捧他一捧,他就会将自己的尾巴翘上天去,然后对着墙,一头撞死。

    之所以没有动他,是因为王毛仲此人说可恶有些可恶,但真要细说起来,也没有坏到哪里去。

    除了欺负欺负太监,耍耍威风,也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如他这种人,这天底下多了去了,真要纠结细节,岂不累死?

    但是今日的事情,让裴旻意识到自己错了。

    王毛仲或许无大恶,但是他的放纵,致使麾下将校一个个目中无人,嚣张跋扈。

    马崇一个小小四品将军,居然敢公然在大街上杀人,暴露后又颠倒是非,没有王毛仲的庇佑,他怎么敢?

    马崇的罪过,王毛仲虽非主要原因,却也要付一部分责任。

    王毛仲手握宫廷大半兵权,麾下将校数以百计,在他自私自利,目中无人的庇佑下,天晓得其中藏有多少个马崇?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话说的不无道理。

    只要王毛仲依旧在这个位子上,就不会缺马崇这样的人物。

    “看来,这王毛仲真留不得!”

    裴旻想着应该怎么捧一捧王毛仲。

    正在脑海中想着主意,裴旻耳中却听到了蹒跚的脚步声。

    略感奇怪,却也未多事,毕竟这是别人的家。自己一个外人,不好干涉……

    这还未等他回过神来,却听到了猛力的敲门声。

    “开门,开门……”

    含糊不清的囔囔声传来。

    声音很糊,裴旻却听的出来,正是他未来的小姨子公孙曦,但那不是正常说话的音调,而是大着舌头的古怪腔调。

    裴旻不知原委,出于关心,猛地一个鱼跃而起,抢步出去开门。

    刚拉开门栓,屋门已经让人扑开。

    一股猛烈的酒味冲鼻而来,裴旻还未反应过来,让人推开了身形。

    公孙曦手里拿着一个酒坛,醉醺醺的挤进了屋子,嘴里说道:“陈兄,我找你喝酒来了,陪我喝几杯,说说话。很多话,我不敢说,不能说,可你就要走了,跟你说,没关系!”

    她的语气语调有些哀怨。

    裴旻不免惊讶,眼中更加透着忧色,公孙曦在他的印象中,带着几分假小子的感觉,笑口常开,我行我素。

    一点点的夸赞,一点点的谢意,都能让她开心一整天。

    这样一个人,竟然自己一人买醉,还这般幽怨,实在让他意外,夹杂着不安与关怀。

    随手关上了门,里屋有一个案几,公孙曦已经坐在案几的一端,抱着酒坛子豪放的喝了起来。

    裴旻在另一面跪坐而下,伸手抢过了酒坛。

    细细想来,他还未跟公孙曦喝过酒,对于她的酒量,并不清楚。

    醉酒伤身,裴旻担心公孙曦喝的太多,将酒坛控制在了自己的手中。

    他也没不让公孙曦喝,免得起了逆反之心,从案几上拿出了两个茶碗,各倒了一半,递给了公孙曦一碗。

    公孙曦看着碗里了酒,也不喝了,而是趴着案几上,微眯着眼睛,似乎在倾诉,又似乎在自语,醉意盎然的嘟哝道:

    “我有一个姐姐,我们两个长得很像,面对面站着,就跟照镜子一样。但我们是两个人,两人完全不同的人……”

    她摇摇晃晃的伸出两个指头,说道:“从小到大,老姐就比我讨人喜欢,比我乖巧,比我懂事,有时候,我挺羡慕老姐的,老跟她作对,唱反调儿。”

    “不过我知道,老姐是最好的姐姐,从来都让着我,不跟我争。”

    “因为我们长的一样,只能靠衣服分辨。她每天都起的比我早,但是每天都比我晚穿衣服。就是要让我先选,我先选了自己喜欢想穿的衣服,她再选一套跟我不一样的。”

    “天天如此,到现在也是一样。”

    “任何事情都不与我争,有任何好玩的东西,都让给我,她自己选我挑剩下的。我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她都会想办法满足我……”

    “哪怕我再任性,再无理取闹,她也不会生气,冲我发火……”

    公孙曦幽幽的说着醉话,整个人半梦半醒的。

    裴旻在一旁听着,露出了些许笑意。

    对于公孙幽、公孙曦的姐妹情谊,他是非常清楚了解。

    公孙幽确实如公孙曦说的那样,对于自己这个调皮捣蛋的妹妹,关怀有加,照顾的无微不至。

    但裴旻更清楚公孙曦自己绝不是她口中说的那样。

    公孙曦因性子使然,会闯祸毁惹事,不过她惹得事,闯的祸,是很多人想干而不敢干的。

    姐妹俩没有争执,也是因为公孙曦对于公孙幽这个姐姐,充满了敬意爱戴。

    任何时候,尤其是决策关头,她无条件的相信自己的姐姐。

    她们姐妹一个静一个动,一个关怀一个爱戴。

    正是因为她们心底都有彼此,才能心意相通,使出可怕的双剑合璧。

    裴旻自从跟关中第一剑罗烈苦战,脱胎换骨之后,唯有公孙姐妹的双剑合璧让他有恐惧的感觉。

    只是公孙曦从她自己的角度来看,觉得自己不合格吧。

    裴旻说道:“或许这只是你个人的感受……”

    公孙曦道:“你也别安慰我,都将我当成小孩子。我不小,我也有自己的想法心思,有自己中意的人……”

    听到这里,裴旻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惭愧的表情,他真将公孙曦当做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了。

    与公孙幽的知性理智相比,冲动经常感情用事的公孙曦,却有长不大的孩子的感觉。

    今日公孙曦身上表现的些许盟主气势,就让裴旻大感讶异。

    他一直以为青羽盟有今日是公孙幽的功劳,到了今日才发现是他轻视了公孙曦的存在。

    公孙曦的热血仗义,那股为了公义大无畏的态度,一样能够吸引诸多人的敬服。

    或许他们看到的才是假象!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