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假意真做
    这些年,公孙曦有着他们看不到的进步。

    裴旻带着几分怜惜的看着公孙曦,自己确实有些忽略公孙曦的存在。

    公孙曦继续嘟囔道:“除了有个姐姐,我还有个师傅!”

    裴旻闻言一怔,不想竟然说道自己身上了。

    只听公孙曦道:“我的剑法很厉害的,没有几个人打的过我……”

    她说着突然伸起了手,大声带着几分自豪的道:“我自小也有一个想法,就是未来的丈夫一定要比我厉害才行。我师傅就比我厉害,能赢我的,也只有他。老姐其实能赢的,但她从不赢我。现在为止,也就我师傅打赢过我。”

    她拿起面前的酒,猛地一饮而尽道:“师傅,真的好厉害。第一次遇见的时候,我们的差距不大。我也输得不是那么服气,我叫他师傅,才不是因为想拜他为师呢。而是不服气他,不想他成为丈夫……当了师傅,就不能成为丈夫了。”

    裴旻听到这里,哑然失笑。

    原来这才是原因,当年他就觉得奇怪,公孙曦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拜他为师,确不想有这么一个梗。

    “对啊,当了师傅,就不能成为丈夫了。”

    公孙曦反复念了几句这样的话,语气中有些伤感,带着些许后悔。

    “后来我们见面了,我以为经过这些年的精进。师傅一定不是我的对手……”

    “结果,不管过多少年,师傅还是师傅,我进了一步,他进了两步。原本不大的差距,变得更大了。”

    裴旻笑容有些僵在了脸上。

    “师傅就在我前面,看得见,抓不着,越走越远……”

    她伸出了手,用力的抓了抓,最终无力的搭在了桌子上,

    “我很崇拜师傅的,他对我比老姐还要好那么一点点。老姐常常管着我,不让我干这干那,师傅却知道我喜欢什么,支持我,纵容我,他是世上最好的师傅了……”

    “跟师傅在一起也很开心,只是师傅很忙,有很多事情。”

    “这让我很是讨厌,都没时间陪我了……但是听长安所有的人都称赞师傅,心底又忍不住高兴……想告诉他们,他是我师傅。”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充满了喜悦的笑容。

    “你说,最好的姐姐,要嫁给最好的师傅,这是不是天大的好消息……”

    “这是天大的好消息,我应该高兴才是,可我,可我高兴不起来,真的高兴不起来。”

    “但我不能难过,更加不能哭……我怕,好怕……”

    公孙曦突然抱着自己,脸上一阵惶恐,惨白无血色,让人看得心疼。

    “老姐让了我一辈子,我怕她知道我的想法,会再一次的让我。”

    “我怕,因为我,坏了老姐,师傅的幸福。但要我真心诚意的祝福他们,心底真的好难受……”

    说着说着,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敲打着案几。

    裴旻看着又哭又笑的公孙曦,露出了些许复杂的表情。

    ……

    冬季的太阳透窗而过。

    温暖的阳光照着酣睡中的公孙曦身上暖乎乎的。

    “嗯啊……”

    带着几分宿醉的呻吟,公孙曦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小小的脑袋仿佛有着千斤重量,压的她难以抬起头来。

    茫然的看着四周,公孙曦只觉得整个屋子都在转动,头晕目眩,一股难受的气流涌上喉间,五脏六腑仿佛跟翻过来一样。

    难受,难过!

    喉咙就如火烧一般,有一种自己要死掉的感觉,脑子一片空白。

    “盟主,盟主!”

    对上张妮关切的眼神,公孙曦难过的发出微弱的声音:“水,水……”

    张妮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醒酒汤,吹了吹热气,用勺子喂向了公孙曦。

    公孙曦大口的喝着,嘴里一阵辣苦,囔叫着:“难喝!”

    但面对张妮的第二勺,又忍不住的喝了起来:她太渴太渴,就算醒酒汤再如何难喝,也本能的喝了下去。

    整整一碗醒酒汤下肚,公孙曦渐渐恢复了些许理智,带着几分茫然的看着四周道:“这是哪儿?”

    张妮一脸古怪的道:“这是虚家客房,是为陈世武准备的客房……”

    她正想说下去,却让一声凄厉的叫声给吓住了。

    公孙曦尖叫起来,双手抱着脑袋,一点点的记忆开始在她的脑海中浮现,惊恐的抓着张妮道:“妮子,我昨晚干了什么?说了什么?”

    张妮苦着脸道:“我怎么知道?”

    “完了,完了,要死了……”公孙曦直愣愣的倒在了床上,将被子蒙着脑袋,失魂落魄。

    剧本完全不对……

    原来公孙曦一早就知道裴旻的真实身份了,她在远处看着裴旻教训“小朋友”。

    裴旻用的刀是庖丁解牛刀。

    这套刀法她熟悉,她跟夏侯战打过,也亲眼见过裴旻与刘光业的恶斗,对于这套刀法有极深的印象。

    裴旻施展出来,已经引得她怀疑。

    何况除了庖丁解牛刀之外,裴旻还夹着着几套寻常的剑法。

    这能够将寻常剑法施展的炉火纯青,化腐朽为神奇的,公孙曦的记忆深处,唯有裴旻能够做到。

    娇陈的易容术能在外表瞒过天下人,但是裴旻的内在本质是不变的。

    公孙曦当时即有三成把握,到了两人共骑一乘的时候,这个把握加到了八成。

    没有任何理由,单纯的感觉。

    后来交谈时,裴旻吐出于江湖人不同的见解看法,让公孙曦更加的确信,这个陈世武就是裴旻。

    公孙曦看着不是裴旻的裴旻,心中突然有了一股一吐为快的感觉。

    她并不想破快自己姐姐的幸福,只是想宣泄一下憋在心底的难受感觉。

    什么也不能说,甚至连表露在外的情绪都不能有的感觉让本不擅于隐藏的她有种要疯的感觉。

    她不打算道明,只想说个大概,让自己好受一些。

    只是到了晚上,公孙曦又不敢说不敢行动了。

    各种恐惧情绪拥堵在心头。

    原本憋在心底的忧愁,变得愁上加愁。

    减不断,理还乱。

    都说一醉解千愁,公孙曦要了一坛子酒。

    在这之前,公孙曦压根就没有喝过酒。平时聚会,她只喝茶,薄荷味的。

    酒量……

    喝着喝着,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来到了裴旻的房间……

    然后什么也不知道,完全记不得自己说了什么。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