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心情不好
    虚家后院!

    裴旻照顾了公孙曦一宿,直至天明,才松懈下来,在后院胡思乱想着。

    若非听到公孙曦醉后倾诉,裴旻实在想不到,如她这般大大咧咧的女孩,对自己用情如此之深。

    她那般不会掩饰自我心思的性子,为了不让自己跟公孙幽察觉,定然耗费了不少的心力。

    扪心自问,裴旻一直都很欣赏公孙曦,甚至在另一层次将她视为翻版的自己。

    作为一个穿越者,裴旻自身的想法极多,还很杂。

    也跟后世的生活环境有关,作为一个文科生,裴旻自身的量是极大的,四大名着,唐诗宋词这些课业自不用说,但是将他领上这条路的绝不是深奥难懂的巨着文学,而是一本本令人神往的武侠。

    那个时候,网络文学,还未盛行。

    梁羽生、金庸、古龙、温瑞安、卧龙生这些作者笔下的大英雄大豪杰,才是促使裴旻走上文科的关键。

    那个时代的人,谁不为大侠张丹枫的亦狂亦侠所倾倒?谁不为郭靖那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思想信念震撼?谁不为楚留香、陆小凤的风采所着迷?

    裴旻来到这个时代,而且还继承了剑圣的剑术天赋,曾几何事也想过如张丹枫、郭靖、楚留香、陆小凤那般,向往着无拘无束的江湖生涯。

    但是最终还是因为各种原因,裴旻涉足了朝廷,成为了今日的裴国公,手握十五万大军的镇边大帅。

    裴旻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毕竟一个江湖大侠,能干的事情绝对没有现在的他干得多。

    但每每闲暇,修行剑道,皆会忍不住想着若是自己当初选择走上江湖,那会是什么景象。

    而公孙曦好武喜斗,更兼怀有赤子之心,大有侠义之风,只论善恶,不畏权贵。

    裴旻不只一次认为自己选择了江湖路,也许就是今日的公孙曦。

    他如此支持公孙曦,除了因为公孙曦是他的徒弟,也存着这个心思。

    但是对于公孙曦,裴旻欣赏有之,喜欢也有之,却并未有那种男女之情的心动。

    然而就在昨夜,听着公孙曦的倾诉,难过的大哭。

    心,却隐隐有些触动了。

    跟着心烦意乱起来……

    “陈世武!”

    吴远怒气冲冲,带着一脸质问的走了上来。

    “吴兄!”裴旻想着事情,带着几分敷衍的应了一句。

    吴远开口就道:“你对盟主做了什么?”

    他这心底幽怨,就跟小媳妇一样。

    跟随公孙曦有五六年了,也暗恋的五年多,还没跟公孙曦一起喝过酒呢。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也不知到用了什么巫术魔法,才认识不到一天,就跟心中的盟主一起喝酒,还睡在了屋里。

    这心中的苦闷,找谁诉说去?

    裴旻皱眉道:“我们没有什么,说我可以,别玷污了公孙盟主的清誉。”

    吴远青着脸道:“我自然知道没什么,难道你还想有什么?”

    见吴远有些胡搅蛮缠,裴旻也懒得理他,转身便走。

    “站住!”吴远不依不饶的叫住了他。

    裴旻转过头问道:“有什么事?”

    吴远支支吾吾一下子说不上来,突然“锵”得一声,抽出了腰间的兵器道:“我要跟你比试!”

    裴旻回过身子,脸上露着一抹笑意,道:“你确定?我现在心情不好!”

    吴远战意昂扬的道:“我的心情也不好!”

    **********

    另一边,裴旻的房间!

    公孙曦将自己的脑袋蒙着,便如鸵鸟一般,整个人呈现一种未知的抓狂。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现在她不但不知道怎么办,更加记不清楚自己说了些什么,干了些什么事情。

    只是若有若无的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脑袋让被子蒙着,闻着一被子的酒味,实在受不了,又将被子掀了开。

    面红心跳的大口的喘着气。

    张妮看着已经不正常的盟主,怯生生的道:“盟主这是怎么了?”

    公孙曦苦着脸道:“大人的烦恼,你小孩不懂。”

    张妮憋着笑,她是个孤儿,自小混迹在贼窝里,呆呆傻傻那是她习惯性的伪装,察言观色的本事可称一流。

    年纪固然小于公孙曦,但江湖阅历心性,远不是公孙曦能够比的。

    给公孙曦这样直肠子的人说成小孩,张妮心底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不过作为一个稳定的饭票,公孙曦无疑是合格的,对她也足够的关心。

    以真心未必能换真心,可张妮无疑是让公孙曦的真心收服了。

    公孙曦闻着一屋子的酒味,心底很不舒服道:“将窗户打开,这味道你受得了啊!通通风……”

    张妮说道:“才受不了呢,要不是陈公子吩咐,我早就将窗户打开了。”

    公孙曦突地精神一震,追问道:“师傅,他说了什么?啊,不,就是陈公子……”

    张妮眼中闪过一丝明悟,随即憨憨的笑道:“陈公子说,醉酒之人最会出汗,身子也最虚。现在天气寒冷,若是开窗,冷热交加,必然得病。这醒酒汤也是他为盟主准备的……”

    公孙曦呆呆的躺着,突然“嘿嘿”两声,过了会儿又“嘻嘻”两声,也不知想什么。

    张妮心底好笑,又道:“盟主真的跟这个陈公子第一天认识?我怎么觉得,你们认识好久了,陈公子对盟主可关心了。”

    公孙曦侧着身子对着张妮,问道:“说说,说说,怎么个可关心发?”

    张妮道:“盟主又不会喝酒,昨晚喝那么多,醉的一塌糊涂的。陈公子在这充满酒味的屋子里,照顾了你一夜,还不算关心啊!”

    公孙曦追寻着记忆,脑海中确实迷迷糊糊间,好像有人照顾着自己,很贴心。

    “嘿嘿,嘻嘻!”

    又度傻傻的笑了起来。

    “咄咄咄!”

    清脆的敲门声突然传来。

    公孙曦心底蓦然一阵惶恐,将头一歪,想要装睡。

    张妮以手扶额,上去将她的被子盖上,这才去开门。

    拉开了屋门,却见来人并非是她们想象中的裴旻,而是垂头丧气,一脸落败的吴远。

    张妮惊愕道:“怎么是你?”顿了顿,又觉得这样问不好,见吴远脸上有些青紫,鬓发间还有一些为拍干净的尘土,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啊!我摔了一跤!”

    吴远回答!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