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霸气侧漏王毛仲
    吴远很认真的看着张妮,似乎觉得一句话不足以表明事实,又加了一句:“我真的只是摔了一跤。”

    张妮也认真的看着吴远,点头道:“这跤,摔得挺重的!”

    吴远面上微红,尴尬的在打着马虎眼,心底是打定了注意,反正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说自己给教训了,还教训的很惨。

    想到先前的那阵子交手,吴远情不自禁的有些泄气。

    当初因为裴旻“天下无双”的称号,他去找裴旻麻烦,结果见识到了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经过那次之后,吴远苦心造诣,潜心练习,成为了长安青年一辈的佼佼者。

    对此吴远还是颇为自傲的,然而在那个陈世武身上,吴远体会到了深深的恶意。

    自己颇为自傲的武艺,似乎成了无用之功。

    三两招就让对方打倒了。

    张妮带着几分同情的看了吴远一眼,心想着如果那个陈世武就是她想的那个人,十个吴远也不够打。

    吴远岔开话题问道:“盟主呢,她醒来了没?”

    张妮正想着要不要据实以告,屋里已经传来了公孙曦的声音。

    “醒来了,都进来,别杵着屋外,让人看了不好!”

    吴远小声的嘀咕,都睡在床上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不好的?

    怨念,依旧极深。

    张妮再次同情的看了吴远一眼,对比了那个他,在看了看本来条件都不错的吴远,“唉”了一下。

    一切尽在不言中。

    屋里的公孙曦看着走进屋的两人,想了一想,猛地掀开了被子,给自己穿好了鞋,道:“我们走!”

    “去哪?”吴远有些愕然。

    “青羽盟!”

    公孙曦突然风风火火起来,她还没想好怎么面对裴旻,用了三十六计中最常用的一计!

    走为上!

    裴旻其实一时间也不知如何面对公孙曦,教训了吴远之后,想着自己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硬着头皮回到了房间,不想人去楼空。

    只余若有若无的酒味,还有淡淡的药香。

    问过虚府的主人家,才知道公孙曦竟然走了。

    裴旻闻言有着一些庆幸,同时也带着几分迷茫。

    公孙幽、公孙曦,哪个都不忍伤害。

    强打着精神,问了街坊京兆府衙役的情况。

    一切如公孙曦这个老司机预想的一样,京兆府衙役就是做做样子,根本就没有挨家挨户的搜查,今日一早就先后撤去了。

    裴旻正大光明的离开了虚府,离开了长兴坊,在一个无人之处,洗去了脸上的化妆,恢复了原来的面貌。

    先去仁德医馆给自己的右臂做做保养,然后才回到自己的府上。

    裴旻一时不知如何面对公孙幽、公孙曦,但却知道他们之间定要有个抉择。

    相比裴旻这私人问题,马崇杀人案却已经轰动长安了。

    造成这一切的不是别人,正是王毛仲自己。

    王毛仲一如既往的目中无人。

    平心而论,王毛仲不是裴旻,也不是宋璟,更不是当年的姚崇。

    姚崇是一言堂,满朝文武以他为尊,他要庇佑一个人,诸多大臣皆会为他招旗呐喊。

    宋璟为人公正,处事公道,身在相位多年,不徇私不舞弊,品德有目共睹。如他这样的名士,自有仰慕者为之效力。

    而裴旻自身战功彪炳,不居功不自傲。他早年身兼文武两职,在文臣武将之间皆有一定的人脉,兼之他一代文宗的身份,在文臣中极为吃香。

    王毛仲一没有姚崇的霸道,二没有宋璟的品德,三没有裴旻的文臣人脉。

    在这关键时候,他的面子值不了多少钱。

    但王毛仲却觉得自己就是大佬,哪怕是文臣,也应该卖他面子。

    裴宽拒绝他之后,王毛仲直接找到了裴宽的上司,刑部侍郎秦瑜,让秦瑜好好管教管教他的下属裴宽。

    秦瑜怒了,自己的部下,哪里轮得到王毛仲这个武将指手画脚的,一句好话也没有,直接让人将王毛仲轰了出去。

    王毛仲怒火中烧,当即甩了脸,推开了秦瑜叫来的护卫。

    王毛仲个人武勇还是有一些的,推的护卫撞倒了书架,令得刑部卷宗洒了一地。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王毛仲陪个不是也就是了。

    但是王毛仲觉得自己是一品大员,一个小小的刑部侍郎值得他道歉?直接甩袖而走了。

    秦瑜气得吹胡子瞪眼,一封弹劾奏章就告到了宋璟这位宰相的面前。

    宋璟一看王毛仲嚣张至此,不但偏袒当街杀人的马崇,还两次大闹刑部,直接将事情捅到了李隆基的御案前。

    李隆基见王毛仲这般无状,在满朝文武面前,叱喝了王毛仲一顿,同时给了秦瑜、裴宽嘉奖。

    马崇杀人案,如期开审。

    裴宽铁面无私,直接判了马崇绞立决。

    绞立决与斩立决一样,只不过一个是杀头,一个是吊死。

    不只是马崇受刑,还有李管事、潘虎以及那些给马崇作证的江湖人,裴宽逐一将他们缉捕归案,并且依法惩处。

    尤其是李管事、潘虎这对主要从犯,给处以流刑,流放边境。

    此事王毛仲可谓是大失颜面。

    “可恶,可恶!”

    满腔的恶气愤怒,王毛仲无处发泄,对着府中的一个木头假人,一套拳打脚踢,在脑海中将这个假人视为了裴宽、秦瑜,甚至是李隆基。

    “老爷,老爷!”

    另外一个苗管事,慌不择路的来到了演武场,道:“宫里来人了,说陛下有口谕,召老爷入宫觐见。”

    王毛仲一阵不爽,心中暗恨,要不是老子,你坐的上这个皇位?

    “不去!”

    王毛仲霸气侧漏的丢下了这两个字。

    苗管事直接吓傻了,哪敢去回禀,颤声道:“这,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猪脑子!”王毛仲很怀念机灵的李管事,喝道:“你不会告诉来的阉竖,就说我病了,走不动,不能陪陛下了,就这么说了。”

    王毛仲发泄了一番,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屁颠屁颠的回到了自己小妾的房间,头枕着白嫩的大腿,让小妾给他捶背,心底儿想的却是你让我不舒服,我也不让你好受。

    王毛仲有如此想法不是没有道理的,李隆基多次激情四射的说自己一日不见王毛仲这则悄然有所失。

    所以王毛仲现在就是不让李隆基见到自己。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